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故事.捱得苦捱得窮 方能出狀元 | 中國報 China Press

主題故事.捱得苦捱得窮 方能出狀元

報導:譚絡瑜



三歲小孩在白紙上塗鴉,家長歡喜稱讚好有藝術細胞!上了小學,在課本作業簿上畫畫塗塗,沒準被老師藤條侍候;中學畢業后,報讀美術學院少不了一番掙扎;成人后,立志當漫畫家,可能換來一盆冷水:畫公仔能當飯吃嗎?

馬來西亞漫畫家的故事,每一篇都是奮鬥史,也幾乎少不了以上情節。能夠憑著對畫畫的熱忱,全心投入以畫漫畫為專業,歷經十數載到小有成就,都算是個傳奇了。終于,一本向本地資深漫畫人致敬的書誕生了。透過22位漫畫家的故事,把漫畫格子背后的世界忠實呈現在讀者眼前。

張家輝,不是那個香港影帝,是馬來西亞漫畫家,粉絲沒有影帝多,但也不少,包括名字和他只差一字的攝影記者。唸書時期有看本地漫畫《秀逗高校》的年輕人,對他筆下的搞怪角色如數家珍:滿臉青春痘的頹廢男、恐龍MM、嘴唇厚得出奇的午夜屠豬男、青蛙同學、傻呆呆的和尚、廢柴男老師。這個四格漫畫連載了十年,算是長壽作品,也陪伴了許多學生成長。



他接觸漫畫的過程,與普通80后孩子無異。在魔豆原創出版的《就這樣繼續吧--馬來西亞當代漫畫人淺訪深談》一書中他回憶,4、5歲左右,他在巴剎報攤隨手挑了一本《哆拉A夢》漫畫翻看,可以穿越時空,開個門又可以去別的地方的故事,令他思維突然開竅。他對故事里的世界有種莫名的憧憬,也開始幻想,去拉開抽屜看看是不是真的有時空機。

從那時候起,他開始塗鴉,畫在紙上、牆上。小學參加畫畫比賽得到安慰獎,發現原來自己是會畫畫的,建立了他對畫畫的興趣。中學畢業后,他先后在本地學院讀平面設計、2D動畫,接著去加拿大完成動畫課程,回來在平方集團擔任漫畫助理,開始《秀逗高校》四格漫畫制作連載。多年來,他的作品在日本、中國多次得獎,屬于高人氣漫畫家。

自己脫離校園生活已經十多年,他坦言畫校園漫畫亦有橋段用完時,會通過網絡了解現在學生想什麼,捉緊年輕人的心態和潮流動向。《秀逗高校》已經沖出大馬,打入印尼、泰國、中國市場,讀者群國際化對他創作唯一影響,是必須去掉外國人看不懂的大馬特色,比如Milo車。但也因為大馬多元化特色,與歐美漫畫相比,大馬漫畫別具一格的精彩。

衝出大馬,打進國際市場

對于游走中間界,很多本地漫畫家並不陌生,因為在大馬這個多元種族文化國家成長生活。漫畫讀者群有華人、馬來人,必須避開敏感元素,張家輝就盡可能不畫狗。不過,他也補充,其實很多馬來人比我們想像的開放、接受力高。他發現,很多華人看漫畫抱著目的性,對畫功、故事性等有所要求,馬來人看漫畫就只要求relax、“得啖笑”而已。

從平面、2D、3D,他繞了一大圈,才找到自己的戰場--漫畫。常常很多人問他:在馬來西亞想當漫畫家必須具備什麼條件?他回答:必須能捱苦、捱窮,還得忍受沒朋友、沒戀愛,看電影、旅行都是奢侈。並不是想嚇壞小朋友,但他認為,當漫畫家並沒有一般人想像中那麼輕松自在。全職漫畫家正常上班,從早上9點畫到下午5點,下班時氣喘手抖。“別小看漫畫家,畫漫畫可是體力、腦力活!”

擁有一對雙胞胎女兒的他,不免被問:會不會鼓勵孩子當漫畫家。你猜,他的答案是什麼?

