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若鵬:雜亂有章──游戲規則不兒戲 | 中國報 China Press

周若鵬:雜亂有章──游戲規則不兒戲

“文人醬多牢騷,不如你去從政啦!著手做些實事改變現狀!”我不是沒動過這念頭,也許在體制內能改變些什麼,但請先聽聽這故事。



1971年,美國軍方資助史坦佛大學的金巴多教授研究獄卒和囚犯間的衝突。金巴多篩選了24人,多是中產階級,都沒有犯罪記錄,一半扮演獄卒,一半扮囚犯,用大學地下室充當監獄。

這試驗原打算為期兩周,金巴多定下模擬監獄的規矩。獄卒有制服警棍,戴墨鏡免和囚犯有眼神接觸。囚犯有編號,不能再呼其名,自由受限,身分也沒了。試驗第二天囚犯就開始搞對抗,獄卒竟用滅火器攻擊他們。此后,獄卒施用各種手段折磨、懲罰囚犯,像睡地板、隔離、赤裸、不許清理牢中糞便等。到第六天,金巴多的女友到訪時發現情況糟透,要求他立刻中止試驗。觀察過這試驗的前后逾50人,只有她道出其中道德問題。

金巴多猛然覺醒,當他告知大家試驗結束時,竟發現獄卒滿臉失望。他的結論說扮演獄卒和囚犯的人都已“內化”了其角色——真的覺得自己就是獄卒和囚犯。人的行為不全因個性、環境有巨大影響。那監獄明明就是虛構的,獄卒和囚犯明明就是演員,清清白白的上班族在特設的環境和游戲規則底下,完全埋設了本來身分和個性。



如果虛構的監獄有此影響力,你想真實的政壇能如何把理想摧毀殆盡。莫說政壇,就算小如一般非營利社團,我在加入后也發現自己做事方法會隨其成文或不成文的規則變化,其他成員亦然。何不一起想一想,你公司的規條,如何影響你的行為?你參與某些團體如教會等,你在其中的行為和處事方法和平常有什麼不同?大至國家的游戲規則,政府偏頗的制度又如何影響大家的態度和選擇?

我相信環境的力量,真不敢高估自己的定力。跳進糞池,不可能乾乾淨淨地出來,恐怕從此就會變成吃屎的糞蟲,差別只在當大蟲還是小蟲罷了。

周若鵬──詩人,卻不安分于寫詩,科技創業、魔術舞台均有所涉。雜七雜八,然自有文章。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2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