嘀嗒嘀嗒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大視界
  • 中国报 ChinaPress

    嘀嗒嘀嗒

    阡陌 吉打日得啦中學



    朱雀橋邊野草花
    烏衣巷口夕陽斜
    舊時王謝堂前燕
    飛入尋常百姓家

    ——題記

    人們常用「滄海桑田」、「物是人非」等字眼來形容世事的變化、世道的轉變、時空的遷移,篆寫了人類的無知和渺小,更刻畫了宇宙的奧妙。

    的確,世上沒有什么是永恆的——流星劃破天際的轉瞬即逝、煙花在蒼穹中灼灼其華、絢爛奪目的曇花一現、季節轉換的春去冬來……就是明白了這個道理,才更突顯出把握當下的重要性。

    硬要說有什么是永恆的、萬古長存的,那么在我看來,便是時間的流動。

    時間好比流淌在林立的岸間的流水,翻騰不息、蓬勃生機。它不為任何事情而稍作停駐,不為燦爛的風景而稍作停留;它只顧往前走、向前看,永不回首。說它殘忍?不,我倒覺得它多了一份瀟灑、自由。它不受任何事物的拘束,猶如脫韁的野馬,自由自在地在遼闊無垠的草地上奔馳;如輕巧的燕子,瀟灑如意地穿梭于花柳間,在蓬篙間愉悅地飛舞;如無憂無慮地魚兒,愜意快活地在清澈純淨的小溪裡游來游去。

    時間是公平的。它公正地給了大家一天的24個小時,一小時的60分鐘,一分鐘的60秒。時間的流動是永恆的,任何事情都會隨著時空的推移而產生變化,任何事物都會消失,可唯獨時間不會消失。

    時間是一切的源頭,也是一切的盡頭。

    時間縱觀著一個時代的始終、歷史的進程。時間彷彿是世事變化的見證者,可又同時是一切事情發生的造就著,更是一切的一切的終結者。

    人們一天的生活離不開時間,我們的一生皆是由時間推砌而成。例如當有人問你的歲數時,你自然而然地回答你活至今日的第幾個年頭。于是我漸漸地明白了一個道理——在未知遙遠的時空當中,人類不過是地球上暫作停留的過客,好比幾十萬、百萬年前稱霸自然界的恐龍般,輕而易舉地就被埋沒、淹沒于時光的洪流當中。

    也許在遙遠的未來當中,人類最終凝固為博物院裡的標本,變作模糊的、薄薄的圖片,化成散散點點的傳說,供未知的生物欣賞、傳頌、歌唱。

    而當「人類」此物種已消逝,當身邊的一切皆已改變,當地球不再被稱為「地球」,唯一不變的,仍是時間的流動。

    嘀嗒、嘀嗒……

    或許,世人口中所謂的「神」,不過是「時間」的另一個代稱。

    hotpic a1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