●●●●●●●●●●●●●●●●●●●●●●●●●●●●

猛龍過江發展美漫

美國大出版社DC的第一位亞洲漫畫家,踏入美國漫畫領域超過十年仍然作品不斷,陳永發的實力絕對配得上馬來西亞美漫大師這個稱號。

他迷上漫畫的經過與很多人一樣,從小愛畫畫,讀書不怎麼行。中學畢業后選擇了美術,意外地沒有受到反對,因為家境欠佳,父母反而認為無論做什麼都可以。不過美術學院唸到一半,他跑去出版社當漫畫助理。拼命畫漫畫的日子,讓他一度懷疑:難道我的一生就要這樣畫下去嗎?

他的轉捩點是香港漫畫高峰會,他在那里認識了美國DC Comics的編輯,獲得了一個漫畫家夢寐以求的機會,就這麼開始接DC和Marvel的案子來做。他的身份變成自由漫畫創作人,一直到現在。

迎向快節奏時代

不只作品早就與世界接軌,陳永發也很關注世界局勢,對漫畫的未來看得很透徹。眼下美國電子閱讀風氣盛行,傳統出版業近年快速走下坡,漫畫巿場快速萎縮。美國漫畫界龍頭Marvel被迪士尼收購后,大刀闊斧砍掉了千多個漫畫角色。

身為漫畫人,陳永發對于漫畫未來轉變思考很多。他認為,我們這個時代夾在傳統出版業轉向電子化的中間,只要解決了收費問題,未來數年將有巨大改變。

馬來西亞漫畫錯過1980年代出版高峰期,現在必須立刻嚐試轉型。他的看法是,未來漫畫不只是漫畫,將與音樂、電影等媒介爭取同樣的顧客群,同時也會突破傳統銷售方式,創造新的廣告商。

他強調,在這資訊爆炸的新媒體時代,宣傳自己很重要,成功亦變得更快速。像以前至少要經營一個角色10年以上,才能衍生出週邊產品,現在一個角色可以很快爆紅,又很快退燒,例如Gangnam Style騎馬叔。

他在《就這樣繼續吧》書中訪談的一段話特別有意思:“我覺得無論什麼時候,都不要把自己放到一個很絕望的境地,不要被生活綁住。靜下心來想想,其實很多東西沒有了,也不會是世界末日。”

●●●●●●●●●●●●●●●●●●●●●●●●●●●●

傷心,也得繼續搞笑!

蔡詩中(Michael Chuah)在漫畫界打滾多年,不但畫畫,也擔任過出版社的美術總監,后來成立了自己創意工作室。從漫畫跨界到角色設計、產品開發、策劃活動,推出搪膠玩具,與潮流品牌聯合推出老夫子衣服系列,繪制大馬饒舌組合Manhand的單曲封面,與電台DJ林德榮合作推出《阿炳漫畫》、替餐廳設計裝潢等。他像八爪魚般多足。

他的作品《元氣王》、《阿炳漫畫》、《小龍漫畫》都得過獎,被認為是搞笑漫畫高手,他卻說了一句話:

“搞笑漫畫家好像喜劇演員,即使遇到傷心或不如意的事,也不能流露情緒,繼續努力搞笑。”

他的漫畫之路要比很多人順坦,連喜歡上漫畫也都如此理所當然。從小他就看著做廣告的父親以紅果為筆名,畫一些刊登在報紙上的政治漫畫。他和妹妹被父母帶去書店買漫畫,父親看美國漫畫,母親看小甜甜,他看日本漫畫。

創意停不下來

在耳濡目染之下,蔡詩中開始畫畫,常被父親帶著去參加漫畫比賽,投稿到《學海》、《中學生》。但他並沒有想過把畫漫畫當作一份職業,小學時他的志願是成為飛機師。升上中學后,他開始接觸西洋漫畫,中學畢業后被父親送到美術學院去。

當時父親的原意是希望他唸完美術后,去他的廣告公司幫忙。他考到文憑后,沒有進入廣告公司,看到平方集團招聘漫畫助理,想去應征又怕父親失望。憑著母親鼓勵的話:天生我材必有用,他應征受聘入行。

