駱志豪:詩念廈門 | 中國報 China Press

駱志豪:詩念廈門

(一)



第一次,

帶著媽媽衝上雲霄,

帶著她漂洋過海,

帶著她來到他的故鄉,

帶著她來到白鷺翱翔的樂園,

第一次,母子游廈門。

(二)

旅程中,

來回中馬兩地的鷺陽表哥日日相伴,

帶著我們北上南下,東闖西遊,

希望我們可以在短短幾天內感受廈門的奧妙。

可惜,

天不作美,斷斷續續下著綿綿細雨,

搞得我們都得撐傘逛景點,

暗自后悔沒把御寒衣物帶來,

暗自吶喊,

炎熱的夏天,說好的約定呢?

太陽公公,晴朗的天空,你們去了哪裡?

不過,

表哥說,

我倆把雨帶來了廈門,

滋潤了久旱的大地,

豐收與財富也不遠了,

老人家常說,

雨水為財,

難道我倆其實是財神母子?

其實,

這場雨也來得挺妙,

它讓穿著夏天衣裳的廈門披上秋天的外套,

近處大廈浪漫地蒙上一層白色婚紗,

遠處高山瀰漫著仙境般的青煙,

走在雨水洗滌后的街道上,

一切額外清新,心裡額外寧靜,

挺有廈門細雨浥輕塵的意境,

感恩這場細雨伴著我倆探索廈門之美。

旅程中,

迷上了廈門大學和集美學村的雅致氛圍,

迷上了曾厝桉熙來攘往的熱鬧,

迷上了夜裡在中山路漫步雨中的浪漫,

迷上了處處湖景的公園,

迷上了鼓浪嶼上的富有異國色彩的建築群,

迷上了大街小巷裡噱頭十足的創意廣告,

迷上了僅靠一元就能四通八達的便利公交,

迷上了公民意識極高的文明社會,

迷上了表哥表姐及表嫂們的可口廚藝。

迷上了路邊有海,海上有鷺的美麗島城,

迷上了廈門。

(三)

五歲時,我承諾,

長大賺錢后一定要來廈門探望在這

裡土生土長的大姑,

大姑從黑頭等到白髮,

隔了20幾個春秋,

承諾方才實現。

甫見面,

慈祥的大姑雙手猛握著我的手掌,

嘴上是簡單幾句再也普通不過的問候,

手心上的溫度卻似乎若有似無地暗示著多年未見的思念,

對當年小志豪的思念,

或許如今的大志豪無法像當年的小志豪那樣與大姑特別熟絡,

但當年和大姑一起共游檳城的畫面,

完全沒有被時間吞噬的痕跡,

只有更鮮明地在腦海裡不斷地重播,

再重播。

在廈門數天,

年近90的姑丈非常貼心,

貼心的他總會在吃飯前為我們遞上紙巾,

方便我們拭擦吃得油油得嘴角;

聽說我愛吃扁食,

就毫不猶豫衝到公寓樓下去買了一大鍋,

再爬四層的樓梯上來;

聽說我很愛書,

便總是忙著把許多經典的書籍搬出來,

兩人坐在沙發上,一起捧著書低下頭,

思緒各自往書裡的故事沉澱,

我很想把那個畫面繪成一幅畫,

那幅畫的名字叫《爺孫倆》。

如今,我想再次承諾,

一定要再回到廈門,

回去看看他們兩位老人家。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ChinaPress
如我们的隐私政策所述,本网站通过使用COOKIES确保您在浏览网站时获得最佳体验。
如果您继续使用我们的网站,即表示您同意我们的隐私政策并接受我们对此类cookie的使用。有关详细信息,请单击“查找更多”
As described in Privacy Policy,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to ensure you get the best experience while browsing the site.
By continued use, you agree to our privacy policy and accept our use of such cookies. For further information, click FIND OUT MORE.
I AGR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