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枝:無弦琴──問長問短與三言兩語 | 中國報 China Press

游枝:無弦琴──問長問短與三言兩語

我在日本和馬來西亞兩地看過很多醫生。



日本的醫生,問長問短,連小時跟父母兄弟的相處到現在的飲食、睡眠和生活細節,真是無所不談,正如香港人對凡事問到底的人稱為“對親家”似的。

日本醫生,給人有話說不完的感覺。

在馬來西亞,醫生跟病人,對話簡短,醫生不會多半句,病人想多說兩句,又怕妨礙人家醫生的收入。



本地醫生甚至給你開的藥有什么功用,又有什么需要留意,都省下不說。

在日本,醫生正如美國一樣,法律上要負治療的一定責任,又以治好病人的疾病為自己的責任及達成的成就感。

我發現,每一次都不忘查問我的那些日本醫生,我說了,他都記到我的病歷表上,也記入他的電腦,甚至連我在什么情況跟人有過爭吵,都不遺漏地用作參考。

這是現代醫務工作很仔細,每一個病人的人際關係、生活方式及私生活方面,都影響他的健康,更可以深入他的病情。

本地醫生,忙得有時只能跟病人三言兩語,長氣查問的醫生不是沒有,可惜很少。

~別被醫生醫死(60)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1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