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西 過好年 | 中國報 China Press

中西 過好年

20160205en20



文:韓可欣
圖:楊淦翔、連國強

馬來西亞是多元種族的國家,連帶文化和教育之間也融合了不少,洐生出生活模式偏向西式的華裔群體,像是其實是華小生,但因為家庭環境的關係而英文能力較好的Uriah徐凱;Zen俊倩從小接受英文教育,外表洋化卻是個虔誠的佛教徒,他們的農曆新年與傳統華人有什麼分別?

相似:



返鄉過年

徐凱表示父親是個很傳統的華人,新年就得一家團圓的想法很堅持,“雖然我們一家都是基督徒,除了聖誕節,對農曆新年也很注重,而且無關宗教,這是我們華人的傳統嘛。爸爸是個有儒家思想的傳統華人,他很尊重父母,除夕吃團圓飯當天就會返鄉,而且必須是全家到齊。”但今年農曆新年,徐凱因為工作首次無法和家人返鄉過年,但他笑說已向爸爸拿了“準證”,“我以前真的沒錯過返鄉過年,但爸爸表示諒解,畢竟為了工作嘛。我也想說,如果工作結束,初一、初二還是會趕回去笨珍過年。”

親製裝飾

俊倩雖然從小接受英文教育,但她卻是虔誠的佛教徒,“比我家任何人都還常燒香拜拜,雖然我知道看不出來啦,哈哈哈!”對中華文化有著一定喜愛的俊倩,會動手做新年裝飾品,“做一些新年裝飾擺在家裡有新年氣氛,通常是用紅包剪成金魚或燈籠串起來掛在牆壁上,這樣就很好看了!”這點小心思也的確在一般華人家庭中見著,可見俊倩對新年有著很深的情意結。

認識傳說習俗

原本以為徐凱對外國神話故事比較有認識,但他卻直嚷對農曆新年的傳說和習俗都有大致認識,“因為爸爸很傳統啊,他希望我們對農曆新年有更深切的認識,小時候爸爸會常講故事讓我們知道傳統習俗。”口說無憑,給徐凱出了道題目,問他可知道什么是年獸,他直呼知道,但就有些結巴道:“就是一個怪獸要吃人啊,嗯,大家要一起過夜對抗怪獸,然后炮竹就是拿來嚇唬年獸。習俗方面,不能掃地因為會把財運掃走,然后我聽說過簽名的尾端不可以向下,所以我都會故意挑一下,寓意步步高升。”雖然故事和習俗說得不算完整,但個中大概算是正解,總算沒有辜負爸爸的苦心。

煙花炮竹拜年

徐凱返鄉會做的事情也和傳統家庭相差無幾,因為家鄉是小鄉村,因此就會到處去串門子拜年,“不一定都是親戚,有些是鄰居,但因為都相熟,所以會不分彼此到處跑,很熱鬧的。”徐凱也回憶起小時候的新年,“以前肯定少不了煙花炮竹,和同輩親戚們聚在一起感覺很多東西玩,長大后反而少了樂趣,和親戚打招呼、拜年之后就是呆坐著看電視,哈哈哈!有時候也會去釣魚解悶,但就不會像小時候到處跑,不過還是很喜歡回去和大家團聚的感覺,畢竟不是經常有的事。”

不同:

團圓飯多元化

俊倩父親是同輩中的長子,因此親戚都會聚在他們家吃團圓飯,但因為家庭處于多元文化的關係,團圓飯的菜色可不是常見的中式菜餚,“我家族很大,爸爸又比較偏愛辛辣重口味,而且我嫂嫂是馬來人,就不可能有豬肉的中式菜餚擺上桌,因此爸爸也沒有約束團圓飯一定要吃什么,所以不會是常見的魚蝦蟹,而是沙爹啊,印度咖哩居多,也不拘謹要坐在一起吃飯,很輕鬆的。”她還笑言首次來她家拜年的朋友都會覺得很不可思議,“畢竟華人的團圓飯真得很少會見到沙爹啦,之后她們就習慣了,也覺得很特別。”

輩分稱呼怪怪

俊倩的家庭成員數量龐大,家人之間相差的歲數也很大,作為父親最小的女兒,俊倩和侄子、侄女歲數差不遠,“我父親的第一任妻子和其中一名哥哥因為車禍去世,過了20余年才相遇母親結婚,所以這也是為什么我和大姊的歲數相差50歲。”
雖然如此,俊倩和兄姐們相處融洽,和侄子、侄女就如朋友般相處,“我們會一起玩,一起逛街,都叫彼此的名字,沒想過讓他們叫我阿姨,感覺也太奇怪了!”而且過年過節因為親戚人數太過龐大,基本上都以Auntie、Uncle稱呼。

全家一起看世界

徐凱家裡爸爸較傳統,媽媽就較西式作風,他笑言在父母的教育下,他和弟弟的中西思維比較平衡,而和傳統家庭的農曆新年前夕搶買年貨的習慣不一樣,他們反而會暫時先放下繁忙的瑣事,選擇到國外來一趟家庭旅行,“這是每一年都會做的事情,就是農曆新年前的一個月會有個10到13天的家庭旅行,今年選在西班牙度過這個假期。”讓人羨慕的旅程,當中也有徐凱父母的教育在裡頭,一家人一起看世界,培養感情何樂而不為。

而徐凱一家也會在旅程完成全家福的拍攝,“然后爸爸會把照片製成賀卡,送給熟悉的客戶們作為一年的感謝和新年賀卡。”徐凱爸爸的小心思除了展現家庭愛,也加深客戶對其的印象,也太聰明了。

英文書寫賀卡

你看徐凱在社交網站常寫英文,節目上說話找不到形容詞就會轉說英文,其實他有受過中文教育,“只是我的中文真的不太好,升中學有堅持上了幾年,但因為升學壓力,中文水準還是沒辦法提高,為了成績好看些就放棄,我會看會寫,就是醜了點,哈哈哈!”像寫賀卡他就會用英文方式書寫,儘量避免用華語,“寫出來真得很醜,與其被人看到那么醜的字,我寧願寫英文啦!”

而俊倩則受英文教育長大,因此不常寫新年賀卡給朋友,和徐凱一樣就算寫也是英文居多,“我的中文是出道當歌手后才開始學寫,所以部首啊,先寫什么都沒概念,因此寫出來會被人笑話,哈哈哈!”讓她直呼沒受過一丁點中文基礎很是遺憾啊。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1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