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韋地:真醫生假文青── 反對獨中以英文教數理 | 中國報 China Press

林韋地:真醫生假文青── 反對獨中以英文教數理

今早打開面子書,看到學長分享《日新時代》的貼文,說大山腳日新獨中將于明年增設以英文為教學媒介的高一理科班一班,以及初中部增設以英文為教學媒介的數理節數一節。



身為日新獨中以華文學習理科的畢業生,也是多年的贊助人,我堅決反對獨中以英文作為知識科的教學媒介。

獨中之根本精神在母語教育,相信以學生最熟悉的語言作為教學媒介語,能得到最好的學習品質,此外,還有建立馬來西亞華人對自我族群的文化和身份認同,建構我們自己的知識體系的意義。

我在高中時期,所有理科科目都用華文學習,也無礙我完成英國曼徹斯特大學醫學系的學位。今日我在職場的最大優勢,在于我能用流利和相對高階的華文和病人溝通,解釋病情,公開演講,而這全來自我在日新獨中時所接受的理科教育。



無可否認,獨中生高中畢業后轉換到大學的英語環境,是會有一段陣痛期,但這只需要時間就能適應和克服,何況並不是所有畢業生都會選擇到英文媒介的大學升學。而學生在高中時要適應第二語文(對有些學生而言,可能是第三)作為教學媒介語,只會比大學時更困難,更多學生會因無法適應而放棄,或學習和教學品質因此有所折扣,使學生無法達到原本使用母語教學時,可以達到的知識高度。

今日開了這個頭,以后是否連同商業學、會計、初中科學和數學,都要全面採用英文教學?政府還沒有改制獨中,獨中先改制自己,或自我矮化,做為窮人版的國際學校?還是會在學校內建立兩個階級,成績好的學生唸英文數理,成績不好的學生唸華文數理,迎合“英文好比較有前途比較有競爭力”的錯誤觀念,以及華社多年來的自卑情結?

獨中或華教,是馬來西亞全體華人的共同資產,是多少人的付出和努力,才有今日的成果。獨中,不該捨本逐末,自毀優勢,為擁抱功利主義而犧牲學生的學習品質,背棄母語教育。

獨中以英文教數理,對于師資的來源,學生未來升學的方向,學生老師家長社會的觀念和認同,都會有不可逆的深遠影響。一些明星獨中,本來就有以英文教數理或不使用統考教材的情況,如今這現象逐漸擴大溢散到其他獨中,是令人擔憂的。

馬來西亞作為一多元族群、多元文化的國家,人民是幸運的,家長和學生可選擇適合自己或自己想要的源流學校和教學媒介語。在資本主義當道的時代,面對全球化的衝擊,獨中更該堅守母語教育的本位,與華小以及本地華文學院/大學接軌,維持完整的馬來西亞華文教育體系。

以上,我重申,我堅決反對任何獨中以英文作為知識科的教學媒介。

林韋地-在新加坡

當醫生、“草根書室”董事,曾獲花蹤文學獎、大馬中文部落格祭
林韋地:真醫生假文青── 反對獨中以英文教數理

今早打開面子書,看到學長分享《日新時代》的貼文,說大山腳日新獨中將于明年增設以英文為教學媒介的高一理科班一班,以及初中部增設以英文為教學媒介的數理節數一節。

身為日新獨中以華文學習理科的畢業生,也是多年的贊助人,我堅決反對獨中以英文作為知識科的教學媒介。

獨中之根本精神在母語教育,相信以學生最熟悉的語言作為教學媒介語,能得到最好的學習品質,此外,還有建立馬來西亞華人對自我族群的文化和身份認同,建構我們自己的知識體系的意義。

我在高中時期,所有理科科目都用華文學習,也無礙我完成英國曼徹斯特大學醫學系的學位。今日我在職場的最大優勢,在于我能用流利和相對高階的華文和病人溝通,解釋病情,公開演講,而這全來自我在日新獨中時所接受的理科教育。

無可否認,獨中生高中畢業后轉換到大學的英語環境,是會有一段陣痛期,但這只需要時間就能適應和克服,何況並不是所有畢業生都會選擇到英文媒介的大學升學。而學生在高中時要適應第二語文(對有些學生而言,可能是第三)作為教學媒介語,只會比大學時更困難,更多學生會因無法適應而放棄,或學習和教學品質因此有所折扣,使學生無法達到原本使用母語教學時,可以達到的知識高度。

今日開了這個頭,以后是否連同商業學、會計、初中科學和數學,都要全面採用英文教學?政府還沒有改制獨中,獨中先改制自己,或自我矮化,做為窮人版的國際學校?還是會在學校內建立兩個階級,成績好的學生唸英文數理,成績不好的學生唸華文數理,迎合“英文好比較有前途比較有競爭力”的錯誤觀念,以及華社多年來的自卑情結?

獨中或華教,是馬來西亞全體華人的共同資產,是多少人的付出和努力,才有今日的成果。獨中,不該捨本逐末,自毀優勢,為擁抱功利主義而犧牲學生的學習品質,背棄母語教育。

獨中以英文教數理,對于師資的來源,學生未來升學的方向,學生老師家長社會的觀念和認同,都會有不可逆的深遠影響。一些明星獨中,本來就有以英文教數理或不使用統考教材的情況,如今這現象逐漸擴大溢散到其他獨中,是令人擔憂的。

馬來西亞作為一多元族群、多元文化的國家,人民是幸運的,家長和學生可選擇適合自己或自己想要的源流學校和教學媒介語。在資本主義當道的時代,面對全球化的衝擊,獨中更該堅守母語教育的本位,與華小以及本地華文學院/大學接軌,維持完整的馬來西亞華文教育體系。

以上,我重申,我堅決反對任何獨中以英文作為知識科的教學媒介。

林韋地-在新加坡當醫生、“草根書室”董事,曾獲花蹤文學獎、大馬中文部落格祭最佳藝文部落格獎。出版文集《在第一本書之前》、《不可一世》、《于是》、《兩醫之間》。

最佳藝文部落格獎。出版文集《在第一本書之前》、《不可一世》

、《于是》、《兩醫之間》。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