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客室.週末架勢堂 人更需要被"寵"… | 中國報 China Press

會客室.週末架勢堂 人更需要被”寵”…

陳盈帆
陳盈帆

特約:子若
圖:李志強、受訪者提供



今日登場
2011年意大利博洛尼亞插畫獎得主 陳盈帆
在大馬紀伊國屋的宣傳單上,用來介紹台灣繪本創作者陳盈帆的字眼是“意大利博洛尼亞插畫獎得主”,這是一個非常有號召力的名銜;對于兒童書的所有工作者或讀者而言,博洛尼亞(Bologna)更是一個非常有吸引力的地方!

博洛尼亞是位于意大利北部一座富裕的歷史文化名城,那裡除有享譽全球的典型意大利麵“博洛尼亞肉醬麵”,還有每年3月間舉行的博洛尼亞國際兒童書展(The Bologna Childrens Book Fair)。

博洛尼亞國際兒童書展是全球最大規模的兒童書展,每年來自世界各地參與其盛的出版社多不勝數,是全球兒童書市未來趨勢最具指標性的展場;除了展場成為各國出版商、書社較勁之地,與書展同時舉行的博洛尼亞插畫展(Bologna Illustrators Exhibition),更是全世界插畫工作者必爭之地!

它被視為插畫界的奧斯卡,入選此插畫展等同于得獎,榮譽非凡!打從一開始,陳盈帆心裡非常清楚,若要踏上國際的舞台,就必須拿出真工夫來敲開這扇大門,“這是一個世界性的獎項,對從事插畫行業的工作者而言,意義重大。”她指出,一旦入選之后,就很容易被世界各地的出版社垂青。



在兩千多人中脫穎而出

于是,自2005年開始,她陸陸續續投稿了好幾次,想要在全球數千人之中脫穎而出,談何容易?那些年她屢戰屢敗,但絕不灰心,“我要一直試,直至入選為止!”2011年,她終于憑著《如果我有寵物…》,從56國的2836位參展者中脫穎而出,成功敲開博洛尼亞大門,而當時的她,已在插畫界彳亍了11個年頭。

提及她入選博洛尼亞的作品《如果我有寵物…》,那是以電腦仿傚歐洲石版畫風格,描繪出想養寵物的心情;但畫面中卻是人與寵物的角色換位,其中一幅畫是一隻大黑兔溫暖地抱著女孩,讓人換位思考:誰才是誰的寵物?如今這一幅圖也印在她名片上,堪稱是她的代表作!

通向閱讀世界的橋樑

身在紐約的那一年,台灣傳來了震驚四方的921大地震,這場天災造成嚴重的傷亡人數,陳盈帆說,這是她有生以來第一次面對如此龐大的集體死亡,心中產生不少驚慌。

但她依然在大環境的悲痛中梳理出堅強活下去的意義,並創作繪本《希望的翅膀》,以經歷了大地震的一位男孩的夢想希望,串連所有人共同的生命記憶。

至于這本創作是否在她繼續走繪本創作之路,起著決定性作用?她率直地說,沒有耶!“那是因為我最會做這件事,也喜歡做這件事,所以無所謂的下定決心……我就是要做這個而已!”在她甜甜的笑容中,讓人感染到她甜甜的快意。

迄今,她出版過的繪本創作計有:《水獺找新家》、《祝福的酒》、《蘋果甜蜜蜜》、《鬼門開》、《123到台灣》等。16年間,她創作的靈感從未乾涸,只有越畫越覺得有趣。

經過長時間鑽研后,她發現,繪本的學問很大,對于這個世界也很重要,“那是因為人第一次接觸的讀物就是繪本,它是引領孩子進入閱讀世界的橋樑。”她感覺到自己的工作很有意義。

因為被需要所以存在

陳盈帆自2000年開始投身插畫界,目前是媽媽也是全職插畫家。她畢業于台灣師大美術系,隨后在中學執起教鞭為人師表,但僅兩年時間,她就知道不適合走老師的路線,她笑說:“老師教畫畫,不是自己畫畫呀!”這個工作模式滿足不了她內心強大的創作慾望。

她索性負笈美國頗具領導地位的藝術與設計學校之一的紐約視覺藝術學院(School of Visual Arts,簡稱SVA)就讀插畫研究所。在一年進修期中,時間雖短,收穫卻很大,最重要的是親身體驗到了老師與同學們對畫圖的態度,強烈感受到他們的鑽研精神。

“對他們來說,畫插圖是一件很嚴肅的事,畫畫絕對不是為了休閒打發時間。”在藝術與設計之都感染到的專業態度與熱情氛圍,一直根植在其心。

學習期間,她最常聽見老師跟同學說,她的繪畫風格很適合兒童插圖,再加上,她第一份插畫工作就是在格林出版社給兒童繪本畫插畫。所以,她順理成章地往繪本創作的路挺進。

“其實,台灣的插畫工作種類有限,在有限的機會當中,又以兒童類的書籍最多工作機會,那是因為兒童需要通過圖畫來認識世界。”因為被需要,所以她有了存在的意義與價值。

陳盈帆入選博洛尼亞的作品《如果我有寵物…》的其中一幅插圖。
陳盈帆入選博洛尼亞的作品《如果我有寵物…》的其中一幅插圖。

走入彼得兔山明水秀中

陳盈帆說,小朋友是自尊、自信生活在世界上的優秀生物,他們不需要有太多限制,而用感官去享受、欣賞,以及探索世界。所以,在陳盈帆的彩繪世界裡,總是充滿自由、閃亮的色彩!