他當時在平方集團做助理,幾乎什麼都要做,翻譯、複印漫畫稿、做活動搬桌子等。他最開心就是可以看到不同的漫畫家上來,向他們拿稿來複印。也是那段時間,他認識行內漫畫家,聊的都是漫畫,研究多了,進步很快。一直居于幕后,他想多點時間創作,于是與陳紹霖、甘承耀成立GILAMON,制作漫畫、印小冊子、印T-shirt去賣。

創意停不下來,接下來,他毅然走出舒適的生活圈,成立自己的工作室。去年他的漫畫作品在香港配合萬聖節的大型展覽上,被制作4公尺高的立體模型。看著自己在紙上畫出來的角色變成3D,他覺得很滿足,也期待未來會有更多創意從腦里躍然而出一一成形。

●●●●●●●●●●●●●●●●●●●●●●●●●●●●

塗鴉狗跡廢牆裡竄跑吠叫

從在紙上畫畫,到在牆上塗鴉,不僅重拾小時候畫畫單純的樂趣,Kenji Chai也證明了發奮“塗牆”,也有出人頭地的一天。

不知從何時起,在吉隆坡靠近迪沙敦拉薩天橋下,紅綠燈路口的一面牆上,出現了一幅卡通狗的塗鴉。每天上下班塞在車龍里,視線就會自然落在畫上。農曆新年前,某一天,忽然發現那面牆被一幅更大的塗鴉蓋掉,那只狗笑嘻嘻向路過車輛祝賀:“恭喜發財”,原來是羊年的杰作。

最初發現這只狗蹤跡,是在吉隆坡巿中心巴生河畔的塗鴉牆上,狗狗旁邊兩個大字讓人猜了很久,“狗拳”到底是什麼意思呢?

后來蘇丹街的Nando’s餐廳外牆出現一只巨型大雞,吉隆坡塔下敦伊斯邁路的空房子外牆、孟沙商區巷子、檳城老城區、邦咯海島藝術節、沙沙蘭藝術節……都陸續出現看著眼熟的塗鴉,是同一個人畫的。他的作品個人風格強烈,很容易一眼認出來,塗鴉人叫Kenji Chai。

愛塗鴉,也能發展成事業

Kenji在記者對面坐下來,一身潮人打扮,Black Friday黑色T-Shirt是他自己設計,手臂上招財狗新文身很搶眼。他指著文身像拳又像蔡的中文字,解釋其中奧妙。“蔡”是他的姓,仔細看,是由他的英文名字母組成,拆開來就是k-e-n-j-i。我找到答案了,原來不是“狗拳”,是“蔡狗”。

Kenji來自沙巴山打根,中三那年,他就確定自己以后要讀藝術,也知道他的未來不在家鄉,17、18歲他來到吉隆坡。

他從小就很活躍,學游泳、彈琴、跆拳道都是三分鐘熱度,唯獨一件事,他從小到大都熱愛、不放棄:畫畫,這是他人生里最大的熱忱。

他小時候和其他喜歡畫畫的孩子一樣,在作業簿、桌子上塗鴉,還替同學畫畫交功課。中學畢業后,因為喜歡畫畫,報讀了馬來西亞廣告設計系。

畢業后,他進入漫畫出版社當美術員,一做做了四年。期間他以以Black Friday名字設計T-shirt,寄放在店里出售但反應欠佳。后來,他的塗鴉被電訊公司看上采用做廣告設計,接了幾個案子,為了盡情塗鴉及發展自己的興趣,他選擇辭職。

練好一把刀就可以

33歲的他,現在身份是:全職塗鴉藝術家(grafiti artist)。這個職業,在馬來西亞確是不多見,塗牆能夠塗到成為一份專業,本來就不容易。

據Kenji講,吉隆坡一帶較活躍的塗鴉藝術家約有50多人,以馬來友族為主,華人只有幾個,他是少數之一。對于自己的畫功,他自謙:還ok啦,並坦白說勝在會promote自己。現代商業社會里,行銷就是成功的一半。

