市场脉搏 | 中国报 ChinaPress

全球煤炭价格上涨 发电业压力大! 发电成本需赖ICPT调整

4 月前

全球煤炭价格一直逐步上涨,本月初更是触及年度高水平,对我国发电业造成越来越大的压力。煤炭在马来西亚的能源方面扮演着非常重要的角色,并且完全依赖进口,其中有63%进口自印尼、24%来自澳洲,其余11%来自俄罗斯和2%南非。

马来西亚半岛的发电高度依赖化石燃料,煤炭占了53%、天然气42%、水力发电5%,以及其他形式的可再生能源(RE)。

受到亚洲强劲消费的推动,澳洲自2012年以来价格首次突破每吨120美元(约480令吉),澳洲的纽卡索的煤炭现货价格最终收于每吨119.30美元(约477令吉),达到自2011年10月以来的最高水平。同年,印尼的能源和矿产资源部于7月份起,将煤炭定价为每吨104.65美元(约419令吉),成为6年新高点,平均每月涨幅为8.3%,年度涨幅为32.6%。

截止至今年3月31日第一季度,国能公司平均煤炭价格为每吨92.1美元(约184令吉),在本季度共消耗了710万吨煤炭用于发电。由于亚洲、欧洲和美国的需求激增,全球天然气的价格在2年内首次出现增长。

不断上升的发电成本导致必须采用自动燃料成本转嫁机制(ICPT)的形式进行调整。在马来西亚半岛,电价由政府通过全球认可的“奖掖式管理”(IBR)框架来设定。在IBR的框架下提供了一种称为ICPT的机制,它允许调整发电的燃料价格,在不同的转换率或附加费反映出来。

在最近的一份声明中,能源委员会表示,ICPT的实施将在7月1日至2018年12月31日期间继续实施,平均基本价格为每千瓦时(kWj)39.45仙。由于2018年1月1日至6月30日期间,燃料和发电成本提高,因此非住家用户会征收每千瓦时(kWj)1.35仙的ICPT附加费。

从2015年1月至2017年12月,ICPT机制启动了第一个监管期(RP),接着第二个监管期(RP2)从今年开始至2020年。在第一个监管期(RP),电源工业基金(EIF)对部分燃料成本的上涨进行了缓冲。这主要是该基金在购电协议重新谈判所带来的结果。

LB180725F1a_on

首监管期回扣6亿令吉予用户

于2018年7月至12月期间,能源委员会宣布了附加费,这是自IBR推出以来的首次附加费。这项附加费仅适用于商业和工业用户。

至于住家用户,由于政府从电源工业基金处挪出了1.14亿令吉做为补贴,因此有多达81.7%的电力用户(住宅用户)不需要支付附加费。

全球煤炭价格的上涨及汇率波动的影响,推动了能源行业煤炭价格的上涨,而该基金抵消了部份上涨成本。在第一个监管期,于6月份已经回扣了6亿令吉予用户。

煤炭天然气价续上涨 ICPT难以持续

分析员表示,虽然ICPT机制对国能公司带来中等的影响,在7个周期回扣之后,首次征收附加费,当煤炭和天然气价格持续上涨时,ICPT的回扣是无法持续的。

随着这两种进口燃料的涨幅,以及令吉兑美元的疲软会不断加剧问题。 因此,商业和工业应采取各种措施,如:节能措施、能源监测产品,能源审计和功率因数解决方案,来缓解附加费的影响。

马来西亚能源观察委员会通过 energywatch.com.my 举了一个例子,即通过功率因数解决方案(功率因数可确保有效率地使用电力),用户可以节省多达20%电力。

“在一项2013年的案例研究中,12层楼高的办公楼采用了功率因数解决方案,前期投资仅为1万5000令吉,每年可节省30万令吉。”

市场脉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