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游大觀園‧是旅行? 還是逃難? | 中國報 China Press

旅游大觀園‧是旅行? 還是逃難?

我們千山萬水終于來到磨丁,先拍張照留念!
我們千山萬水終于來到磨丁,先拍張照留念!

文、圖:羅柏念



辦好入境手續,我們步行到會曬鎮上。

我們一邊走,一邊問阿丹,車是否有空調、是否有軟椅……

並把一整天坐鐵椅雙跳車的經歷告訴他。

阿丹笑說:「你們被雙跳車嚇壞了。這裡不用坐雙跳車,坐五星級游客保姆車,OK?」

阿丹一通電話,就有寮國朋友替他安排一輛載客專用車,效率真高,不愧是地頭蛇。

安排好車后,我們笑著跟阿丹說:“我們很久沒吃飯了……”阿丹知道我們全程以干糧零食充飢后,笑問我們:“你們是逃難還是旅行?”

吃晚餐時,阿丹問我們怎麼會想去西雙版納,他就是因為在那兒呆大的,呆到想吐了,所以才到清邁去。

這時,他一時興起,拋起墨水來,他問:“你們知道旅行是什麼嗎?”

接著他又說:“旅行就是:從一個你待到想吐的地方,去到一個另外一個人待到想吐的地方……”我覺得這句話滿有意思,于是馬上取出攝錄機,要求阿丹重複一次,讓我錄下來。

在仙境嘗雲南風味

車子沿著湄公河走了一段路,沿途還可看到對岸的泰國;我心裡向她道別,同時說:“I’ll be back!”

同樣的,寮國境內也埋伏著許多“水戰游擊隊”,不時出現在路邊“襲擊”我們的車。不過,因為我們的“五星級游客保姆車”門窗密閉,大家舒適地享受冷氣,並且在隔音的情況下,欣賞沿途風景。窗外的“水戰游擊隊”看來就像在電視熒幕裡表演一樣。

如果說泰國境內那段山路是九曲十三彎的話,那寮國就是九曲十三彎的二次方或三次方吧?

當司機叫醒大夥兒時,已到達寮國邊境鎮上。這時已是深夜。

熟悉當地的阿丹說:“走,帶你們去吃雲南風味,不用挨杯麵。”說著便叫司機拐進一個巷子裡。

用柳暗花明又一村來形容眼前所見,最貼切不過。從幽靜街道一拐進這巷子,眼前突然出現另一番景象。兩大燒烤大排檔,搧出陣陣燒烤熱煙,加上夜霧瀰漫,整條巷子煙籠霧罩,仿如仙境。大排檔擺放著許多桌椅,幾乎坐滿食客,場面壯觀。

大家看到眼前情景,無不興奮得哇哇聲,迫不及待衝下車!一下車,大家又是另一輪的“哇哇”聲,車外溫度遠比車內冷氣低,冷得我們幾乎要跑跑跳跳來取暖。阿丹告訴我們,磨丁氣候與雲南相近,日夜溫差很大,白天很炎熱,夜晚可以變得極冷。

“版納燒烤”發出陣陣香味。
“版納燒烤”發出陣陣香味。

寮國境內出現中國警車

來到大排檔前,抬頭一看,所有招牌都是中文字,寫著“雲南風味”、“版納燒烤”之類的,座上食客也都是中國人,聽到的高聲交談都是華語。我不特別驚奇,這裡雖是寮國境內,但邊境地區,出現許多中國游客或販商不足為奇。

接著我被眼前所見搞懵了!我看到一輛中國公安車駛過,而且是在慢駛中,表示這輛中國公安車是在巡邏!怎可能?寮國國土上,有中國公安車巡邏?我有眼花嗎?

“阿丹!”我馬上抓住阿丹,勢必要問個清楚,太不可思議了!

經他講解,我才知道所見非假,雖然那麼難以置信。

原來,磨丁現在屬于“中租界”,中國政府向寮國政府租用磨丁這塊土地,為期99年。也就是說,磨丁在租期內是屬中國領土,屬中國管。所以,我才看到中國公安車在寮國磨丁巡邏。

我們叫了滿桌串燒以及兩大碗過橋麵線,都是雲南風味。在20℃冷颼颼的深夜,享用熱辣辣的版納串燒、熱騰騰的雲南過橋麵線,簡直是人生一大享受!

摘自大將出版社《走路進雲南》
摘自大將出版社《走路進雲南》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