架勢堂‧即使演小腳色,都要做足功課 獅子山下拼搏精神 | 中國報 China Press

架勢堂‧即使演小腳色,都要做足功課 獅子山下拼搏精神

20170619interview01



特約:子若
圖:陳梓健、受訪者提供
今日登場:香港音樂劇金牌領軍/演戲家族藝術總監 彭鎮南

人生路從來都不可能好走,但,有的路不怕難走,重點是要走得有決心!

香港演戲家族藝術總監彭鎮南,走上音樂劇金牌領軍之路,並於2008年獲英國文化協會選為“60位香港知名英國畢業生”之一,以表揚他在舞台界的傑出成就。



這或許是於獅子山腳下成長的他,與生俱來的核心精神與價值觀吧!

自幼愛演 手執樹枝當劍使

眾所周知,獅子山是香港人艱苦打拼的精神化身,彭鎮南的童年正是在獅子山下度過,“只要走上天台,我就會一面對著獅子山,另一面則對著啟德機場了。”

在人生走至50歲之際,彭鎮南回顧他的孩提時代,“我是個野孩子。”

父母親以經營茶樓把他們8兄弟姐妹拉拔長大,“由於爸媽終日忙於維持8個化骨龍的溫飽,以致很少時間理會我平日的生活,所以,習慣了不在家的我,每天到時到候就得自行回家用餐,錯過了開飯時間,該餐就自行負責了。”

在這段純真的年代裡,他跟香港許多孩子一樣,靠著香港粵語長片的滋養長大,“每一次看了一部劇,都會在街上找童年玩伴一起扮演劇中角色,隨地隨手撿起的樹枝或木棍,都可以用來當作復仇的劍。”

呼朋喚友搬演童話

在那個父母不曾為他們添購任何玩具的年代裡,無意中造就和鍛煉了他超強的模仿能力,“我試過從菜市裡撿了些爛菜,然后,在街邊與小朋友飾演起小販來。”他把生活搬進了他游戲世界,這種活動與互動卻是讓他感受到無比的樂趣。

“我的童年是非常愉快的!”這無拘無束的童玩日子,林林種種好玩又刺激的玩意兒,好比“跳鞦”、“摸盲雞”都少不了他的份兒,他身上可說是傷痕纍纍,還即場向我展示“戰績”!

在生活中不知不覺養成的演戲絕活,把他帶上了戲劇舞台!“唸小學時,家住的地方樓下有個青年中心,辦了一個戲劇比賽,我問主辦方:那是什麼;對方回說:就自己做一段戲。”

於是,他把平時玩在一起的同伴找齊,再一起玩,他笑稱:“這一回,劇情優雅點。”他採用安徒生創造的童話人物造型,“我特別喜歡他筆下人物穿的長襪子和半截褲子跟衣服,感覺特別漂亮。所以,很想試一下。”

這算是他生平第一次參與戲劇的演出,“我也忘了自己編寫了什麼故事情節,大概是將平常日子裡做的尋常事或是想到的事,統統移植到劇情裡,並指導朋友如何演出來。”原來,他自幼就表現出導戲的本能,“這也成了我記憶中最早的演戲經歷,可以說,冥冥中注定要走上這條路!”

選讀工商 仍忘不了戲劇

升上中學,“終於遇到第一個戲劇老師!”那一年,彭鎮南唸初中三。當時學校要參與一個反吸煙的戲劇比賽,他甚感興趣而前去面試,最終獲得扮演“煙精”的角色。

“這個戲很劇場化,他們把椅子當成棺材,還要打油詩。”這種戲劇手法,對當時的他而言,“既特別又新鮮。”結果,他的劇組奪了冠軍!

這個具振奮作用的成績,鼓舞了他跟同學們在學校創立中文戲劇組,並在往后的中學生涯裡,大量參與戲劇的匯演和比賽、與小劇場有所接觸,甚至開始自創劇本的初體驗。

中學畢業后,他在大專學院選修了工商管理,“對很多人而言,這科系仿彿是未來的一盞明燈。”兩年裡,他考取很不錯的成績,期間,又偏偏給他遇上院校裡的戲劇部,重燃他投身戲劇的熱情,促使他思考未來之路多了一個選項。

在修讀工商管理的過程中,他自知那是在“交功課”,對于他並不難,但箇中滋味其實很沉悶,反倒是課餘時間參加戲劇部活動,帶給了他無限歡樂。

“在上哲學課時,老師給我們講了一個關於金池塘(On Golden Pond,這是一部根據同名百老匯舞台劇的著名美國電影)的故事,在我腦海裡留下了深刻印象。”他這邊廂知道自己喜歡聽故事,那邊廂則試圖想像完成工商管理科系后的前景。

20170619interview02

選你所愛事業 才會成功!

彭鎮南並不認為自己會喜愛待在銀行裡工作,事有湊巧,當時甫成立一年的香港演藝學院正在招收學生,“我拿了報名表格,並對自己說:填一填無妨呀!”他隨后需要呈獻一段天才表演,抓破頭腦也不知道自己有哪方面天份,結果憑著一支舞蹈和一段自創獨白,從2000個報名者當中,成了5個雀屏中選的其中一人。

他拿著這個難能可貴的錄取單跟媽媽商量,誰知道,媽媽隨意的一句“你喜歡就讀咯”,讓他沒有完全讀懂媽媽的意思,他的心,仍然戰戰兢兢;他不得不尋求劇社一位師姐的意見,對方對他說:“如果你想要一個成功的事業,那一個事業必須是你自己喜歡的。”他完全開竅了。

后來的3年裡,他盡情地徜徉在戲劇的懷抱裡,“我去到了另一個天地!”在這天地裡,同學間的親密互動、彼此暢所欲言,還有導師授課時的自由自在,顛覆了一直以來他對學習刻板印象,這就是他嚮往並且享受的學習之路。

不放棄任何機會接近夢想!