很多人練得周身刀,但沒有一把利,但其實只需要練好一把刀,專心做好一件事就夠了。以上是他的成功心得,他很清楚知道,自己最利的那把刀是什麼。

喜歡和有夢想的人交談

不要以為塗鴉藝術家都是躲在黑暗處偷畫牆壁的怪人,或默默無聞、不食人間煙火的高人。本地塗鴉圈子有不少是擁有一份正當職業的普通人、建築系、藝術系學生,他們塗鴉或因為要表達一些麼,或者很單純地,只因為喜歡畫畫。

一些塗鴉人還有粉絲,Kenji雖然真正塗鴉沒幾年,但作品受到關注,已經小有名氣。他接受過報章、雜誌訪問,FB專頁粉絲有7000人,他的粉絲華人、馬來人,從十多歲到三十多歲都有。

今天擁有的一切,得來不易,他倍感珍惜,更加努力、專心經營。他勤于更新FB、instagram專頁,也把新作照片post上網。他跨界與其他藝術家合作,參與廠商品牌活動、藝術節,也受商家、客戶聘請畫牆。

以為打扮潮酷的塗鴉藝術家惜字如金,那就錯了。Kenji想很多,也喜歡說話,通過語言去影響、激勵別人。“有人因為我而喜歡藝術,或開始去塗鴉,我都覺得很棒。”他喜歡與有夢想的人交談,“時間,是最大的敵人。死之前回想人生,你做過什麼?越遲做一個決定,你就越少時間去實現夢想。”

Kenji Chai問答錄:

笑嘻嘻,積極面對人生

為什麼以蔡狗為筆名?

因為姓蔡,喜歡狗。后來開始畫狗,他就把名字簽成蔡狗。

為什麼畫狗?

首先,因為他肖狗。第二,因為他喜歡狗。狗是青色的,因為他喜歡青色。

他畫的狗叫做蔡狗,狗代表自己,另一層意思是:蔡狗=菜園狗。在吉隆坡開車,常常看到路上有被撞死的狗屍,有感流浪狗的命運很慘,他希望借著出現街頭牆上的蔡狗,能夠喚起人們對于流浪狗的關注,也鼓勵大家買名種狗不如領養菜園狗。

他從2013年開始畫蔡狗,所以蔡狗今年還不滿3歲。它不只在雪隆一帶出現,還越州去到了檳城、吉打、邦咯島、新加坡等地,往后你可能會在更多地方看到蔡狗出沒。

蔡狗永遠咧著嘴笑嘻嘻,永遠積極面對“人”生。

幾時開始塗牆?

28歲那年,認識了一些馬來朋友,通過他們接觸到街頭塗鴉,起初抱著玩玩的心態。第一次在Kampung Atap塗鴉,晚上偷偷摸摸地很刺激,還有朋友把風。

為什麼要塗鴉?

最初人家會問我:你一個華人,為什麼跑去做這種傻事?因為大家以為異族才塗鴉。

塗鴉讓我找回畫畫的初心,那種小時候可以自由自在,純粹因為享受畫而畫的樂趣。

被警察捉過嗎?

他試過被警察捉過,也試過遇到警察奉命來驅趕,看到他的作品還讚好。

美化或破壞公物?

街頭塗鴉是美化,或破壞公物,界線劃定相當微妙。Kenji認為,在街邊荒地爛屋塗鴉,可以達到美化作用。若在建築物上塗鴉,可事前得先得到業主同意,否則遭到業主投訴報警,就得自己承擔后果。


我是為畫畫而生存

塗鴉能養活自己嗎?

很多人問我:做這個能找到吃嗎?我回答:不會餓死。事實上,他目前已無需擔心收入,甚至比起過往所賺的都要多,買了房子自住投資,生財有道。

“我是為畫畫而生存,不是為生存而畫畫。”他說:“最快樂的是,我每天做著自己喜歡的事,不像在工作,而且這種滿足感是用錢買不到的。”

塗鴉有未來嗎?

“做好今日的事情,就有將來,不必想太多。”雖說如此,他已有一連串未來計劃,與其他藝術家、設計師合作,做更多crossover創作,甚至生產“蔡狗”商品。對于未來,他可是全盤計劃掌握在手中。

你的夢想是什麼?

我的夢想是不必再為收入煩惱,可以去世界各地旅行,在不同國家留下自己的塗鴉作品。

塗鴉是怎麼回事?

