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眼攝下被捕過程 嬸嬸親取贖金 | 中國報 China Press

電眼攝下被捕過程 嬸嬸親取贖金

獨家報導:陳文祥
(馬六甲27日訊)男嬰遭叔嬸綁架案;男嬰家人交贖金及女主嫌(男嬰嬸嬸)大膽現身拿贖金反被捕的過程,全被附近商家的閉路電視攝下!



可靠消息告訴《中國報》,女主嫌雖于24日(週二)傍晚透過另外兩名女嫌犯擄走男嬰,但她一直到翌日清晨,才將男嬰送入補習中心“禁錮”。

她過后全程通過以外勞名字註冊的手機號碼,以短訊向男嬰家人索取贖金,並指示交贖金的方法與地點。

據了解,交贖金地點靠近補習中心,男嬰家人被指示以黑袋子裝著贖金,置放在一個垃圾桶上;女主嫌是在待家人離開后現身取贖金,卻遭大批警員沖前制伏。



畫面猶如港劇劇情

這個過程全被附近一個商家的閉路電視拍下,曾看過該過程者,都指整個畫面猶如港劇的劇情。

閉路電視錄像拍下男嬰家屬移交贖金的方式,嫌犯在取走贖金袋子后,即遭埋伏現場的警方人員一湧而上逮捕。

消息指出,整個畫面猶如港劇中,綁匪要求肉票家屬移交贖金的方式;畫面顯示,疑裝有贖金的黑色膠料袋放在垃圾桶上,過了不久就見到有人上前取走該膠料袋。

“疑似嫌犯的人士一接觸膠料袋,警方便出現在錄像中和逮捕該名人士。”

此案件是于24日(週二)下午5時45分左右發生,僅12天大的男嬰在祖母位于哥打拉沙馬那花園住家客廳的嬰兒床,遭人進入屋內抱走。

隔天,男嬰家屬依據綁匪指示交贖金,警方採取行動,于25日(週三)晚上10時許,在浮羅加東一帶找回男嬰,並且扣留4名嫌犯,包括男嬰叔嬸(25歲及24歲)及兩名21歲的補習中心女職員,宣告破案。

甲總警長:勿過度渲染

甲州總警長拿督威拉蔡義來促媒體勿過度渲染男嬰綁架案的案情,也促公眾停止作出任何揣測。

他向《中國報》指出,警方現階段仍在進行調查,在完成調查之前,任何人都擁有一定的嫌疑。

“被捕的4名人士,包括男嬰的叔嬸至今仍有嫌疑,但實情有待警方深入調查。”

他說,為了避免此案件的過程、詳情和細節成為其他不法之徒用來幹案,媒體應停止渲染此案件,以免助長犯罪分子的不良居心。

“目前任何一個環節都有可能成為犯罪分子參考的對象,所以除了媒體,公眾人士也應該停止渲染及討論。”

另一方面,記者週四上午在浮羅加東一帶,獲悉當地公眾人士都在持著相關報章報導討論,各式各樣的推測、說法也充斥著街坊之間。

警嚴密觀察女主嫌健康

針對女主嫌已大腹便便和隨時將生產一事,甲州刑事調查組主任卡馬魯丁說,警方的查案工作仍進行中,針對女主嫌的身體狀況,警方會嚴密觀察,包括照顧女嫌犯和腹內寶寶的健康。

“避免影響警方的查案工作,警方將在女主嫌生產前完成調查報告,以便女主嫌生產后能順利坐月。”

2女嫌犯:有犯錯嗎?

兩名21歲女嫌犯是主謀幼兒園前員工,相信她們完全對綁架一事不知情,當被捕時,一人還問警方“Ada salahkah?(有犯錯嗎?)”

據悉,兩名女嫌犯相信不知道是綁架案,以為女嫌犯只是叫她們代顧親戚的孩子。

兩人在警方上門捉人時,不知所措,其中一人還問警方是否有犯錯。

4名嫌犯皆沒有犯罪記錄,兩名21歲的女嫌犯待業中。

下個月即將臨盆的主嫌將被安排前往中央醫院待產,之后,嬰兒將由主嫌決定由家人照顧或在牢獄中哺乳養育。

無意傷害肉票

男女嫌犯綁架侄兒全程,都沒有計劃過要殺死小肉票。

嫌犯在訊息中說明只是要錢,也並沒有要傷害小肉票,因此,相信沒有要將男嬰置于死地。

據悉,嫌犯夫婦生意周轉不靈,面對財務問題,相信曾向家人借錢不果,才會出此下策。

兩人在外拖欠很多錢,包括信用卡、分期貸款等,加上平日生活揮霍,造成經濟陷入困境。

記者週四到男嬰住家查看,發現大門深鎖;另外,主嫌犯所經營的補習中心原本今日是最后一天上課,但沒有開門,也不見學生來上課。

家屬報案警已疑有內鬼

警方在家屬一報案,就已懷疑有內鬼,並開始跟蹤男嬰的叔叔與嬸嬸。

據悉,警方在男嬰婆婆報案時,就已懷疑嬸嬸,因為家屬居住的地方有圍籬笆及保安巡邏,外人不容易進入將小孩抱走。

一般如果是外人潛入,必定會有撬門痕跡,但門鎖毫無損壞,加上主嫌犯口供可疑,警方一開始就懷疑她,並且開始跟蹤。

警方在交贖金的地點埋伏近4個小時,在主嫌犯拿了贖金后,警方確保小肉票在補習中心內,才採取逮捕行動。

由于此案涉及親屬,不排除家屬或將通過律師要求撤銷此案。

友人眼中模範兄弟

與男嬰父親及男主嫌有交情的人士說,兩兄弟平時感情要好,為人兄長的男嬰父親也對其弟弟照顧有加。

“兩兄弟平易近人,在友人眼中猶如一對模範兄弟;我們昨天獲悉各報章的報導后,都不敢相信男主嫌是涉案者。”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1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