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习现场.幸福计划 贡献青春力量 | 中国报 China Press

学习现场.幸福计划 贡献青春力量

Shahrill及他的团队在登嘉楼停泊岛搭建小木屋,作为灰平菇种植地。
Shahrill及他的团队在登嘉楼停泊岛搭建小木屋,作为灰平菇种植地。

报导:方俊心
图:杨淦翔、受访者提供



“大学生只要把书唸好就好”,这样的想法已经跟不上时代脚步了。世界瞬息万变,今天习得的知识,也许明天就会更新,路途充满未知,唯有努力磨砺自己的方方面面的人,才能在人群中站稳。

“幸福计划”的起源可追溯到遥远遥远的美国。有个叫Kathryn Davis(凯特琳)的人,捐出了100万令吉给大学生进行公益活动,从2007年到2013年,共资助了约700项计划。她的善举就像蝴蝶,振翅之间,空气的震动横跨大半个地球,打动了机兴海星基金会创办人郑秉吉。

他一方面觉得可以透过这样的方式,靠大学生的力量推动公益,一方面也希望以此传播善的种子,并且提携年轻人从社会活动中学习,于是在2014年设立了第一届“幸福计划”。

计划公开给本地大学生参加,宗旨是鼓励大学生关怀社区、参与社会活动。参加者必须呈上一个跟教育、减贫,或文化与艺术相关的计划,经过两层筛选,录取者将能获得基金会拨出的,最多不超过1万令吉的款项,进行所提案的计划,进而为社区、社会,带来些改变。



两届下来,“幸福计划”共收到近90份计划书,其中30份获通过,第一届14份,第二届16份,基金会分别拨出了11万3588令吉和10万3271令吉的款项。这些计划都很有意思,比如在原住民村落建设小型图书馆、到渔村推广香菇种植、把艺术带入乡间、出版一本社区人文故事集、为英文程度落后的学生补习、办醒觉意识营队……这些计划有些至今还在进行,在我们大多数人所不知道的角落,暧暧发光。

郑秉吉说,这些所推行的计划里,并不是所有都达到了百分百的效果,“这个也不可能”,但在成果发布会中,据他观察,很多计划都执行得很不错,收到一定成效。他认为,活动最大的受惠者,其实是学生,因为在办活动的过程里,他们必须排除万难,跨越种种挑战,这对知识、能力与态度都是考验,“这些都不是书本上有的。”

鼓舞红树林
播撒艺术种子

两年前,十八丁人王凌翠还是拉曼大学公共关系系的学生。她申请了机兴海星基金会(Khind Starfish Foundation)第一届的“幸福计划”,为十八丁渔村办了一场“鼓舞红树林”的艺术活动。活动受到当地小朋友热情欢迎,为原本缺乏艺术滋养的渔村播下一颗艺术种子。

与此同时,在中央山脉另一端,登嘉楼玛拉工艺大学(UiTM)的Sharill Riza(沙里尔)也申请了“幸福计划”。他在停泊岛(Pulau Perhentian)带领一项“灰平菇种植”活动,协助改善当地渔民的家庭生计。

“幸福计划”在过去两年拨出近22万令吉给国内各地大专生,让他们进行了30项跟教育、减贫、文化与表演艺术相关的活动。大学生不只是学生,他们的热情与能力一旦被释放,能量是惊人的,带来的改变可以是巨大的。

况且这些不是单向输出,学生能够撑得住一项面向几十人甚至百人的活动,对个人的心智、能力与态度而言,都属难得的磨练,在应试教育如此被抨击的社会里,无疑是更值得被鼓励的事情。

百位学童
收集自然之声

十八丁是个什么地方?五年前问这问题,也许很多人都答不上来,现在可不一样了。2014年,“看见十八丁”活动办得响当当,很多媒体都做了报导,现在大家都知道十八丁是个小渔村,那里有美丽的红树林要我们爱护。

十八丁人王凌翠回顾道,当时,因为认识了社区工作者庄白琦和议员蔡依霖,她们鼓励她申请“幸福计划”,所以才催生了“鼓舞红树林”这项活动。“如果不是受到她们的鼓励,我也不会去申请”,即使她时常念兹在兹,要在读完书后回馈社区,适合的平台却是个关卡,不是轻易可得。

严格来说,“鼓舞红树林”是“看见十八丁”的一个分支,以六天的营队,启发当地小朋友重新认识家乡之美,并且有机会接触敲击乐这项表演艺术。此外,活动也趁机宣导爱护环境、保育的意识。