塗鴉藝術(grafiti)也叫街頭藝術(street art),源自美國文化,本來是社區少年在牆上寫名字宣示地盤,后來發展成犯法偷漆塗鴉、發泄表達的游戲,后來世界各地青年仿傚 ,並慢慢變成一種當代藝術形式。

塗鴉創作是怎樣的?

Kenji解釋,街頭塗鴉與壁畫差別在于,前者使用噴霧式顏料,后者用油漆和畫筆作畫。塗鴉可以是純文字或圖像,壁畫如其名以圖像為主。塗鴉快則5分鐘,慢則幾個小時搞定,通常比畫壁畫要快。塗鴉有的是即興創作,有時也事先做稿。塗鴉不是永久性的,可能被其他塗鴉者新作覆蓋,能夠保留多久視乎其命運。

訪問結束后,他不忘叮囑:一定不要放棄自己的夢想呀!當晚,接到他的WhatsApp信息,說:一定要去看電影《五個小孩的校長》,太感動了!人一定要有夢想,不要放棄!

●●●●●●●●●●●●●●●●●●●●●●●●●●●●

享受紙筆廝磨感覺

以畫漫畫做為職業,不能坐著等靈感到,必須有過人的毅力、耐力、實力,才能捱到被肯定,作品受到讀者追捧的一天。

陳紹霖來自波德申,家中五兄弟自小都愛看漫畫,日本、香港、美國漫畫全都看,當校長的父親並沒有加以阻止。小學三年級,他開始學畫人,由于家住小地方,身邊畫畫的人也不多,他只好自己學。

小學時期,他拿作業簿來畫,自己想故事,分格,畫的都是打打殺殺的劇情。想當漫畫家的想法很早就深植在他腦中,中學之后順理成章報讀美術學院,同班同學蔡再鴻也愛畫漫畫,第一次接觸到了志同道合的朋友。

學院畢業后,做了一陣子自由漫畫人,他覺得必須自律,就到動畫公司上班,一邊繼續畫漫畫投稿。幾年后,還是比較想畫漫畫,主動聯系平方集團老板,也順利地成為全職漫畫家。

他說自己畫漫畫的經歷算幸運,沒有什麼挫折,也不曾試過沒錢吃飯。升上漫畫部總編輯后,除了畫漫畫,他也負責管理事務,升職之后畫的時間少了,工作繁重了。他擔任著平方集團和投稿者之間的窗口,負責收稿。

想發展需突破局限

這些年看著許多新人成長,陳紹霖覺得新一代很幸福,以前畫漫畫像練功,編、畫、落墨、上色,一步步學上去。現在用鉛筆畫構圖,然后在電腦落墨上色,省很多時間和工夫。雖然有電腦輔助,他仍十分享受握筆作畫,尤愛筆在紙張上磨擦的感覺。“也許我是老派人吧!”他笑說。

大馬漫畫水平領銜東南亞國家,甚至賣版權到泰國、印尼、台灣、中國,前景一片大好。他所看到的漫畫危機,來自于讀者閱讀習慣的改變。一般上,25歲以上的人不看漫畫,而新讀者習慣用iPad看書,沒有追看連載漫畫的習慣。其次,市面上的報攤不斷減少,能買到漫畫的地方也越來越少。要如何突破局限,是漫畫人要去思考的問題。

●●●●●●●●●●●●●●●●●●●●●●●●●●●●

冷門行業掩埋不了赤熱的心

李國靖跟別人說他是全職漫畫家,常常換來別人一臉驚訝:“不是吧?我看你比較像賣翻版光碟。”人不可貌相,就是這個意思。

李國靖從小學到中學,常常在畫畫比賽得獎,PMR考試胸有成竹,結果卻考不到A,因為臨時嚐試新技術畫壞了。中學畢業后,因為對本地出的漫畫《強勢》畫功驚為天人,報讀了學費一個月8000令吉的廣告學院修動畫。

母親希望他畢業后可以找一份坐在冷氣房里的工作,卻覺得塗塗畫畫是女人工,到現在也對兒子畫漫畫的工作零認識。李國靖坦言最討厭新年親友拜年時,都會問在做什麼工?漫畫家這個冷門行業,要跟不沾邊的人說清楚太難了。但不管別人怎麼說,李國靖對于畫漫畫這回事,義無反顧。

只在意能留下什麼…

十多歲時,李國靖從未認真考慮過以后的職業,只想畫畫,一心想:畫畫是我最好的技能,我要把它磨成最利的武器!雖然愛畫畫,也有天份,但他際遇並非一路平順,為了畫漫畫吃了一些苦頭,被人潑冷水更是司空見慣。有人對他說:你沒天份!因為愛說話,有人建議他去做sales。他笑說:“如果沒有做漫畫家,我可能會做taxi佬吧!”

