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柔佛頭條】怪腔怪調倍感親切 居卵華語滿滿鄉音 | 中國報 China Press

【今日柔佛頭條】怪腔怪調倍感親切 居卵華語滿滿鄉音

照著圖中的字,讀出來,這就是很有特色的居鑾華語啦!
照著圖中的字,讀出來,這就是很有特色的居鑾華語啦!

報導:張書樂
(居鑾9日訊)居“卵”(鑾)華語,只有居鑾人才懂得說,居“卵”華語,是讓人懷念的鄉音,當你聽到有人用聽起來怪腔怪調的華語交流時,會倍感親切。



居鑾華語主要以第三聲(上聲)發音,居鑾唸成“居卵”,中華唸成“中瓦”,街上唸成“街尚”,聽起來逗趣滑稽。

這是父輩和祖輩常使用的語言,但在年輕一代中并不多見,甚至有些年輕的居鑾人完全不知道有這種語言。

居鑾華語是居鑾的一大特色,是獨有的地方語言,也是重要的地方文化,然而,以往的盛況已不復存在,令人唏噓。



愛說居“卵”華語的永寧中醫藥行中醫師謝有達受訪時透露,居鑾華語應是源自葉陶沙村,即居鑾人口中的豆沙村。

文化被淡化非完全消失

謝有達說,該村是客家人的聚集地,早年,即使不是客家人,只要是住村裡的人都會講客家話,當時,有許多來自四川、湖北等地的中國人來居鑾當老師,學生聽慣了老師的鄉音,加上自己的客家口音,便形成居鑾的特色語言,延續至今。

他說,居鑾華語在五十年代興起,六十年代則是巔峰時期,無論大街小巷,幾乎人人都會講居鑾華語。

他說,但到了八十年代,居鑾華語就逐漸被標準華語淡化,形成居鑾華語的斷層,也是七十年代居鑾人不太講居鑾華語的原因。

“雖然現在年輕一輩的居鑾人已不講居鑾華語,大多數人也不太會講,但這個文化只是被淡化,而不是完全消失。”

他表示曾在宴會上看過一群年輕人嘗試用居鑾華語交談,但說的不怎么好,他還上前指點他們正確發音。

曾辦兩項有關活動

居鑾曾舉辦過兩項與居鑾華語有關的活動,顯示出居鑾人對居鑾華語的關心與重視。

其中一場是2012年6月10日舉辦的《蝠城遺事》新書推介禮和懷念居鑾華語下午聚會,從司儀和嘉賓演說等,都用居鑾華語,喚起幾代人的溫馨記憶。

另外,于2015年,居鑾中華公會也與居鑾中華學校校友會及居鑾留臺同學會,舉辦“山城傳奇.居鑾華語探究演講會”,獲百人出席。

畢業于北京大學漢語語言學的邱克威,向出席者闡述了有關居鑾華語的報告,當晚也設有以居鑾華語來朗誦和歌唱等余興節目,場面溫馨逗趣。

面書設“居鑾華語俱樂部”專頁

為了鼓勵年輕人講居鑾華語,並讓更多人認識居鑾這一特色,謝有達在面子書開設“居鑾華語俱樂部”專頁,並在自家藥行的外牆,刷上居鑾華語字眼,成為壁畫風景。

他說,在專頁上傳有關居鑾華語的知識,讓人們多了解地方特色,也能促進居鑾旅遊業。

他說,有不少學者把居鑾華語的聲調歸納在第三聲裡,但他認為居鑾華語有差不多6種聲調,只是聽起來都有點像第三聲。

“其實,每個音,在長短音和聲調上都有微妙差異,所以和具有超過4種聲調的方言一樣,是無法歸納在漢語拼音系統裡。”

他說,居鑾華語承載著一個社會群體共同的歷史記憶,是語言與社會互動所產生的地方文化,因此,不宜用標準或不標準來否定這種語言文化。

劉萬吉:居鑾人身分標誌

居鑾德教會紫鑾閣總務劉萬吉認為,居鑾華語是居鑾人身分的一種標志,若在外地碰到說居鑾華語者,便知道是同鄉,倍感親切。

他笑說,以前一班朋友到中國玩,就使用居鑾華語商量,如何跟商家討價還價。

他說,居鑾華語是只有居鑾人使用的語言,現在還是有年輕人會講居鑾華語,但不太流利。

談及是否有考慮開班授課教年輕人講居鑾華語,他說,前任國會議員拿督何國忠曾有此意願,也認為不能讓這個地方文化消失,但要實行還是會面對一些問題。

他說,有人認為居鑾華語源自黑幫語言,可能當時的黑社會為了不讓外人聽懂暗號,便故意把標準華語的腔調改變,成為只有幫會會員聽得懂的語言。

音調很奇怪
★張振權(23歲,電子工程師)

我住在葉陶沙新村,我和家人都會講居鑾華語,村里的人,多多少少都會講。

雖然居鑾華語是居鑾特色,可是時過境遷,我覺得慢慢變得不適合了,尤其當居鑾人去其他地方和外地人溝通,別人會覺得居鑾人的音調很奇怪。

居鑾華語多少會影響居鑾人講話的方式,而且也會導致我們寫作文時,出現比較多語病。

特色應保留
★陳慧宁(23歲,學生)

我曾經在報紙上讀過有關居鑾華語的報導,也聽媽媽提起過,但由于沒有親耳聽過,家人也不會說居鑾華語,所以不是很了解。

媽媽告訴我,在她們那個年代,幾乎所有男生都會說居鑾華語。居鑾華語是居鑾的文化。

我認為這個地方特色應被保留,但是現在時代變了,年輕一代幾乎不會居鑾華語,如何讓它繼續保留下來將是一大難題。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2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