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柔佛頭條】零秘密.被遺忘的南亞港(第四篇) 南亞幼兒園 全校10師生 和華小相依為命 | 中國報 China Press

【今日柔佛頭條】零秘密.被遺忘的南亞港(第四篇) 南亞幼兒園 全校10師生 和華小相依為命

南亞幼兒園學生不多,但都非常乖巧。
南亞幼兒園學生不多,但都非常乖巧。

報導:黃慧琪
攝影:李再輝
(新山24日訊)一個老師9個學生!百年漁港唯一一所幼兒園,有學生就開課,沒學生就停課!



隨著年輕一輩外出闖蕩,南亞港的學生也越來越少。

不僅唯一一所華小南亞國民型華文小學校的學生銳減至僅21人,就連南亞幼兒園的學生人數,也是“看著辦”。

最有趣的是,幼兒園內僅有一名女老師,所以華小校長會兼任幼兒園校長一職,因此幼兒園和華小可說相依為命。



學生們感情深厚

南亞幼兒園教師張佩琴(27歲)接受《中國報》訪問時說,該幼稚園在2年前就曾發生沒有學生,停課約1年的時間,直到陸續新生報到后,才重新啟用教室。

“目前學生人數只有9人,教師只有我一個,所以幼稚園都是以4歲到6歲的學生一同上課,只是桌子分開。”

她說,南亞港的沒落讓年輕一輩選擇到城市地區發展事業,導致港內新生兒逐年減少,學生人數寥寥無幾。

記者前往採訪時,發現幼稚園內有2張大型桌子,4歲及5歲學生同桌,6歲則坐另一桌,雖然稍有擁擠,但學生們感情深厚,課余時學生們也聚集在一起玩遊戲,感覺特別溫馨。

至于身兼幼兒園校長職的陳詠銘,在今年之后又將調職離開了南亞港,臨別前更留下“一封信”給南亞幼兒園。

他提到,自己經常會把南亞幼兒園給遺忘掉,因此離開之后,希望南亞華小的老師們以后也要去敲幼兒園門,一起為教育作戰。

尤其文中一段:“我一直提醒自己,要去看你和學生們,所以,上課時間,我都會離開學校,去到那間小小課室,一年到頭就只有你和9個學生的地方。”道出了華小和幼兒園非一般關係。

南亞華小全馬首所綜合學校

全馬第一所綜合學校,就落在南亞港!

南亞華文小學于1928年在南亞港新村建立,1985年華小與國民小學及淡米爾文小學合併成綜合學校,占地4.75英畝。

學校內分3棟樓在授課,唯部分校內設施必須共用,其中包括食堂、圖書館、教師辦公室、科學室和音樂室,在週會時同學也都必須到泊車場集合,一起開週會。

教育部早年推行的綜合學校計劃事實上可分為2種類型,一類由地區華、巫、印三個不同類型學校合併而成,另一類則以同地區鄰近學校組成。

南亞港小學更是全馬第一所完成兼併的學校,教育部目的是希望促進三源流學校的師生一起參與活動兼修課、加強諒解、合作、互助及包容精神,達到各族和睦共處,並且物盡其用各校的便利與設備。

方便升學年輕人搬到市區

南亞港學生在小六畢業后,需搭乘45分鐘至1小時的車程到市區念中學,這也導致許多人年輕人所索性搬離到市區居住。

陳詠銘說,由于南亞港沒有中學,小學畢業后的學生若想待在南亞港,只能每天提早1小時時間準備,搭巴士到哥打丁宜中學就讀。

“這也是促使許多家長所幸搬到城市居住的原因,除了賺取高收入外,孩子也能省下來回奔波的時間和精力。”

他舉例說,2015年就有一名小六畢業生,因家長認為搭乘巴士來回逃遙遠,所幸搬遷至哥打丁宜居住,而該畢業生讀四年級的妹妹,也一併轉校。

2009年全校僅3教師

3名教師擔起全校責任,師職空缺于2009年最嚴重!

南亞華小副校長彭美娟說,南亞港綜合學校最艱難時期為2009年,學校不但沒有校長,更只剩3名老師負責全校職務!

