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聲的笑谷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大視界
  • 中国报 ChinaPress

    失聲的笑谷

    幼鷹補習班 李天榮老師



    當夜幕低垂、太陽老去、華燈初上的時刻,隔堵圍墻的信義會講堂便會傳來一首接一首旋律淡淡雅雅的聖歌,還有爽朗的“哈哈……哈哈……哈哈哈……”聲,像從一個豁然山谷中回蕩,回蕩在鍾靈毓秀的天地裡。

    初次聽到這一陣陣隨著音樂起伏、抑揚頓挫的“哈哈”聲,踏在地上行走的雙腳也禁不住要聞“哈”起舞。

    經過信義會,忍不住轉頭向內顧盼,信義會大樓的底層是供教友活動的場地,此時有約五六十位中年婦女正在一個身材嬌小,剪了一頭短髮,架著一副方框眼鏡的婦女牽引下跳起“哈哈功”舞。她們之中有受洗的信徒,也有不少非信徒,左拍拍手,右擺擺手;左踼踼腿,右跆跆腳,做著健身與健肺運動。

    引導跳“哈哈功”舞的婦女就是蕉賴九支華小的老師–李亞華。那“哈!哈!哈!”聲如發出鐵肺,強而有力,那股音量深深敲在我的心海,繞梁不去,余波回蕩。

    初次結識她,在蕉賴十一哩翠嶺鎮第六區,當時,我和一班居民舉辦聖誕聯歡晚會,她和教友們來唱聖詩,報佳音。

    后來,在一些社團活動見到她主持節目,我對她說︰“你體格小小,體魄充沛,實在了不起,忙著校務,還有時間為教會作出奉獻,又為社團作出貢獻,你真會善用時間。”

    她淡淡地,爽朗地說︰“我這樣平庸的人,不會治理國家,能和坊間朋友這樣在一起開開心心,互相交流,互相扶助、關懷,也是生活的福分,也是一種有意思的生活哪!”

    今年年頭在街上遇見她,她說她退休了。不過,她依舊參與社團活動,她說如果這樣閑著過生活,人很快便會老去,變成廢物。

    最近,信義會講堂沒有傳來她爽朗的“哈哈”聲,也沒有看到那一班婦女在跳“哈哈功舞”。在咖啡店裡遇到一個教友才知道她在一個月前病逝了。

    今夜再走過信義會講堂,頓然悵然,若有所失;那一個“笑谷”,沉寂下來了。忽然感覺這嬌小瘦削、小鳥依人的身軀過去給身邊的人那么多的歡樂,她多不簡單。

    多年前,隨教友去講堂崇拜,聽過李政福牧師這么說︰“我們這一生未必見過主,未必看見耶穌;不過,我們的身邊可能有一個耶穌,他時常扶助你,給你信心,給你力量,給你安慰,給你快樂。”

    此刻,忽然若有所悟,李亞華老師的默默奉獻,她何嘗不是我們身邊的耶穌、貴人。我雖然不是受洗過的信徒。此刻,她已經遠去,我卻又感覺她就在身邊跳著“哈哈功”舞,給我生活的信心。此刻,我感觸到耶穌的使者來了,耶穌來了。耶穌又走了,耶穌的使者也走了。

    李亞華老師,蒙主寵召,願您永遠安息在主懷。


    忘記它,太難

    蕉賴十一哩華小 鍾子陽 5D

    今天是星期日,太陽晒屁股了,我依然不想起身,想睡到九時才下床。

    無奈,房間外的院子裡傳來一陣又一陣怒罵聲和哭泣聲。想賴床的心情早已被這喧鬧,吵吵嚷嚷,打得煙消雲散,灰飛煙滅。

    我穿著睡衣,走到屋外。只見和我同一個屋檐下的人都聚在院子裡,還有幾家聞訊而來的鄰居,人人臉色各異。爸爸神色凝重,媽媽茫然失措。幾個鄰居嘴裡不停惋惜,眼神卻流露隔岸觀火,慶幸這事不是發生在他的身上。

    我很快便了解發生了什么事,爸爸養的兩隻鬆獅犬被匪徒下了毒手,魂歸西天了。魚池裡一對養了兩年余、身長將近一米的紅龍被偷走了。

    這一切,來得無聲無息,叫人措手不及。這一切,發生在夜黑風高的雨夜裡。爸爸說報警也是徒然,沒有目擊者。自我安慰這兩條被竊去的紅龍就當是送給人啦!這兩頭被心狠手辣、有備而來的匪徒毒死的鬆獅犬,就埋在院子的鳳凰木下,為它們辦個“英雄式”葬禮吧!

    左鄰的印裔鄰居木都勸爸爸節哀順變,重新振作,重新來過,忘記過去,迎接未來。

    爸爸點點頭,抹去了左眼眶的一滴淚。

    忘掉過去,談何容易,我一年級時的一本老師送的兒童故事書,被一個妒忌心重的男同學丟進阻塞著污水的水溝裡,那種情景還時時浮在腦海。爸爸的這一個傷痛能這么容易平服、淡忘嗎?我望著那開滿花的鳳凰木,它也和我有同感嗎?不然,它也掉下了幾滴粉淚。

    這棵鳳凰木也為它腳下的兩頭鬆獅犬哀悼嗎?

    hotpic a1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