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大視界
  • 中国报 ChinaPress

    彭亨.王思雲



    她,是個總愛說自己很高但明明就很矮,總是說自己不好看但明明就很美。她,我的同桌,我的麻吉,我的閨密…

    寫作最困難的地方就應該是,腦袋滿滿都是靈感,但一提起筆的那一刻卻不知道該從哪裡開始寫起。

    好想寫出屬於我和她的故事,卻遲遲到如今才願意寫出來。

    高一分班,分到了商科班。44個人。意外的,女生卻多了個單數。

    誰也不肯犧牲自己和男生同桌。

    在印象中,有個她,默默地走到了那空了位置,旁邊是男生的位置坐下。最后面,最角落,最不顯眼的位置。

    不敢和她搭訕。她總是不苟言笑,把臉都繃得緊緊的。偶爾在走廊碰面,也只是點點頭打個招呼,印象裡的她,好冰,好冷漠。

    有時候轉過去看看躲在角落的她,靜靜地凝望著那個看窗外發呆的她。默默地,很快的,一年過去了。

    新年假期前,那個她,拎來了一罐花生餅到班上,轉過身,看著差點被人群淹沒了的她。

    就在那剎那,我們對視了。

    她臉上浮現了我從未看過的表情。她笑了,很是燦爛。“你,要吃嗎?”她拿著罐子走過來,把餅乾湊到我面前。

    我也笑了。拿起塊餅乾吃下。一口口餅乾濃郁的香味溢滿了味蕾。毫無吝嗇地對她稱讚了起來。

    一塊花生餅,翻開了我和她的故事書。

    機緣巧合下,我和她成了同桌。先前習慣了一個人坐的她,多了位鄰居,有點不慣,有點不好意思。

    我打從心裡對她有點小小的心疼。她,到底承受過什么事,讓她如此害怕接受新的友情?我心想。

    那時起,我本能地嘗試和她多聊天。偶爾搭下不搭下的聊天模式,逐漸昇華成了無題不聊的好朋友。

    短短的幾個月,她頑皮的笑容跑出來世面的次數慢慢增加了,整個人不再是腐女狀態。看著她,她好像天使。

    總愛和她轉過身和后面的兩位智障男生玩鬧。日積月累,不得不承認,我也越來越智障了。人也越來越腦殘了。

    就是因為他們和她。

    對,和她。

    原本無心向學的我,看著她每天都很有幹勁地在做練習,溫習功課。我有時遲些回家,離校前仍能看見她默默努力的身影,我也逐漸開始像她那樣做練習。

    在預考前更是對學業全力以赴,留校讀書。有時和她交換讀書心得,互相教對方讀書。

    考完試,考卷分派回來了。有點好勝的她,總愛數落哪科不比我好,哪科差過我。

    然而我則很配合地陪她一起計較成績,過后就一起約定好,下次一定要比對方考得還要好。

    不為什么,純屬為了希望能透過這樣的方式,明年能夠一起到學校,上台,從校長的手中領過成績單,大聲說:“我們成功了!”

    時間從來都不為誰而逗留,就像星星眨了眼,就走到了最后一天和你同桌的日子。

    慶祝會拉開了帷幕。

    大家都忙著拍照,吃東西,聊天。當然我們也沒錯過能夠一起拍照留念,一起互相整對方的時光。

    當大家都在玩遊戲,開始打鬧時,她和我一樣,靜靜地坐在一旁。我遞過我另一邊的耳機,和她一起聽歌。

    好希望就這樣讓時間的沙漏停止流動,就這樣聽著音樂,聽著薛之謙的《醜八怪》,聽著周傑倫的《擱淺》,聽著郁可唯的《時間煮雨》,一直到畢業。

    我的心裡有個她,曾經不怎么愛笑的她。

    我的心裡有個她,曾經那么迷茫在生活圈子的她。

    現在的她,愛笑了,開朗了,活潑了。

    謝謝有個同桌的她。

    她,是個總愛說自己很高但明明就很矮,總是說自己不好看但明明就很美。

    她,我的同桌,我的麻吉,我的閨密-妍樺。

    hotpic a1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