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SMA法令審“24黨”案 最高判監20年 | 中國報 China Press

SOSMA法令審“24黨”案 最高判監20年

(檳城20日訊)22名華裔“24黨”黨徒被控的案件,因是在國家保安(特別措施)法令(SOSMA)下審訊,地庭法官羅斯蘭今日諭令,將案件移交高庭過堂。



地庭法官說,此案必須先在檳城進行登記,才能移交到吉隆坡高庭,由高庭訂下下一個過堂日期,不過,法官要此案盡快進行審訊。

22名被告的控狀大致一樣,指被告于2015年1月1日至2017年1月27日至29日期間,在檳城被指是“24黨”黨徒之一,觸犯刑事法典第130v(1)條文(即犯罪組織成員),罪成可被判不少過5年及不超過20年監禁。

該案件今日過堂,所有22名被告都已聘請代表律師,被指是黨魁的拿督斯里黃長城,其代表律師是丹斯里莫哈末沙菲宜、有2人聘請阿迪慕蘭為代表律師,另19名被告的代表律師是拿督南吉星。



今天一早在法庭外,也聚集了被告們的家屬。

哥賓星辭任代表律師

在該案件首控時,黃長城的代表律師是哥賓星。儘管哥賓星不再擔任黃長城的代表律師,但今早碰巧是檳州首長林冠英被控低價購屋涉貪及商人彭麗君教唆案一案過堂,哥賓星以林冠英代表律師身分出現在檳高庭,而檳高庭與審理24黨案件的推事庭,僅相隔著一條馬路的距離。

哥賓星接受本報記者電訪時說,他不再是黃長城的代表律師,但他拒絕透露原因,指那是他和黃長城之間的事,不需要公開。

22名華裔“24黨”黨徒被控案週一過堂。
22名華裔“24黨”黨徒被控案週一過堂。
黃長城被押下囚車時,左手被拷上手銬,他以右手遮掩鼻口,但全程沒有閃躲鏡頭。
黃長城被押下囚車時,左手被拷上手銬,他以右手遮掩鼻口,但全程沒有閃躲鏡頭。
  警方為策安全,全程出動荷槍特警守衛法庭。
警方為策安全,全程出動荷槍特警守衛法庭。
囚車被的被告隔著車窗向親友揮手。
囚車被的被告隔著車窗向親友揮手。

被告向家人關心寶寶情況

相信久未見到孩子,一名被告在法庭內見到家人時,第一句話就是詢問寶寶的情況。

週一(20日)一早,被告們的親友已聚集在法庭外,等待與被扣留的被告會面,法庭大門一開,被告親友就已坐滿庭內的椅子,甚至還有親友席地而坐,連庭警也說,從未有那么多人坐在法庭內。

被告被帶入法庭時,其中一人高舉雙手向坐在公眾席的家人揮手致意,坐在觀眾席的被告家屬,也“爭取機會”,嘗試與被告聊天。

其中一名被告見到家人后,頻頻向家人問候寶寶的情況,還詢問寶寶有沒有來法庭。

另一方面,約有20名特警及警員,荷槍實彈嚴陣以待,押送22名被告前往地庭過堂。

為了不讓過堂程序受影響,在進行過堂時,庭警將地庭出入門上鎖,阻止民眾開門進出。

高喊政府捉冤枉人

22名被告乘坐囚車抵達檳城法庭時,有人高喊“政府臭啊!政府捉冤枉人!”

相信是被告親屬的婦女也在囚車旁大聲附和,囚車內也有人高喊:“Bebas SOSMA!”和“Lim Guan Eng!(林冠英)”

被指是黨魁,擁有拿督斯里勛銜的黃長城,身穿藍色運動T恤,他被押下囚車時,左手被手銬扣著,他以右手遮住口鼻,但並沒有閃躲鏡頭。

至親離別揮手掉淚

等了5個小時,只能隔著囚車車窗見到親人一面,一些被告的媽媽看到囚車離開法庭時,一面對著囚車內的孩子揮手,一面掉淚。

22名華裔“24黨”黨徒被控案週一(19日)過堂,他們在早上8時被帶到檳城法庭,5小時后至下午1時35分才被帶離法庭,他們的親友也從早上等到下午。

他們被押上囚車帶離法庭時,親友們紛紛嘗試近距離和親人說上兩句,但也只能隔著囚車車窗見一面。

其中有被告親友帶著書籍想交給被告,但被警方阻止。

在等候的被告親友中,有老有小,其中有親友抱著嬰兒到法庭。

被控的24黨徒們被帶抵法庭時,囚車內一直有人喊「Bebas SOSMA!」
被控的24黨徒們被帶抵法庭時,囚車內一直有人喊「Bebas SOSMA!」
警方押送24黨黨徒上庭時,出動荷槍特警駐守。
警方押送24黨黨徒上庭時,出動荷槍特警駐守。
警方押送24黨黨徒上庭時,出動荷槍特警駐守。
警方押送24黨黨徒上庭時,出動荷槍特警駐守。
被告親友們向黃長城的代表律師莫哈末沙菲宜(面向鏡頭中者),追問案情。
被告親友們向黃長城的代表律師莫哈末沙菲宜(面向鏡頭中者),追問案情。


攝影:陳麗玉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