她回憶說,一般學校所需師資大約12人以上,但當時校內僅有3名,再加上學生課業科目繁多,老師們分身乏術,根本無法兼顧所有,十分痛苦。

這種“無政府”狀態維持了大約3個月,陸續才有校長及老師進駐學校。她說,當時曾萌生放棄的念頭,然因為老師們的不離不棄,攜手互助方能共度時艱。

四大種族學生融洽學習

四大種族學生在同一校園內,一起上課!

今年,南亞國民型華文小學只有10名老師及21名學生,就因人數較少,師生相處模式親密,如同生活在一個“大家庭”。

于今年御任的校長陳詠銘受訪問時說,學校學生不多,但卻匯集四大種族學生一起唸書,除了華巫印,還有卡達山族。

他說,在這樣環境中長大的學生,不但不會有種族歧視的觀念,還能讓他們更容易掌握三語,成為日后競爭的優勢。

他也坦言,由于學生人數少,過去也沒有特殊卓越表現,所以早前州政府在撥款資助華小時,南亞華小總是被忽略。

有鑒于此,為了建立孩子們的國際觀,自兩年前擔任學校的“大家長”后,他積極舉辦校內各種活動,也十分鼓勵孩子們到校外更寬闊的地域學習新知識參與比賽,用行動證明南亞華小存在。

陳詠銘說,南亞華小一至六年級雖僅有21人名學生,反而讓老師授課與管理上更容易,也能特別關注學生個人狀況,師生關係也密切,互動良好。

明年迎8新生

邁入2016年,南亞華小迎來了8名新生,學生人數增加成27人,但南亞幼兒園則相反,僅剩下6名學生,暫無學生報名入學。

陳詠銘說,該校2015年有21名學生,但1名六年級畢業后,其家人也將4年級的妹妹送到市區上課,所以離開了2名學生,之后再加入8名新生,將人數推高至27人。

“27人中,有12名華裔、11名巫裔、1名卡達山人及3名印裔同胞。”

陳詠銘喜見,學校的大家庭明年將迎來8名新生,唯無奈自己被教育局調派離開,無法繼續和大家庭奮鬥下去。

另一方面,南亞幼兒園教師張佩琴則說,目前未見有新生報名,若沒有新生加入,學校就僅剩下6名學生。

但她說,即使學校只有一名學生也會繼續教下去。

校長調職師生百感交集

投入了感情,卻又被迫分離,校長提前“畢業”,師生哭得唏哩嘩啦!

2年前被調職到南亞華小擔任校長的陳詠銘,因教育局人事調動,明年起將到其他學校任職,在剛結束的假期力師生們百感交集,更在歡送會上哭成一團,場面感人。

在歡送會上,校長陳詠銘以奔馳列車作比喻,自己只是因不得已的緣故而提前下車,但列車不會為此止步不前,車內的車長(老師)們仍會帶領大家勇往直前。

那一天,在9輛車子帶領下,學校師把他載到南亞港遊街示眾,還不斷鳴笛;之后,大夥兒把他被丟棄在南亞港的三叉路口,明示他不屬于南亞華小了。

雖只是儀式,但那一刻,他深深感覺:“還沒放學,我就被老師放在車后載走,丟棄在路旁,覺得很無助。”

對于這次的教育局的安排,陳詠銘坦言有些失落,畢竟對南亞華小產生感情,但調職一事已無法改變,只希望學校將來會越來越好。

喜歡南亞港生活

★方柏林(30歲,第二副校長)

我家鄉在新山市區,在南亞港擔任英語教師已經4年。

與城市相較,我更喜歡在南亞港生活,唯每當沉悶或心情不好時便開車到市區與友人打球發洩,事后再回到工作崗位上繼續努力,比起奢華的生活,我喜歡自在教師生活。

居民人情味濃厚

★彭美娟(30歲,副校長)

我家鄉在森美蘭,但在南亞港綜合學校教書已有10年,南亞港和森美蘭很相似,人民都有濃厚的人情味,與學生、老師甚至校長都培養了一定的感情,所以一直都不捨得離開。

喜歡在這裡教書的另外一個原因是,看著學生從牙牙學語到頭頭是道,非常有成就感。

教好學生很滿足

★劉燕燕(26歲,教師)

我家鄉在吉打州,從小的志願便是當一輩子的教師,儘管很多人認為教師不好當,但只要看著學生成長,就會有滿足感。

來到南亞港擔任老師雖是政府決定之事,但我也被這裡的純樸、學生、老師及附近的居民的熱情感染,不捨得離開。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2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