機會總是留給準備好的人,或者是願意“蝕底”捱苦的人。美術學院畢業后,其他同學都紛紛進入廣告公司工作,他獲得了一個工作機會,月薪只有五六百令吉,卻是擔任著名政治漫畫家Reggie Lee的助理。回想起,那段日子讓他學會了Photoshop,也一邊投稿漫畫給平方集團。

后來,他陸續做過網絡游戲的開發,然后遇上Full House的案子,負責做餐廳室內和菜單設計。直至有一天,他主動開口問平方集團老板還有請人嗎?就這樣,進入出版社成為全職漫畫家。

對于收入,他更在乎的是工作帶來的滿足感。“只要對這個行業有熱忱,就不會累。”他說:“我更在意的是我死后可以留下什麼給別人,活在人家心里面的我是什麼?”

●●●●●●●●●●●●●●●●●●●●●●●●●●●●

憑的不是傻勁而是真心喜歡

梁文國與漫畫行業一起成長,說話一針見血。當漫畫家需要什麼條件?他回答:喜歡漫畫,不計較付出,就可以入行。

畫漫畫跟很多行業一樣,像賣雞飯,作品決定漫畫家的人氣。他指出,本地漫畫家分兩種,一種是有強烈個人風格,像王德志,一眼就能認出。一種是比較商業化的,像現在流行的日式風格。

他從小就喜歡塗鴉,哥哥看《龍虎門》,他也拿來看,還會拿紙張跟著抄《龍虎門》漫畫內容。對于畫漫畫,家人沒要求做什麼,只要不做壞事就好。

他正式開始學畫,是因為后來當上香港漫畫家周勝的漫畫助理。香港漫畫工作模式是早上10點上班,畫到晚上11點,甚至凌晨一兩點,下班回宿舍倒頭就睡。當時年輕,身體還撐得住。

周勝回香港時,他也曾想過要否放棄,后來去做動畫公司、網絡游戲人物,輾轉仍回到漫畫界。同期的許多人已經離開,剩下陳永發。他說,一直畫,並不是傻勁,而是真心喜歡漫畫,目標確定。

許多漫畫新人畫風受日式漫畫影響很深。他覺得,做得跟外國多麼像,始終都是影子,那我倒不如直接去買原版來看。他認為,本地漫畫可以放入多一點個人風格,而這並不一定是大馬元素。比如知名馬來西亞漫畫家Lat的風格,也不是大馬風格,那是他自創一派的風格。

不推崇唯美 講求生活化

當梁文國為馬來漫畫《Gila-Gila》畫四格漫畫時,找到了自己的創作風格:不推崇美形人物,隨便一個老伯或修車佬都可以做主角,情節通常會講述日常生活。

從2D黑白漫畫,到3D彩色漫畫,現在他的作品已經立體雕刻化了。他在FB上賣模型,顧客來自新加坡、日本、歐洲、美國。本地漫畫肯定比以前好。可以更進一步,像歐美把漫畫拍成電影,或像日本將漫畫變成動畫。

他說:“漫畫並不是什麼奇怪的行業,畫漫畫也是一份職業而已。”以前的人覺得本地漫畫難做,但現在因為收入穩定,可以吸引年輕人加入。上一代老是覺得下一代不行,他反而覺得不如去看看新一代的優點。新一代自小接觸手機,懂得表達自己的想法,不像以前那一代般內斂。

以畫漫畫做為職業,是辛苦的工作,畫漫畫收入夠生活,他就滿足了。他說:若用錢來衡量,那不如去開手機店。

●●●●●●●●●●●●●●●●●●●●●●●●●●●●

只想繼續未曾動念離開…

90年代,港日漫畫當道,本地漫畫因為銷量欠佳而停刊,陳慶星只得向現實生活妥協,離開漫畫界,轉去畫兒童教科書的插圖,一邊練功,一邊等待機會……

陳慶星屬于本地中文漫畫的前輩,在他之前的張瑞成、黃奕棋,和同期的森林木,記者一一說出名字時,他稍微驚訝了一下:你知道他們哦?

