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瀾:草草不工──曾江和焦姣 | 中國報 China Press

蔡瀾:草草不工──曾江和焦姣

我那輩子的電影圈中人,當紅的不少,賺得滿缽,但因不善理財,老后生活清寒,甚為孤獨。例外的是曾江和焦姣這一對,兩人都懂得什麼叫滿足,雖非大富大貴,但過著幸福的日子。



曾江是我第一次來香港時認識的,我由新加坡飛到香港,買了冬天衣服后才乘船到日本,抵達啟德機場時由他來接機。當年他和第一任妻子藍娣正在拍拖,藍娣的姐姐張萊萊又是家父好友,就請她們照顧我一下。

曾江長得是怎麼一個樣子?大家可由他拍的染髮膏廣告,或粵語殘片中看到。那廣告沒有合同,用了再用,一用幾十年,他身邊的兩個女子已不合時,以特技換了幾次,曾江還是曾江。

最近和他們夫婦一塊旅行,時間多了,聊了不少往事,他右邊耳朵已不靈光了,左邊用了助聽器,說如果遇到合不來的人,就乾脆關掉,得一個清靜。不過遇到我這個老朋友,什麼都問,他也不得不回答。



是怎麼和焦姣結婚的呢?焦姣人很斯文,也可以說是一位相當保守的女性,丈夫黃宗迅喜騎電單車,在一次車禍中死去,就一直守寡。曾江和藍娣離婚后娶了專欄作家鄧拱璧,她沉迷于粵劇,連他們女兒的名字也取為慕雪,就是仰慕白雪仙之意。兩人愛好不同,終于離異,這時遇上焦姣,開始來往,曾江也愛騎電單車,載上她郊游,焦姣觸景傷情想起亡夫,大哭一場,曾江憐香惜玉,從此答應照顧她一生。

——眾人之相(1)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3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