從演藝學院畢業后的首3年,是痛苦的開始!“香港劇團不多,也不能盡收所有畢業生,即便當個自由演員,也不常有工開;即使開工也長時間在等待中度過。”在前路茫茫的情況下,彭鎮南跟同學們創立了演戲家族。

“大家擁有同一個使命感,除了做自己喜歡的事情,還要以一己之長推動香港劇壇,並讓更多人看見我們的專業。”當年,演戲家族每年做一部戲劇,為了讓劇團可以走得更遠更長久,每個團員都得分頭去找工作。

“我去當銷售員,沿著一間一間工廠兜售影印機。”他笑言,通常都吃閉門羹。當時,他白天賣影印機,晚上則排戲,“每天幾乎耗盡所有能量。”這樣的生命狀態擺在眼前,他的生理與心理都難以接受,“但,沒有怨恨過當初轉系的決定。”

“只要有面試活動,我都會把握機會,不容錯過。”一年后,他得到一個機會當香港電台兒童節目的主持人,馬上辭掉銷售員的工作,“儘管新工作是短暫的,但至少在節目裡當‘科學博士’,比較接近自己想要做的事。”輾轉間,他又當上一個節目導演的製作助理,這就是所謂的“先有生活才能有夢想”吧!

后來,因演戲家族的一個演出后,他的演技被認同與相中,而進入無線電視當演員,“我是一個不會放過任何機會的人,因為沒有嘗試過,永遠都不會知道結果。”他與無線簽了一年合約,“終於當上全職演員。”

羅蘭、蘇杏璇 給的安慰與肯定

彭鎮南參與過的電視劇包括《奇情小男人》、《壹號皇庭》等劇集,對他而言,這是一個大開眼界的演藝旅程,然而,天性無拘束的他,卻怎麼可能被約束呢?“我經常會針對劇本、演繹或說話方式,提出自己的意見。”

他曾為了配合在戲裡一幕假扮乞丐跟蹤他人的戲分,而要求化妝組同事給他一個配合那個劇境需要的假髮。當時,他只是一個初來報到的“茄喱啡”,對方不認識自然不會採納意見,並狠狠拋下“乞丐也要選頭髮”一句話,“確實被傷害了,因為我還是一個相當堅持己見的人。”

不擅於舌頭打轉的他,平時就得罪了不少人,自然而然引起很多人對他有意見,甚至刻意在對戲時刁難他。但人間始終處處都有溫暖,有過一次不愉快經歷后,資深演員羅蘭姐不僅以安慰的眼神對著他,並在拍完后選擇跟他聊天,“我能在她身上感受到一股溫暖,這讓我非常敬重她。”

這個圈子裡所發生的點點滴滴,往往在他理解之外,但他對本身的演出,哪怕是一個小角色、一句簡短的話、一個短暫的鏡頭,始終都付出最大的認真與堅持,“我都做足功課。”

在另一個與香港著名甘草演員蘇杏璇面對面對戲的他,為了做好這一段對手戲,他在廠內靜心地培養情緒。拍完以后,他從別人的口裡得悉,蘇杏璇后來給他下了個“他會做戲”的評價。聽罷,開心打從心底發出來,“她是一個認真的好演員,可以得到如此分量人物的認同,絕對開心!”

從銷售員、兒童節目主持人、節目助理、電視劇演員,彭鎮南從來不放過任何一個可以跟夢想更接近的機會,“因為沒有嘗試過,永遠都不會知道結果。”
從銷售員、兒童節目主持人、節目助理、電視劇演員,彭鎮南從來不放過任何一個可以跟夢想更接近的機會,“因為沒有嘗試過,永遠都不會知道結果。”

努力寫下不朽香江名句

從羅蘭姐的溫暖眼神,再到蘇杏璇的好評,儘管是個小動作,它卻可以給人帶來溫暖和關懷,“這些小舉動確實起了安慰作用,並讓自己有力量走下去!”與無線的一年約滿后,他毅然離開並繼續演戲家族的事業。

正是那一年,他與鍾志榮合作推出了后來大受歡迎並獲得好評的原創音樂劇《遇上1941的女孩》,從此他跟演戲家族走上了一條康莊大道,深耕多年,成績斐然,堪稱為香港旗艦音樂劇團。

看他一路走來的故事,完整詮釋了一個香港人慣有的刻苦耐勞、不屈不撓的拚搏精神,印證獅子山名曲中的其中一句歌詞:“我地大家/用艱辛努力寫下那/不朽香江名句”!

人生路走到今天,他說:“未來一定不可能再轉工了!那麼,自己可以做到多少就做多少吧,儘管有時覺得疲累,並渴望擁有長達一年的假期,可以過回演員的日子,讓我去放任、讓我去生活!”

然而,他也明白,任何好作品需要沉澱、需要生活、需要機緣,才能成事。是以,這位香港音樂劇金牌領軍人物,繼續讓自己走在音樂劇的路上,必須再闖蕩,一次又一次地闖關!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Copy Protected by Chetan's WP-Copyprotec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