他们共获“幸福计划”约6000令吉的资助,虽然无法涵盖所有经费,凌翠依然对此表示感谢。

“十八丁是个小渔村,村里除了每年神诞酬神会有唱大戏以外,其他时候当地人都没什么机会接触艺术活动。”

他们把小朋友带到红树林里,让他们聆听红树林的声音,也教他们收集大自然的素材或日常生活随手可得之物,做成敲击乐器。后来这些乐器在“看见十八丁”的重头戏——踩街活动里登场,为村民留下难忘的回忆。

当时他们的目标是吸引一百位小朋友来参加,结果最后来了九十几位,差不多是村里小孩总数的四分之一。在短短半年的筹备时间里能有这样的结果,实属难得。

灰平菇种植
停船渔人有收入

每年东北季候风期间,狂风呼呼地吹,大雨倾盆而下,为东海岸捎来不安的气息。海上工作停摆,课本说,这时渔人会躲在家中织渔网,可没人谈起,这一织几个月,渔人的生计难道不会受影响吗?

大学期间,登嘉楼人Shahrill和同伴参与学校里的Enactus社团。Enactus全名“Entrepreneur Action Us”,是全球性非营利组织,提倡透过企业活动提升和改善人民的生活,足蹟遍及全球45个国家的1500所大学。

当时,Shahrill与同伴想着为停泊岛社区做一点事,好提升渔民的生活品质,于是萌生了“灰平菇种植”计划。计划的立意清楚明了,教导渔民种植灰平菇,采收后销出就有利润,可作为渔民的替代收入。尤其是无法捕鱼的季风期间,至少有灰平菇的利润,不无小补。

他们的计划通过了,获得“幸福计划”资助约7000令吉。阙如的三千多令吉,他们必须想办法自己筹获。

“灰平菇种植”分四阶段,第一阶段是提供渔民相应的培训,第二阶段为协助渔民建设加盖小木屋,作为种植用途;第三阶段是完善小木屋的种植设备,最后则帮助渔民策划营销管道。

“与其给鱼,不如教他们钓鱼”,这是这班年轻人的想法。当初计划的受惠人只有五个家庭,如今计划持续在进行,由当地妇女协会(Pulau Perhentian Ladies Association)接手推广与进行。

基金会规则
为关怀社区考量

2016年,第三届“幸福计划”的申请将在本月30日截止。郑秉吉表示,基金会今年希望能资助20个项目,鼓励更多大学生投入关怀社区、参与社会活动的阵容。

“其实不会很难拿到,成功率有百分之五十,”郑秉吉说。有些计划之所以被否决,是因为跳出了教育、减贫、文化与艺术的框架,“比如政治、人权、宗教,这些都不行。”

另外,审核者也看重计划的效益是否跟付出成比例,比如当时有大学生提案,为了减少老人院的电费负担,所以建议把老人院里的所有电器换成省电电器,但经审核者计算,如此省下来的电费,大概要好几年时间才能跟付出追平,因此不合适。

“有些计划是one man show(个人表演),我们也不希望这样,我们想要看到的是团队精神,让更多人参与,只靠一个人的力量是不够的。”

除此以外,申请者也必须注意,基金会规定,所有计划通过后,必须自己想办法为计划融资10%,比方说向基金会申请1000令吉,通过以后,实得金额为900令吉,其中100令吉必须自己融资。而且基金会通过的款项不得使用在个人花费上,如车马费、电话费,“这是因为我们不希望把太多的拨款花在个人费用上,这样使用在计划上的金钱会减少。我们希望申请者不要只是依靠我们给的经费,而是可以想办法筹获充足的经费。”

资讯

机兴海星基金会“幸福计划2016”

申请者资格:本地大学生

计划书须符合以下任何一项类别:一、教育;二、减贫;三、文化及表演艺术

申请截止日:6月30日

网址:http://khindstarfishfoundation.org.my

询问:欧阳姗姗017-7002693

“鼓舞红树林”第二天,导师教导小朋友如何打鼓。
“鼓舞红树林”第二天,导师教导小朋友如何打鼓。

学生带着自己彩绘的头饰和水桶鼓,准备踩街去了。资源集中在城市,十八丁的小朋友,平时接触艺术的机会不多。
学生带着自己彩绘的头饰和水桶鼓,准备踩街去了。资源集中在城市,十八丁的小朋友,平时接触艺术的机会不多。


*本网站有权删除或封锁任何具有性别歧视、人身攻击、庸俗、诋毁或种族主义性质的留言和用户;必须审核的留言,或将不会即时出现。
2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