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華商進貢 掛漢字賀聯 柔王宮有座華人禮堂 | 中國報 China Press

由華商進貢 掛漢字賀聯 柔王宮有座華人禮堂

報導:黃春梅
(新山15日訊)在柔佛大王宮,有一座充滿華族色彩、掛上多幅賀聯,並被稱為“華人禮堂”的王宮禮堂。



這座極具華族特色的禮堂,位于鄰近新山海邊路的範圍,平日大門緊鎖,並有御林軍看守。

據柔州王室理事會主席拿督阿都拉欣所著作的《柔佛王室禮儀歷史》記載,這座禮堂是由當時的華商送給蘇丹阿布峇卡的禮物,感恩殿下讓他們參與柔州的發展。

阿都拉欣說,華人是在1840年開始遷移至柔州,因新加坡的甘蜜及胡椒種植地段已越來越少,當地黑社會頻繁爭執,也讓華人感覺無保障。



柱子嵌上漢字

“蘇丹阿布峇卡接著在1858年開始,鼓勵華人前來耕種,因此于1892年12月在新加坡獲中國皇帝封賜,不過有史料提及殿下是在當年訪廣州時獲封。”

當時的華社領袖是僑領拿督陳旭年,其助理是甲必丹佘泰興,正是由這兩人主導興建王宮禮堂的計劃,並由富商黃亞福負責建造。

該禮堂于1875年建竣,並有26支柱子充當室內裝飾,每根柱子都嵌上以漢字書寫的對聯,並在禮堂開幕禮后的第二天,由華商進貢給殿下,一直高掛至今。

阿都拉欣說,當時禮堂的開幕禮依足王室禮儀進行,足見殿下對之重視與喜愛。

當時的柔州是由王室所統領,所以禮堂的用途主要是進行王室的閣員會議,殿下將于每星期三主持會議,除非不在州內。

歡迎各族合力發展新山

柔佛王室由始至今,皆無種族思想,不管是什么族群,只要能協助柔州發展得更好,統治者都張開雙臂歡迎,且不吝于給予機會。

鄭良樹特在文章末提到,從黃亞福及其他先賢的事跡觀察,可以發現不管是天猛公依布拉欣或蘇丹阿布峇卡,他們根本沒華巫界限,大家只有通力合作發展新山。

“天猛公依布拉欣是位拓荒者,並鼓勵華族到柔佛來開發,而蘇丹阿布峇卡則是新山的奠基者,他和陳旭年義結盟兄弟,而且還娶華族女子為妃,又讓妃子和黃亞福結為義姐弟,這都可證明兩族關係的和諧友善。”

“在陳旭年等人安排和陪伴下,殿下還到中國廣州訪問,接受光緒皇帝的封賞,更是華裔兩大民族和諧共處的佳話。”

“在重溫這段歷史時,我們更應該吸取其意義和教訓,讓柔佛和新山更加繁榮昌盛。”

柔佛現任蘇丹依布拉欣,同樣不時強調各族必須團結一致,並設立蘇丹后法蒂瑪基金,作為華社慈善基金會。

華裔王妃關照?
黃亞福獲賞識承建

蘇丹阿布峇卡為何如此信任黃亞福?

除了王宮禮堂,整座大王宮其實是由黃亞福承建,而這名華人為何會如此深得殿下賞識,獲得這項如此具標緻性的工程,至仍今為人所津津樂道。

據鄭良樹撰文指出,當時殿下有一名黃姓的華籍妃子(也就是大家熟知的香妃城由來的蘇丹第三名妾侍,后被封蘇丹后的法蒂瑪),對方是廣府人,而出生有兩種說法。

“據說她的丈夫是販賣紗籠布,因賭而打死人,后被驅逐出境,而黃姓粵女為殿下所垂青,嫁入王室。”

“另有資料說她是新加坡酒吧女郎,英語說得好,聞名于上流社會,乃為阿布阿卡所寵幸。”

黃亞福由于出入王宮,與黃姓粵女相熟,更由于都是廣府人,乃結為義姐弟。

“當時華族社會把這女子稱為‘馬來嬌’,有馬來嬌作中間橋樑,黃亞福更受殿下恩寵,他承包政府的大型工程,並領有商埠專利權60年,同時成為紗玉河另一邊(Macau邊)的港主。”

此外,史料學者黃建成則強調,雖然有傳黃亞福發跡,是得到黃亞嬌義姐相助,但這始終只是傳說,黃亞福的成功,應是靠老實勤儉起家。

此外,現任柔佛統治者蘇丹依布拉欣曾言明,法蒂瑪是于1883年在蘇丹阿布峇卡到訪中國時,與殿下相識,以此推翻前述的民間傳說。

賀聯用詞深奧難懂

賀聯用詞艱澀難懂,但意思大概為祝賀之意,慶賀蘇丹阿布峇卡大王宮落成。

在新山中華公會75週年特刊中,南方大學學院榮譽教授鄭良樹曾撰文提及這座禮堂,他說,其中一副賀聯中的“屏藩堂”,應該就是大王宮的別稱。

“另有兩副上款都說‘國王政府構成之慶’,另一副還說‘推高第’可見政府應指王宮高弟,也和大王宮落成有關。”

若沒有注意,不會發現到禮堂其實有3層,頂樓是蘇丹阿布峇卡及繼任蘇丹在開會時的休息之處。

現今禮堂則主要用作禱告儀式、封賜儀式及王室婚禮的進行之處。

蘇丹阿布峇卡獲清廷頒勛章

蘇丹阿布峇卡于1892年到中國廣州訪問時,當時兩廣總督岑春設宴歡迎他,並奏請清廷賞賜蘇丹二品戴頂,袍服冠戴。

清廷為了酬謝他對華族的照顧,光緒皇帝還頒賜一枚勛章,勛章兩邊各有一條龍,中央有“雙龍保星”4個字。

鄭良樹相信清廷還送了蘇丹一些家具,包括一雙酸枝龍椅,這些賜品大部分還陳列在王宮里。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1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