“現在的新一代漫畫家比以前好很多。”他指的是機會,早年報章如中國報、新生活報,雜誌如生活電視等都有漫畫投稿版位。不少人就是通過投稿,一起做著漫畫夢。

他在中學時開始畫畫,是因為受到張瑞成的影響。張瑞成在《少年周報》有一個教畫畫和讓讀者投稿的版位,他就試著投稿。投稿一被刊登,他就上了癮。后來,張瑞成請他去《少年漫畫》當主筆,他毅然離開太平到吉隆坡圓夢。

90年代、千禧年代,港日漫畫當道,本地漫畫因為銷量欠佳而停刊。與他同期的戰友紛紛離開這個圈子,轉換跑道。向現實生活妥協,他也離開了漫畫,轉去畫兒童教科書的插圖。雖然同樣是畫畫,隔行如隔山,他必須重新適應,一邊練功,一邊等待機會。

當新加坡出版社找他畫連載漫畫,他重新成為全職漫畫家。過后GEMPAK出版找他邀稿,他又轉畫兒童漫畫,一畫十年。20年前的代表作《九紋龍》也出了單行本,總算實現了心願。2013年,他擔任大馬中文漫協主席。

如今,女兒已上中學,對畫畫也很有興趣,還會幫他落墨。這位畫漫畫畫了半輩子的老爸說:如果孩子他日想跟他走一樣的路,他一定會支持。

●●●●●●●●●●●●●●●●●●●●●●●●●●●●

沿著興趣發展工作不會悶

劉怡廷說,她想做漫畫家,不是因為喜歡畫,而是想要講故事。

大馬並不是沒有女漫畫家,但在陽盛陰衰的漫畫界里仍是少數,劉怡廷是少數的其中一個,以她15年畫齡而言,絕對是極少數的資深女漫畫家。

她六年級時在我的志願一欄填上:漫畫家。但真正對美術產生興趣是中學時代,母親擔心美術出路不廣,希望她唸經濟或會計,把畫畫當興趣就好。順利考完中五,離中六開課還有三個月,她到出版社做兼職,認真想定下來。母親雖覺得放棄升中六很可惜,但也尊重女兒的決定。

當初她也懷疑自己能否捱過三個月,但神奇的是,完全沒有受過美術學院訓練的她,經過最初的挫敗后,居然對漫畫一往情深至今。她笑說:“起碼到現在還沒有悶。”

剛入行時,是出版社唯一女漫畫作者。男女漫畫家的畫功、思想差距明顯,往往開會時9:1,男性壓倒女性,加上讀者群也是以男性為主,她提出來的意見都不獲重視。但現今巿場成熟,男女讀者平衡,男女平等,她很少意識到自己是女性。也可以這麼說,在漫畫界多年,她已經以實力得到認同。

劉怡廷的畫風偏日式風格,走的是少女愛情路線。但她想法可不夢幻,強調畫漫畫不會一炮而紅,必須專注、不斷提高作品素質,才能慢慢累積名氣。

畫少女漫畫不能讓畫風變成熟,因為30多歲的愛情觀,十多歲的少年可能不懂。為了讀者,漫畫家要保持心態年輕。也因為如此,你猜不到,怡廷原來已經33歲。

日本有很多30歲以上仍單身的女漫畫家,因為圈子小、工作忙,沒有時間談戀愛。幸好,怡廷並沒有被催婚的壓力。但隨緣的她也承認天天埋頭畫漫畫,確是有點難找對象,而且女漫畫家普遍都是“宅女”,如果對象對動漫全無興趣,很難交往下去呢!怡廷笑說:“混錯圈子了。”當然,她是在開玩笑。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