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戶籍制度拆散數家庭 7000萬留守兒童 悲歌唱不完 | 中國報 China Press

中國戶籍制度拆散數家庭 7000萬留守兒童 悲歌唱不完

只有11歲的楊賢樂和妹妹與奶奶一起在木屋居住。《蘋果》
只有11歲的楊賢樂和妹妹與奶奶一起在木屋居住。《蘋果》

(北京29日綜合電)從小就沒有父母照顧的小朋友,在中國有近7000萬,以中國有近2.8億兒童計算,即每4個小孩,就有一個是留守兒童。



留守兒童缺乏大人照顧,問題頻發,被殺、自殺、性侵不計其數。《蘋果日報》記者日前到貴州畢節市山區採訪,當地極為貧乏,父母為了生計,不得不離開孩子到城市打工,小孩儼如“有父母的孤兒”。

有學者指,留守兒童成因是當局實施“將農民綁在黃土地”的戶籍制度,使多個家庭拆散,無數兒童自小活在沒有父母愛護的世界。

在畢節山區居住的楊賢樂今年11歲,父母及姐姐在上海打工多年,幾年才會回來一次,他已忘了他們上次回來是甚么時候。他們離家這么久,賢樂只記得父母打過兩、三次電話回來。賢樂現在和只有8歲的妹妹,及已年過七旬的祖母居住在山上一間木屋。



在這個山區,冬天的氣溫徘徊攝民0度以下,冷風從門縫吹入,簡陋的木屋根本難擋寒風刺骨,賢樂只好跟妹妹和祖母3人一起圍爐取暖。

父母3年只打過3次電話

每日賢樂都要和妹妹走陡峭的山路到學校,花上近兩個小時,離家時天未亮,回家時天快黑。家中只留下老人及小孩,賢樂就算覺得累也要負起照顧妹妹及祖母的責任,放學后幫耕種、餵豬,夏天時更要揹上10余斤農作物來回山間。

自覺要堅強的賢樂,就算想念爸媽也不能讓人看見:“找一個安靜的地方,哭。”賢樂在外撿了一隻捱冷捱餓小貓回家照顧,“因為我覺得牠太可憐了,在外面找不到吃的,很冷”。賢樂表示,就算有機會到上海跟爸媽一起生活,他也不會丟下一直相依為命的妹妹。

「夢到母親夢不清樣子」

“我又夢到我母親的樣子,可是我夢不清母親的樣子!”在甘肅城市長大的義教老師楊洋前往貴州山區當上中文老師半年,想起曾有學生的作文說起母親,指自己連母親的樣子都想不起來,讓她打從心底哭了。

25歲的楊洋自小在甘肅的城市長大,是家中獨女,畢業后當上公務員,但不習慣官場規則,毅然辭職到貴州山區當上義教老師。楊洋指山區的條件一開始就把她嚇到:“我沒有來過這么貧困的地方、沒有走過這樣的山路、沒有生活在這樣的環境。”

有學生曾問她會不會怨恨自己的父親,她明白這是他們自小爸媽不在身邊而產生的怨恨,設法向學生解釋:“你們父母賺的都是血汗錢,他們把最珍貴的都給了你們。”

農民工城市辦學被逐

一直關注留守兒童問題的時事評論員劉銳紹稱,戶籍制度上世紀50年代開始實行,把人民劃分為二元戶籍,即農村人口及城鎮人口,不讓農民知道城鎮在剝削自己。

直到1990年代城鎮與農村的經濟差距拉闊,農村的勞動力要到城鎮打工,但孩童因沒當地戶籍不能得到政府入學資助,又付不起私校高昂的學費,他們只能留在農村當留守兒童。農民工曾在城市合辦學校給子女就讀,但地方政府覺得他們在佔用社會資源,最后將孩子趕回農村,只留下勞動力。

留守兒童悲劇

04/08/2015:兩名兒童被殺,其中只有14歲的姐姐更被姦殺
09/06/2015:4名分別5歲至13歲的兄妹在家中用農藥自殺身亡
21/04/2014:1名男教師強姦女學生,至少涉12名女生,最小的只有8歲,多為留守兒童
16/11/2012 :5名分別9歲至13歲的兒童因避寒,在垃圾箱內生火取暖,導致一氧化碳中毒而死

(《蘋果》資料室)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上则新闻 一人乘客像乘私人機 下则新闻 "決"代雙嬌
2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