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待的心情 | 中国报 ChinaPress

期待的心情

蕉賴十一哩華小 李家維 4M



補習班裡的壁報欄上貼著廿余篇的作文剪報,沒有一篇是我的作品。

每個星期的最后一天,李老師都會給我們寫作文。有些同學的作文改回來了,李老師會派稿紙給他們謄抄。班上的同學都知道,李老師會收集了這些作品寄到《中國報》的“童年樂”去,作品發表,李老師當天就會發稿費給作品被發表的同學。

我也期望我的作文被修改,然后李老師派稿紙給我謄抄。這樣,我就會有作品上報,還有六令吉稿費領了。

可惜啊可惜,我左盼右盼,望穿秋水,李老師都沒有給我謄抄過一篇作文。

有一天,我忍受不了啦,我走上前去問他為什么不給我謄抄作品呢。他回答說:“你再用心習寫吧,等你的文筆成熟,你的文章有特色時,我一定會幫你修飾,再給你謄抄,你不要操之過急。”

我千等待,萬等待,今天,李老師終于發稿紙給我謄抄。李老師說:“你別高興得太早,未必會發表的呀!如果失敗了,要努力學寫,等待下一個機會。我要看你的文章內容值不值得修飾,所以,每一次下筆要認真構思。”

我點點頭,要是這篇稿不能發表,我一定會堅持寫下去,百折不撓,肯定會有成功的一天。


《失聲的笑谷》發表時

幼鷹補習班 李天榮老師

鄭爺爺:

早上在菜市場最后一個檔口,賣茉莉花的老印裔攤檔遇見你。你說翠岭鎮第六區的拿督公誕就快到了,要我安排兩個晚上的影音伴唱音響設備給你。你說我的阿Hia于2月18日早上9點03分蒙主恩召,魂歸天國,他雖是基督徒,不過從該區舉辦第一屆拿督公誕至今,他都不會因自己是基督徒而對你們舉辦的這項活動視而不見,反而會去找社會聞人籌捐經費,讓每年的拿督公誕辦得紅紅火火。這一屆將舉行的拿督公誕少了一個他,少了一個籌措經費的人,你們還會辦下去,並會安排一段時段,讓每一個歌友上台唱他生前喜愛唱的歌,紀念他,追思他。我聽了為之鼻酸了,千頭萬緒一一湧上心頭。

我的Hia,許森晉,我的七哥,雖然不是我的親兄弟,這份交情比親情還深厚堅毅,你們都看在眼里。爺爺啊爺爺,你也不是我的親爺爺,隨你的內孫稱呼你爺爺,十七年來,越叫越情真意在,這種微妙的情意結,你會體會啊!

人的一生有起起落落,浮浮沉沉,公元2000年,他身處在生活最潦倒的時刻,在農曆新年前夕,他來見我,問我可以不可以做他的宋公明,他做我吃飯的朋友。

我的出身寒微,而他竟然來見我求助,我頓然感覺這是一種榮耀。我怎能忍心拒人于千里之外。我掏了我身上僅有的,讓他一家可以度過一個快樂的春節。

往后的日子,你們都看到他的生活一天比一天精彩,而我還是一樣過著朴實無華的日子。我要出遠門,他都會義不容辭地駕車來接送我到車站,可見他的情義多重啊!他並不會因生活懸殊遠離我啊!

去年11月上旬,我要他注意我在《中國報》童年樂的一篇文稿《師生寫:失聲的笑谷》,誰料,還沒等到此文發表,他卻先走了,我捶著胸口,捫心自問,他為什么不多等半個月才走啊!

今天下午5點,我還在處理學生的文稿准備明天寄發,一個學生問我:“老師,你這次有沒有准備了師生共寫文稿?當你的稿件發表了,你有什么感覺?”

我凝視著壁報欄的《失聲的笑谷》,埋怨著他怎么走得這么倉促啊!

阿Hia(潮州語,哥哥、兄長的意思),我的七哥,願我在寫著這段文字時,你的神靈也隨著我的筆尖起伏。願你在天堂的那一邊,充滿喜樂,洗脫凡間的煩憂。

爺爺,我也祝福你4月22日的神誕活動順利舉行。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活动简介
暂无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