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見聞‧簡單玩音樂無雜念 | 中國報 China Press

心見聞‧簡單玩音樂無雜念

特約:蘇德洲
圖:受訪者提供



音樂,是一個很奇妙的東西,你摸不到但可以感受得到,有時候,我們讓音樂帶著我們走,有時候我們帶著音樂到處遨游。

沿途風景高高低低,不到最后一刻,我們不會知道音樂會在途中給你留下了什麼,但它絕對是一個快樂旅程。

論及本地音樂,近幾年來,均有一群音樂人在背后默默付出和推動,以期待百花齊放。



“簡單玩JUST PLAY”是成立于2013年的現場音樂計劃,由本地獨立唱作人王藍茵、黃淑惠 & IKA、11號月台、以及Anna莊啟馨聯手發起,遊走各個城市,以隨性、近距離演出,分享自己的創作。

“簡單玩JUST PLAY”巡演突破一般商業表演模式,身體力行,親近聽眾,希望帶給大家認識和理解新觀念,玩音樂可以很簡單,只要你想唱歌,任何一個角落都可以是舞台。

去年他們從吉隆坡移師到檳城、馬六甲、居鑾以及新加坡,觀眾的熱情讓他們受寵若驚。除此之外,他們也配合巡演推出“簡單玩”合輯,收錄主題曲“簡單玩”,還有各個單位的原創Demo。

一個共同理念促使他們成群結隊,“簡單玩JUST PLAY”追求的不是一個理想,而是一個理想生活,城市已經夠複雜孤單,為什么還要追根究底,快樂不需要偉大的理由,需要高尚的哲理。快樂地唱,快樂地彈,快樂地玩,快樂地說。

策劃人之一蔡錫欽說:“我們只想保持這樣的姿態,無雜念,just play。”

他說,發起這音樂旅程,除了推廣本地音樂,其中一個原因是告訴玩音樂的朋友,玩音樂不是等待機會,而是要創造機會。玩音樂必須主動走出去,否則沒有人留意你的音樂。

換句話說,玩音樂要自發,而不是等人來找你。

感受到不完美的魅力

馬來西亞音樂創作隨著時代變遷而改革,以前最直接最普遍最受歡迎的發表平台是校園創作坊,如今,民歌餐廳改頭換面向台灣Live House看齊,本地電視台甚至舉辦國內有史以來第一個創作比賽節目;這些轉變都是因為本地創作的蓬勃發展,需要更多平台來支持熱愛創作的人。

“簡單玩JUST PLAY”的存在意義是為了團結唱作人、創作人、音樂人、甚至是藝文工作者,把大家從各自的小圈子拉出來,一起推動音樂使命。這個舞台,沒有掙扎于利益與行銷條件下、分派媒體偏見下、以及強勢商業集團壓迫下,而實踐大大小小的夢想。

現場音樂的瑕疵與真實,只有在現場的人才能感受到不完美的魅力。

“簡單玩JUST PLAY”有一種脾性:要玩就盡情玩,要唱就唱自己,這才是他們期待的原創本事!

維護本土音樂,我們當先鋒

音樂,本來就需要不斷地延續,今年他們再度“簡單玩JUST PLAY”,王藍茵、黃淑惠 & IKA、11號月台及新加入陣容的林水草以“PICK & PLAY=撿˙彈˙玩”作為今年新概念再度遊走四方,以音樂與人結緣。

王藍茵說,撿,可以把自己喜歡的事撿起來。彈,彈奏歌曲中的愛與生活。玩,卸下夢想的包袱簡單玩。音樂本來就很隨性,創作才可以突破。

她說,從去年開始,他們很隨性穿梭在一些地區辦音樂會,以力接力,不僅僅凝聚當地音樂人,同時讓愛聽音樂和愛原創的人可以一起見證他們的努力,見證不一樣的音樂會。

林水草說,“簡單玩”音樂會是一步一腳印的成果,但大家都努力去灌溉,力求本地音樂種籽可以繼續茁壯成長。

“維護本土音樂,或讓音樂可以綻放異彩,一定要有人先開始。”

