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方政府受法令限制 沒權禁少年夜晚蹓躂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大視界
  • 告别式
  • 中国报 ChinaPress

    地方政府受法令限制 沒權禁少年夜晚蹓躂

    獨家報導:丘惠萍
    (吉隆坡20日訊)根據交通部、城市和諧、房屋及地方政府部、包括州及地方政府的前任部長和高官,及在職官員的說法,地方政府管轄權限很小,目前沒有地方法令可以禁止未成年少年或孩童夜晚出街或蹓躂。



    “除非中央政府下令指示,但地方政府或執法單位的執行權限還是受到現有各法令,比如兒童法令及交通法令的限制而有所局限,始終治標不治本。”

    從法律角度探討,青少年涉及非法行為或活動,在兒童法令享有法律保障,即不會受到重罰嚴懲,頂多罰款,最終責任依舊是回到父母或監護人身上,而孩子是活生生的人,若自己偷溜出去,連父母都阻止不了,地方政府又如何禁止呢?

    換句話說,內政部副部長拿督努嘉茲蘭促柔州政府制定條例,防止未成年少年在新山市內或要道蹓躂的建議,還是行不通。

    制定條例行不通

    一名不便具名的交通部官員今日接受《中國報》電訪時說,該部執法單位主要聽命中央政府及交通部執行任務,如果中央下令,有關單位將執行工作。

    她說,由于現有交通法令主要管制摩哆、輕型或重型車輛,不包括腳車,執法範圍還是有局限。

    此外,房屋及地方政府部前任部長拿督斯里曹智雄說,無論是未成年少年或孩童夜晚出街或在路上蹓躂,地方政府是沒有類似法令或條例能夠管制或禁止他們這樣做。

    他指出,最重要還是父母及監護人的監管與許可,這些人是現有法令賦予絕對權力,對未成年孩子參與活動或行蹤擁有絕對責任的掌權人。

    他也認為,由地方政府禁止未成年少年夜晚出街或路上蹓躂的舉措行不通。

    李素樺:找出飆車原因根治問題

    為何青少年愛飆車?這才是重點!

    資深律師李素樺認為,大家現在似乎模糊了問題焦點,其實重點不在于政府如何限制或禁止未成年孩子出門或參與非法飆車活動,而是應該深入探討及研究,以找出青少年熱衷于非法飆車活動的背后原因。

    “現今青少年是否生活迷失方向,或覺得生活平淡無意義,所以向外尋求刺激快感?那應是設法將這些迷失的青少年帶回生活正軌才對。”

    她強調,只有找出問題根本,才能對症下藥解決問題,否則治標不治本。

    “非法飆車不只危及未成年人的性命安全,也威脅其他道路使用者的安全,道路也不是飆車的地方,因此,政府應該鑑定相關執法範疇,比如限制成群結隊在路上騎腳車、設定一個有人監視及安全的飆車地點,規定騎士要做足安全措施才允許比賽騎車,即使發生意外,也是腳車與腳車相撞,撞擊程度遠不如遭車輛撞及的重大殺傷力。”

    鄭可揚:孩子出事父母負責

    曾經掌管霹靂州地方事務的前任霹州行政議員丹斯里鄭可揚律師受訪時說,除了中央政府,地方政府無權禁止任何人夜晚出街。

    他說,凡涉及未成年孩子的問題,最終還是要回到兒童法令,該法令的約束及懲罰也是回到父母,政府應該著重在如何加強父母履行監管孩子責任的法定義務。

    他說,現有兒童法令是“孩子出事,父母負責”,基本上,現有法令已足夠用以懲罰父母,對已發生的悲劇都已過去,重要的是未來,政府應如何應對或防範類似問題發生,或許通過制定新法律,加重父母責任,確保更有效履行監管孩子的責任,避免歷史重演。

    hotpic a1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