在陳盈帆創作的每一本作品當中,作者簡介的最后一句都不忘記提到,她最喜歡的是可愛的小動物,最愛在家裡養各種各樣寵物;最近的作品當中,則多加一項興趣,那就是種玫瑰花跟捏陶偶。

當天,她在吉隆坡紀伊國屋給讀者導讀的“毛毛123”,書中主角是一隻可愛的小兔子,她以視頻指導大家畫兔子。過程中,也提到她對兔子的喜愛;湊巧的是,她身上穿的白色T恤也印有兔子的造型,難免讓人聯想到她就是個兔子控。

在過往豢養兔子寵物的經驗中,她發現,其實兔子跟嬰幼兒非常的相似,她開心地描繪出兩者之間的體形很相似,抱起來總是軟綿綿的感覺。另一方面,兔子不是想像中溫馴的動物,它非常有個性,所以照顧起來需要花心思。

頑兔如頑童,很相似!

跟一個喜歡兔子的繪本創作者聊天,自然不可繞過繪本界裡經典中的經典著作——彼得兔(Peter Rabbit)的故事,那是英國女作家暨插畫家碧雅翠絲波特(Helen Beatrix Potter)于1902年推出的童書系列,此作品更被后人喻為繪本界最早的繪本著作。

她直言,在還沒有養兔子以前就愛上此繪本系列了。在這套傳世著作中,她最激賞作者採用纖細沾水筆畫法,“這是現代人無法做到的!那是當時的人們在日常生活中使用沾水筆,用到一種極緻之后才將之發揮得淋漓盡致。”

另外,她欽佩波特對動物個性細膩入微的觀察和記錄,以及把孩子個性相結合,以致小朋友很輕易把自己投射在角色身上,“彼得兔宛如一個頑皮的孩子,它不愛聽媽媽的話、很喜歡搞對抗,這不都跟兒童心裡非常相似嗎?”

“波特小姐的為人也是令人敬佩的。”她說,對方搬到英國湖區的丘頂(Hill Top)農場后,通過豐富版稅收入買地、養綿羊,致力于保育與農務;為了把田野的美景永遠留住,她還把自己土地全部捐贈給保護自然景觀為宗旨的國家信託組織。

她以讚嘆的語氣說道:“她的畫就是她的生活!”在2009年,她帶著一顆雀躍的心情到湖區走一趟,因為波特的緣故,加上彼得兔歷久不衰的高人氣,湖區如今已成為人文的重要景點,“第一次走進湖區,當地風景如詩如畫,那是言語和筆墨難以形容的優美!”

這一趟出走,她其實走過了英國,亦穿越了法國,一路上,她遇見了具有歐洲古老插畫風格的繪本,那就是版畫繪本,“我特別喜歡這種風格。”

她指出,一般上,版畫的色彩講究單純,顏色不多,但是,卻能以最少顏色套印出最豐富畫面,“每一幅插圖看起來很純粹。”她后來嘗試利用這種技法來作畫,而她入選博洛尼亞的作品《如果我有寵物…》正是沿用了此一創作手法。

孩子是我的靈感泉源

如果生活是靈感來源的支柱,那麼一場新生命的誕生,絕對是創作的好題材!因此,陳盈帆把懷孕的過程,創作出《小小寶寶》和《媽咪怎麼了?》,以及為一歲幼兒設計規劃的“毛毛123”系列《開開》、《來來》與《抱抱》。

她開心地說,跟兔子一樣,孩子給了她源源不絕的靈感,不僅如此,如今還成了閱讀的市調專員,“我會觀察他看繪本的方法,也會問他看到什麼內容?”久了以后,她知道孩子留意的都是些什麼內容。

“有時候,的確跟我過去的理解有落差。”她舉個例子,在嬰兒時,她孩子最喜歡的其中一本書竟然是背景全黑有一橘色貓臉,“在大人想像裡,小朋友應該不會喜歡,偏偏孩子最愛這種強烈對比。”

生活中大部分時間被孩子佔據后,她坦言,創作時間變少了,唯有把一本書的創作時間拉長,“以前做一年的,現在就需要一年半時間了。”目前,她最需要的是完成“毛毛123”系列,“我的寶寶剛滿3歲,所以,毛毛2及毛毛3已經有了腹稿,只等足夠的時間把它們畫出來。”

故事永遠都在

陳盈帆用生活來創作兒童繪本,只為了給孩子欣賞純粹的美感與文化的傳承,而非傳達傳教條式的道理。她指出,小朋友是自尊、自信生活在世界上的優秀生物,他們不需要有太多限制,反而應該盡情用感官去享受、欣賞,以及探索這個世界。

如今,孩子與創作就是她生活的全部,她笑稱,現今家裡養的寵物就只剩下魚了,“孩子其實就是大魔王等級的寵物,他需要我們全心全意去照顧,並與他對話。”

她期待在孩子脫離幼兒期之后,她可以再次把小寵物們帶回歡樂窩,而我們又可以在她新作品中,捕捉到她與孩子跟小動物的豐富生活風采了!對她而言,有生活就一定有故事!

20160709heart02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2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