她說,音樂和其他事物都一樣,要讓音樂發酵,有做才有成果,沒做就沒有成果,同時也不能等別人來做,因此,他們願當先鋒。

她說,簡單玩的演繹方式是貼近觀眾,直接與觀眾交流和分享心得及故事。

凝聚本士音樂人的心

蔡錫欽說,“簡單玩JUST PLAY”最主要的宗旨是守護馬來西亞音樂原創精神、實踐現場音樂的感動,並給予那些沒什么機會表演的唱作者一個分享平台。

他們是獨立音樂人,熱愛音樂,在去年機緣巧合下閒聊時,聊起何不來一個不一樣的表演,形式很隨性,結果大家一拍即合。

這一群音樂人,雖來自不同州屬,但想法很簡單,不為賺錢,一心只想為維護和延續本地音樂的原創精神,彼此有了共識之后,回去召集團員。

王藍茵說,不否認本地音樂人從過去至今都有各自為政的現象,這一現象可能是缺少平台,而沒了一定的凝聚力。

她說,“簡單玩JUST PLAY”不僅是一個平台,也是凝聚音樂人重新出發的平台。

走進我的歌感受我的故事

每一首歌的誕生必定有它的用意,絕非為了創作而創作,而創作人在創作自己的歌時,往往無形中把自己的故事和心情,隱藏在歌曲裡,但只要仔細聆聽,不難發現,歌中的喜怒哀樂。

11號月台主唱陳子超說,他們在“簡單玩JUST PLAY”巡迴音樂會,各別唱自己的歌,也唱別人的歌,這些好歌講述創作人背后的努力和故事,但很難在電台上聽到,也鮮少被播放。

他說,這一平台讓音樂人可以親自介紹自己的音樂給觀眾聽,也同時讓觀眾走入他們的歌境裡。

“簡單玩就像跟一群好友一起去玩的感覺。目標和想法都一樣,堅持現場表演,真實感最重要。”

11號月台鼓手張俊勇也說,本地音樂創作人也很傑出,在他們團隊中就有人的音樂可以在海外引起關注和留意。但他認為,我們不一定要站在海外角度去看本地音樂的美,也可以嘗試換個角度去看待本地音樂的佳。

接力創作主題曲

不同地方,不同元素,當不同的音樂元素結合一起,肯定美妙無比,“簡單玩JUST PLAY”的音樂人結合彼此力量,換來全新音樂質感。最好的例子,便是他們的主題曲。

他們來自四面八方,為了推動本地音樂,靠的是網絡便利,他們通過互聯網開會和檢討。在去年他們通過網絡一起創作,“簡單玩JUST PLAY”主題曲如此誕生!

一首歌,以接力方式創作,一個接一個寫,他們根本沒經過協調,過程中,彼此也不瞭解對方會寫出什么。主題曲卻這樣創作出來,隨性的曲風和歌詞,卻有不一樣的體驗和感覺。

誰說音樂路很孤獨?他們一起玩音樂很快樂,且不孤單。

擬走入校園分享創作

音樂這舞台本來就沒有規定是屬于誰的,也沒人可以霸佔,唯肯定是為音樂人而建設的舞台。“簡單玩JUST PLAY”不想局限于現況,最近更計劃走入校園,與學生分享他們的創作路程。

蔡錫欽說,音樂路可以是甜也可以是苦,這要看本身以什么角度去看。他們希望通過校園分享,激發年輕人對歌曲創作的興趣,同時希望為學生注入正能量。

有意邀請他們走入校園的學校或單位可以與他接洽,手機號碼是016-3300 351。

他說,今年他們分別在吉隆坡、馬六甲、檳城和居鑾主辦“簡單玩”音樂會,反應比去年更熱鬧,常常爆滿。

為了應付工作的安排,通過網上號召自願工作人員,即刻收到許多人加入。因此,他們在未來可以號召更多自願工作人員。

雖說,巡迴告一個段落,他們希望陸陸續續能有一些小型的表演,最終目標是在明年年尾主辦音樂節,唯這只是初步計劃。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2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