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誘惑虛擬性愛 利用裸照敲詐勒索 | 中國報 China Press

美女誘惑虛擬性愛 利用裸照敲詐勒索

張金凌(左)和薛富豐都曾經接觸不同類型的網絡詐財事件。
張金凌(左)和薛富豐都曾經接觸不同類型的網絡詐財事件。

獨家報導:劉佩明
(吉隆坡10日訊)“美女”利用事先預錄的火辣視頻誘惑男子進行“虛擬性愛” (CyberSex),繼而利用男子的裸照敲詐勒索!

吉隆坡武吉免登小販商聯合工會主席薛富豐向《中國報》指出,不法集團利用手機應用程序的便利,用“美女”誘惑男子進行裸露視頻對話,事后敲詐勒索。


他已接獲數宗類似個案的投訴,受害者經不起挑逗而中招,被勒索最高數額達7萬令吉至8萬令吉。

不過,因面子關係,受害者們多選擇付錢了事。

他指出,這些女子的手法專業,先在面子書加目標人士為好友,然后在私訊中自我介紹,索取目標人士的手機號碼或者其他應用程序的戶頭ID。

他說,她們表現熱情積極,會不斷讚美目標人士,博取好感后,就開始挑逗男子進行“虛擬性愛” 。

言語大膽

“她們言語大膽,自稱慾火難耐,要求男子到房間或廁所裸露下體進行視訊通話。”

薛富豐直言,“美女”的手法純熟,當男子答應視訊通話時,她們會留意背景聲音,觀察是否真的是廁所或房間,一旦察覺不妥,立刻終止視訊通話。

他說,“美女”在視訊通話時,身著熱褲、低胸緊身衣,在鏡頭前搔首弄姿,誘惑男子裸露下體。

“不過,可以發現,“美女”視訊通話的畫面比較模糊,與正常的視訊畫面有明顯落差,故懷疑是事先預錄的視頻片段。”

愛情包裹目標不僅是女性

愛情包裹的目標不僅是女性,手機業者張金凌亦曾面對類似情形。

他指出,愛情騙子多會與受害者認識一段日子后,才會開始行動。

他說,曾經接到外國陌生電話的訊息,指有禮物要郵寄給他,但是卻被扣押在海關。

“我的手機號碼沒有記錄在面子書,但是對方卻說是面子書取得我的聯絡,明顯是有不法集團在后操控,套取他人資料繼續詐財。”

放長線聊天一年才行動

除了上述事件,薛富豐也接獲網絡愛情包裹的投訴,愛情騙子“放長線,釣大魚”,聊天大約一年才開始“行動”。

他指出,愛情騙子自稱是專業人士,甜言蜜語一番博取目標人士的信任后,就開始發動送禮物攻勢,而這些禮物往往被“海關”扣留。

他舉出其中一個個案,女子透過面子書認識了一名網友,聊天大約一年后,對方說要送禮物給她,向她索取了地址。

他說,過不久女子就接獲自稱是海關人員的來電,指有一個裝有50萬美金(約225萬令吉)現金的包裹,因沒有申報,故面臨充公的可能。

“不過,‘海關人員’隨后就說有辦法處理,但是必須‘茶錢’,女子一共轉賬3次,給了共2萬5000令吉。”

他說,女子一時貪念起,認為能夠“以小博大”,最終才發現自己被騙。

給私人通訊方式
面子書就遭封鎖

“美女”在取得男子的私人通訊方式后,就會在面子書封鎖(Block)對方。

薛富豐曾接到一名自稱來自菲律賓的“美女”朋友邀請,在提供LINE的聯絡后,就遭對方封鎖面子書,私訊已無法傳給對方。

他指出,他試探與對方聊天,對方一直誇獎他長得好看,很高興可以成為朋友,然后就開始挑逗他。

“對方一直叫我視訊通話,但是當對方發現我不是在廁所或者房間,就中斷視訊。”

當他發現“美女”在面子書封鎖了他的賬號,“美女”謊稱是面子書系統問題,她的賬號絕非假賬號。

薛富豐建議男子若遇上這類“網上黃腳雞”,受害者可以將自己賬號的朋友全部刪除,減少裸照或視頻被朋友看到的幾率。

他指出,“美女”的做法不僅是加目標人士為好友,還會加目標人士的共同朋友。

他說。一旦受害者不願意付錢就範,他的裸照或視頻就會被上載面子書,且被標籤(Tag)。

“如果面子書賬號僅限朋友看到,沒有朋友圈的賬號就可減少被瀏覽的幾率。”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