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澄 :歡聚一堂,各奔前程 | 中國報 China Press

碧澄 :歡聚一堂,各奔前程

3月4日,以前首相敦馬為首的五六十名朝野政界宿敵同台上演我國有史以來的一出好戲:聯署《公民宣言》,以迫使首相納吉鞠躬下台,拯救馬來西亞。



這事情發生得特別迅速,欠缺“醞釀期”,一般市民無不感覺新奇。既是破題兒第一遭,第一個反應是“好啊,希望有了個開端,就會有所發展”。我國近年來的政壇,雖然曾有過所謂“政治海嘯”,實質變化不大,主要是受了客觀因素限制,總沒辦法離開原本的格局,建立新局面,甚至引發更多問題,不利于廣大群眾與國家前景。

但注意那些勇于上台表態者的背景與謹慎態度,再深一層去思考這問題,就會令人洩氣而無法寄予厚望。

敦馬個人主義破產



從頭到尾,給人一種無法否認的感覺,就是事情的演變,著實反映敦馬極端個人主義破產的反彈。經過一年多到處發難、招兵買馬,以至第二次用到退黨的招數,都不見效果,焦慮之情盡顯,用“走投無路”這成語來形容亦不為過。黨內發揮不了作用,對國陣更無從下手,唯有往不在位、不擁權、沒享受既得利益或特殊利益的一群等方面動腦筋。

敦阿都拉、拉菲達、沙米維魯、慕沙希旦、哈迪阿旺等大將都不見蹤影,沙菲益閃爍其詞、東姑拉沙裡退避三舍、旺阿茲莎認為釋放安華為重,各有各的想法。林冠英如果在國內,情形如何,難以預料。慕尤丁和慕克裡茲繼續留在巫統,無疑有其議程,一是忍辱負重,二是期待良機,來個內應外合,成其大事。一些非政府人員,聲明國家機制改革高于一切,已看出此舉的嚴重紕漏。林吉祥在台上握著敦林良實和再益依布拉欣的手,和敦馬齊喊團結,不知心裡真正想著什么?外人如若對這位也曾叱吒風雲的政壇老人,竟然願意如此委屈自己,到底是為了顧全大局,抑或顯示已走到路的盡頭?有朝一日,發覺被人利用,已有了心理準備?

看樣子,表現最“熱心”的是人才凋零的公正黨和剛長出羽毛的誠信黨,似乎找到一根長竿,能夠讓自己跨過三尺高度,那是天真的主觀願望,我們不宜過早潑冷水。

利益是搞政治目標

另一邊廂,對方早已嚴陣以待,把黨內搞得“空前團結”。身邊的老二服貼委身,全無威脅現象;底下臣子,個個得了應得利益,隨時等待發出“謝主隆恩”的呼聲。

我們最大的問題是好些人把利益作為搞政治的主要目標,貪腐濫權被當作無可避免的小過失。國家獨立五六十年,讓人民分不清“報答”與“賄賂”的區分。任何形式的政治捐款匯入個人戶頭何罪之有?調查官員、法律條例可隨時調換、更動。職位被架空等于失去一切。如此這般,多少人不得不委屈求全,不願以身試“法”。法律界一籌莫展,平民焉能不高喊無奈。

沒有人看好《公民宣言》的實際作用,像某些各懷鬼胎的“老友”聚會,歡聚一堂后,大家各奔前程。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