骆志豪:诗念厦门 | 中国报 China Press

骆志豪:诗念厦门

(一)



第一次,

带着妈妈冲上云霄,

带着她漂洋过海,

带着她来到他的故乡,

带着她来到白鹭翱翔的乐园,

第一次,母子游厦门。

(二)

旅程中,

来回中马两地的鹭阳表哥日日相伴,

带着我们北上南下,东闯西游,

希望我们可以在短短几天内感受厦门的奥妙。

可惜,

天不作美,断断续续下著绵绵细雨,

搞得我们都得撑伞逛景点,

暗自后悔没把御寒衣物带来,

暗自呐喊,

炎热的夏天,说好的约定呢?

太阳公公,晴朗的天空,你们去了哪里?

不过,

表哥说,

我俩把雨带来了厦门,

滋润了久旱的大地,

丰收与财富也不远了,

老人家常说,

雨水为财,

难道我俩其实是财神母子?

其实,

这场雨也来得挺妙,

它让穿着夏天衣裳的厦门披上秋天的外套,

近处大厦浪漫地蒙上一层白色婚纱,

远处高山弥漫着仙境般的青烟,

走在雨水洗涤后的街道上,

一切额外清新,心里额外宁静,

挺有厦门细雨浥轻尘的意境,

感恩这场细雨伴着我俩探索厦门之美。

旅程中,

迷上了厦门大学和集美学村的雅致氛围,

迷上了曾厝桉熙来攘往的热闹,

迷上了夜里在中山路漫步雨中的浪漫,

迷上了处处湖景的公园,

迷上了鼓浪屿上的富有异国色彩的建筑群,

迷上了大街小巷里噱头十足的创意广告,

迷上了仅靠一元就能四通八达的便利公交,

迷上了公民意识极高的文明社会,

迷上了表哥表姐及表嫂们的可口厨艺。

迷上了路边有海,海上有鹭的美丽岛城,

迷上了厦门。

(三)

五岁时,我承诺,

长大赚钱后一定要来厦门探望在这

里土生土长的大姑,

大姑从黑头等到白发,

隔了20几个春秋,

承诺方才实现。

甫见面,

慈祥的大姑双手猛握着我的手掌,

嘴上是简单几句再也普通不过的问候,

手心上的温度却似乎若有似无地暗示著多年未见的思念,

对当年小志豪的思念,

或许如今的大志豪无法像当年的小志豪那样与大姑特别熟络,

但当年和大姑一起共游槟城的画面,

完全没有被时间吞噬的痕迹,

只有更鲜明地在脑海里不断地重播,

再重播。

在厦门数天,

年近90的姑丈非常贴心,

贴心的他总会在吃饭前为我们递上纸巾,

方便我们拭擦吃得油油得嘴角;

听说我爱吃扁食,

就毫不犹豫冲到公寓楼下去买了一大锅,

再爬四层的楼梯上来;

听说我很爱书,

便总是忙着把许多经典的书籍搬出来,

两人坐在沙发上,一起捧著书低下头,

思绪各自往书里的故事沉淀,

我很想把那个画面绘成一幅画,

那幅画的名字叫《爷孙俩》。

如今,我想再次承诺,

一定要再回到厦门,

回去看看他们两位老人家。


*本网站有权删除或封锁任何具有性别歧视、人身攻击、庸俗、诋毁或种族主义性质的留言和用户;必须审核的留言,或将不会即时出现。
活动简介
暂无活动
看影音热议更多
ChinaPress
如我们的隐私政策所述,本网站通过使用COOKIES确保您在浏览网站时获得最佳体验。
如果您继续使用我们的网站,即表示您同意我们的隐私政策并接受我们对此类cookie的使用。有关详细信息,请单击“查找更多”
As described in Privacy Policy,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to ensure you get the best experience while browsing the site.
By continued use, you agree to our privacy policy and accept our use of such cookies. For further information, click FIND OUT MORE.
I AGR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