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說雙溪依舊在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大視界
  • 中国报 ChinaPress

    雖說雙溪依舊在

    幼鷹補習班 李天榮老師



    就在唸小學六年級的某一個大清早,晨雞初唱,爸爸就把我和哥哥叫醒,還叫我們騎腳車跟隨他。

    我自學會騎腳車,從未離開過檳城大路后姓陳園這個椰林村庄,騎腳車經過的路都是泥沙路,車輛也少。

    這一回騎腳車離開這個村庄,心里又怯又喜,怯的是路上車輛如虎狼,我這一個騎腳車技術差強人意的小傢伙,會不會就這么一去不再回頭了呢?喜的是父親終于放心讓我騎腳車上街,在我自卑自己騎腳車技不如人的時候給我鼓舞吧?像小鳥跟著大鳥學飛。

    我們父子三人沿著日落洞路朝著武吉南瑪植物園踩踏,父親不時轉回頭來看我們。

    父親不會駕車,每回父子出門都是徒步來回几公里路,現在能夠騎著腳車同行,這樣的心情特別與平時不一樣。

    我和哥哥推測父親要帶我們到植物園做他的模特兒吧。他喜歡攝影,時常在國內外攝影比賽奪獎。記憶中,我們兩兄弟的影像就曾在早期的星報和海峽時報留下影蹤。其實,我並不喜歡當父親的模特兒,拍一個鏡頭要反复好多回,直到父親滿意為止,苦比樂多。

    不過,這一回,到了植物園,我們並沒有往里頭去,腳車繼續往前踩,有時路陡峭,踩得力不從心,擔心跟不上了。有時下陡坡,不必使力踩,臉色又輕松了。

    一路行一路看著路兩旁的綠色林野,經過峇都烏蠻陸路交通局再往前踩踏,不久就到了正在興建房屋的“世紀花園”。我們把腳車停放在其中一間單層排屋前。爸爸告訴我們還有半年左右我們便要搬來這里,這里就是我們的家,不必再寄人籬下了。

    房子已經建好,就差路面還沒鋪上瀝青。我們在這八百八十八方尺的房子逗留了片刻,又騎著腳車走。我們來到了附近的海邊,有几家漁人正在岸上晒魚網,修補漁船。也有漁人推著漁船到海中央。這時退潮,處處泥沼,漁人要出海捕魚就得把漁船推到海中央,父親就開了攝影機,將這一幕幕晨光景色攝入影機里。

    海的對岸是一座島嶼,那就是麻風島,也叫木蔻山。爸爸說早期島上是麻風病人的居留地,因此叫著麻風島,后來改為重犯拘留所。

    半年后,我們果然如期遷進了這個真正屬于我們的天地。這海邊也是我和母親時常徒步等漁舟在落暮時分回航的地方。我們向收購鮮魚的魚商買魚,價錢比在菜市場便宜多了,而且魚肉鮮美。

    歲月如梭,光陰似箭,匆匆,匆匆,又匆匆,四十余年一晃眼過去了。媽媽在她七十八歲那年過世了,父親四年后也追隨她往生了。父親留下的屋子長年空置,塵封多年后也售賣他人了。

    今年清明節回鄉,長途巴士停在雙溪泥茂巴士總站。我趁時間尚早順道逛了一遍。雙溪依舊在,兩溪中間的椰林田庄消失了,四周商業大廈林立,高架公路平地起;沿岸的漁村變色了,沿岸已大事填土建築高級公寓,稱黃金海岸,窮鄉僻壤已成高尚住宅區。木蔻山已不再是重犯扣留地,唯有雙溪水仍舊慢慢入海流。

    再走回原地,二姐的汽車剛好迎面而來,我上了車直接往峇都眼冬墳場踏青。一路上,種種感觸,涌上心頭:

    雖說雙溪依舊在,

    景色變物已改

    飄飄白霜染雙鬢

    多少前塵往事

    欲敘難從

    欲記難從


    太陽回家時

    蕉賴十一哩華小 陳悅馨

    天怎么變紅了
    啊太陽要回家了
    他笑紅了臉
    他要滿載而歸了
    只因為他為大地奉獻了一天
    你看
    他輕撫著山坡上的小羊
    咩咩咩吃飽了回家吧
    他照應著山坡上的牛群
    哞哞哞吃飽了回家吧

    你看
    他引領著捕捉了
    一天害虫的鳥兒回巢了
    他送著奔波了一天的爸爸回來
    然后它回去它山后的家
    啊太陽啊太陽
    當你回到你的家時
    我也放學回家囉
    我們明天見
    明天見明天見

    hotpic a1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