羽运沙漠的仙人掌 张蓓雯美酒加咖啡 | 中国报 China Press

羽运沙漠的仙人掌 张蓓雯美酒加咖啡

张蓓雯的自由人之路不好走,但义无反顾继续编织“美国梦”。
张蓓雯的自由人之路不好走,但义无反顾继续编织“美国梦”。

独家报导:林良生
摄影:覃福荣



(吉隆坡26日讯)美国虽然是“羽球沙漠”,在那里当职业羽球员不容易,但中国出生的新加坡公民张蓓雯,依然希望能在美国打出一个春天,更希望有朝一日,能代表美国队在2020年东京奥运会取得好成绩。

今年25岁的张蓓雯出生在中国辽宁,但她年仅13岁就前往新加坡发展,16岁入籍新加坡,不过她在2013年离开新加坡,转而代表美国队参赛,但迄今未能拿到公民证,她只能代表美国队参加公开赛。

世界排名第32名的张蓓雯,目前代表巴生队参加紫盟羽球联赛,周四比赛,她以3比0击败加影队的娜查,取得首场胜利,此前两场她都输了。



在接受本报记者专访时,蓓雯谈起在美国打球的酸甜苦辣。

逐渐风行

国手吴柳萤曾在面子书上说:“听说美国人不知道什么是羽球,只不过没想到一下飞机马上就被证实了看来,因为一名海关官员问我羽球是什么?像棒球这样的吗?”

蓓雯否认这样的说法,她认为,虽然羽球在美国并非是主流运动,但还是有不少人参与:“羽球运动现在在美国已开始热起来,不只局限亚裔人喜欢打羽球,不少白人也开始知道打羽球好处,比起我刚来美国的时候,现在已有更多白人参与,并兴起了打羽球热潮。”

她指出:“羽球要在美国发扬光大,就必须有更多的白人与黑人参与,我认为美国人已开始了解到打羽球的好处,我看好羽球在美国的前景。美国人不是不喜欢打羽球,只是羽球缺乏有效的宣传,而普遍上美国人是比较喜欢比较激情的运动。”

自费参赛

“在美国打羽球找吃的确不容易,他们不像其他国家,球员参赛没有获得总会资助,甚至代表国家队参加苏迪曼杯与尤泊杯比赛,球员们都需要自费。球员出国参赛,来自公家赞助只是羽球器材商,但帮助有限。”

她说:“美国人打国内外比赛,都要成为美国羽总会员,但会员费一年40美元不算贵。球员要参加外国公开赛需要自己一手包办报名与筹募参赛经费。同时,不是所有出国参赛的选手都有教练,有些有俱乐部教练指导,有些没有,像我在过去年3年多都没有教练。”

蓓雯表示:“王家姐妹(王宛力与王敏力)代表美国队活跃国际羽坛多年,并没有获得美国羽总资助,她们能够应付自如,主因是她们出生在富裕家庭。”

往事不堪回首
张蓓雯向前看

由于受伤,张蓓雯今年表现不比前年不稳定,世界排名也跌出前20名。

张蓓雯说:“今年我最好成绩是夺得美国国际挑战赛冠军,还有德国大奖赛与美国大奖赛8强,基本上了我打满了10个赛会。今年7月我的手肘与膝盖受伤,休息了一阵子,最近才复出,因为受伤原因,表现不是太理想。”

谈到为何退出新加坡国家队,蓓雯说:“我离开新加坡国家队是有很多因素造成,对此,我不想多谈。离开新加坡后,我来到美国,我本来想退役当教练,还好在当地找到老板赞助,他赞助经费让我有机会出国打比赛。

过后,我又找到一位企业家赞助,他赞助我3年,让我无后顾之忧继续打球。”

她补充:“我对羽球非常热爱,我希望能打到2020年,并希望能参加东京奥运会。我目前住在洛杉矶,以前在洛杉矶有一间羽球俱乐部有选手与教练,但最近选手与教练因各别原因离开了,现在只剩下我一个人。”

转籍美国不容易
羽联为她摆乌龙

今年5月东莞苏迪曼杯混合团体赛,世界羽联摆了一个乌龙,把张蓓雯当作美国人,结果由张蓓雯领衔美国队,开始是列为打苏杯甲组比赛,但抽签后,世界羽联才知道蓓雯没有资格代表美国队,最终美国只能降级打乙组赛,并重新抽签。

对此,张蓓雯受询时说:“世界羽联弄错了,我现在还是拿着新加坡护照。今年5月苏迪曼杯,世界羽联以为我可以代表美国参赛,事实上不能,因为我还没有拿到美国公民证,所以明年奥运会与尤泊杯,我都没有资格代表美国参赛。”

她说:“美国从来不缺乏奥运冠军或优秀选手,所以运动员申请入籍美国并没有获得任何优惠。我申请入籍美国困难重重,现在只是快要拿到绿卡,估计最快要在2020年前才能拿到美国公民权,届时我就可以代表美国,参加2020年东京奥运会。我希望届时能为美国取得好成绩,并为推广美国羽球做出贡献。”

谈到紫盟联赛,她说:“在一名新加坡国家队前队友穿针引线下,我第一次参加紫盟联赛,感觉还很新鲜,希望能为巴生队取得好成绩。”

张蓓雯小档案(Zhang Bei Wen)

国籍: 新加坡
代表: 美国队
生日: 1990年7月12日
出生地点: 辽宁‧中国
世界排名: 第35
今年主要战绩: 美国国际挑战赛冠军、德国大奖赛与美国大奖赛8强


*本网站有权删除或封锁任何具有性别歧视、人身攻击、庸俗、诋毁或种族主义性质的留言和用户;必须审核的留言,或将不会即时出现。
2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