羽運沙漠的仙人掌 張蓓雯美酒加咖啡 | 中國報 China Press

羽運沙漠的仙人掌 張蓓雯美酒加咖啡

張蓓雯的自由人之路不好走,但義無反顧繼續編織“美國夢”。
張蓓雯的自由人之路不好走,但義無反顧繼續編織“美國夢”。

獨家報導:林良生
攝影:覃福榮



(吉隆坡26日訊)美國雖然是“羽球沙漠”,在那里當職業羽球員不容易,但中國出生的新加坡公民張蓓雯,依然希望能在美國打出一個春天,更希望有朝一日,能代表美國隊在2020年東京奧運會取得好成績。

今年25歲的張蓓雯出生在中國遼寧,但她年僅13歲就前往新加坡發展,16歲入籍新加坡,不過她在2013年離開新加坡,轉而代表美國隊參賽,但迄今未能拿到公民證,她只能代表美國隊參加公開賽。

世界排名第32名的張蓓雯,目前代表巴生隊參加紫盟羽球聯賽,周四比賽,她以3比0擊敗加影隊的娜查,取得首場勝利,此前兩場她都輸了。



在接受本報記者專訪時,蓓雯談起在美國打球的酸甜苦辣。

逐漸風行

國手吳柳螢曾在面子書上說:“聽說美國人不知道什么是羽球,只不過沒想到一下飛機馬上就被證實了看來,因為一名海關官員問我羽球是什么?像棒球這樣的嗎?”

蓓雯否認這樣的說法,她認為,雖然羽球在美國並非是主流運動,但還是有不少人參與:“羽球運動現在在美國已開始熱起來,不只局限亞裔人喜歡打羽球,不少白人也開始知道打羽球好處,比起我剛來美國的時候,現在已有更多白人參與,並興起了打羽球熱潮。”

她指出:“羽球要在美國發揚光大,就必須有更多的白人與黑人參與,我認為美國人已開始瞭解到打羽球的好處,我看好羽球在美國的前景。美國人不是不喜歡打羽球,只是羽球缺乏有效的宣傳,而普遍上美國人是比較喜歡比較激情的運動。”

自費參賽

“在美國打羽球找吃的確不容易,他們不像其他國家,球員參賽沒有獲得總會資助,甚至代表國家隊參加蘇迪曼杯與尤泊杯比賽,球員們都需要自費。球員出國參賽,來自公家贊助只是羽球器材商,但幫助有限。”

她說:“美國人打國內外比賽,都要成為美國羽總會員,但會員費一年40美元不算貴。球員要參加外國公開賽需要自己一手包辦報名與籌募參賽經費。同時,不是所有出國參賽的選手都有教練,有些有俱樂部教練指導,有些沒有,像我在過去年3年多都沒有教練。”

蓓雯表示:“王家姐妹(王宛力與王敏力)代表美國隊活躍國際羽壇多年,並沒有獲得美國羽總資助,她們能夠應付自如,主因是她們出生在富裕家庭。”

往事不堪回首
張蓓雯向前看

由于受傷,張蓓雯今年表現不比前年不穩定,世界排名也跌出前20名。

張蓓雯說:“今年我最好成績是奪得美國國際挑戰賽冠軍,還有德國大獎賽與美國大獎賽8強,基本上了我打滿了10個賽會。今年7月我的手肘與膝蓋受傷,休息了一陣子,最近才復出,因為受傷原因,表現不是太理想。”

談到為何退出新加坡國家隊,蓓雯說:“我離開新加坡國家隊是有很多因素造成,對此,我不想多談。離開新加坡后,我來到美國,我本來想退役當教練,還好在當地找到老板贊助,他贊助經費讓我有機會出國打比賽。

過后,我又找到一位企業家贊助,他贊助我3年,讓我無后顧之憂繼續打球。”

她補充:“我對羽球非常熱愛,我希望能打到2020年,並希望能參加東京奧運會。我目前住在洛杉磯,以前在洛杉磯有一間羽球俱樂部有選手與教練,但最近選手與教練因各別原因離開了,現在只剩下我一個人。”

轉籍美國不容易
羽聯為她擺烏龍

今年5月東莞蘇迪曼杯混合團體賽,世界羽聯擺了一個烏龍,把張蓓雯當作美國人,結果由張蓓雯領銜美國隊,開始是列為打蘇杯甲組比賽,但抽簽后,世界羽聯才知道蓓雯沒有資格代表美國隊,最終美國只能降級打乙組賽,並重新抽簽。

對此,張蓓雯受詢時說:“世界羽聯弄錯了,我現在還是拿著新加坡護照。今年5月蘇迪曼杯,世界羽聯以為我可以代表美國參賽,事實上不能,因為我還沒有拿到美國公民證,所以明年奧運會與尤泊杯,我都沒有資格代表美國參賽。”

她說:“美國從來不缺乏奧運冠軍或優秀選手,所以運動員申請入籍美國並沒有獲得任何優惠。我申請入籍美國困難重重,現在只是快要拿到綠卡,估計最快要在2020年前才能拿到美國公民權,屆時我就可以代表美國,參加2020年東京奧運會。我希望屆時能為美國取得好成績,並為推廣美國羽球做出貢獻。”

談到紫盟聯賽,她說:“在一名新加坡國家隊前隊友穿針引線下,我第一次參加紫盟聯賽,感覺還很新鮮,希望能為巴生隊取得好成績。”

張蓓雯小檔案(Zhang Bei Wen)

國籍: 新加坡
代表: 美國隊
生日: 1990年7月12日
出生地點: 遼寧‧中國
世界排名: 第35
今年主要戰績: 美國國際挑戰賽冠軍、德國大獎賽與美國大獎賽8強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4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