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社闻人郭鹤尧系列: 郭老被绑架“听天由命” 不再想自杀

◤华社闻人郭鹤尧系列第2篇◢

亚洲富豪、香格里拉酒店创办人郭鹤年的堂兄郭鹤尧,一生积极服务新山华社,在平凡人生创出不平凡;《中国报》全新地方网《柔佛人》与你一同回顾郭老不平凡的一生……

1987年6月30日晚上,郭老第2次被绑,与上次绑架事件,相隔了3年。

这次,绑匪似乎是“食髓知味”,企图从郭氏家族再刮一笔巨款。

当晚,郭老是到新山中华公会开会,讨论新山淡杯培华华小校地搬迁问题。

出席会议的还包括公会的3名代表及淡杯培华校友会的8名代表。

会议在10时左右结束后,郭老又如往常一样,独自驾车回彩虹花园的住家。

离开中华公会,当时他忘了开亮车灯,而驾车跟在后面的周光发州议员还不断鸣笛提醒,直到行驶到国泰戏院时,才发现自己的车子没有亮灯,但并没有注意到是否有车子在跟踪他。

然而,就在他驶入彩虹花园遮劳路,老友符传曙住家前,因路上有个小路丘而放慢车速时,一辆“豪华”牌轿车越过,并在遮劳7路拦截了去路。

郭老第二次遇绑地点。

3名匪徒跃下车,一人还持有手鎗,把郭老强拉出来,推入匪车内。郭老惊觉情况不妙,被匪徒从车内强拉出来时,还对着符传曙的家,高喊:“老……符……”

强挟在匪车内,郭老被逼低下头,不准抬头看。但依十几分钟的车程和路线,郭老猜想匪徒应是将他载到水塘路一带。暗忖:糟了,这次又被绑架。

华社又愤又怒 再动员促放人

拿督郭又失踪。这次的消息传得很快,成为街头巷尾,人人议论的话题,既怨叹又愤慨。

全体华社各界自发性的“社会运动”,再次掀起。这次,众人的言词变得更为愤慨及怨恨而鼓噪起来。不仅呼吁绑匪放人,同时还呼吁全国各界关注郭鹤尧失踪的事件,并希望通过动员社会力量,协助寻找线索。

新山华社以宽柔四小迁校、申办宽柔学院、新山福建会馆被州政府征用后,善后的部署工作、柔佛古庙修建、淡杯培华小学迁校等问题,正等待拿督郭回来解决。

当年,宽中全体5000多名师生再度聚集大操场,大集会历时15分钟,以沉重的心情,为董事长失踪3星期,表现出无限的关怀和焦虑。

而这期间,除了前述的宽中5000人师生大集会、宽小及国光万人师生大集会及全国各地各界华团发表文告、挂布条、登广告等义举,表达了对郭老安危的焦虑和关切之情外,甚至还有人到柔佛古庙上香,祈求神明保佑郭老;到教堂为郭老而祷告。

8月23日,在宽柔二小4层楼活动中心的动土典礼上,宽柔董事黄复生及曾振强再次异口同声要求放人。

8月28日,郭老失踪至今已经60天。柔州汽车商公会印刷了2万张海报,展开了“贴海报寻郭鹤尧运动”。

海报除了印上“请释放华社领袖郭鹤尧。我们需要他!”“协助寻找他!拿督郭鹤尧”的中文字样及拿督郭的照片外,海报上也印上马来文。

新山华社领袖到古庙上香祈福,期望绑匪放人。

被禁锢74天 警歼匪成功救人

9月12日,案件出现料想不到的转机,郭老被绑的第74天。这一天,郭老醒来得特别早,独自在禁锢的房内发呆。

凌晨4时,突然听到“卜卜卜”声,紧接着就有人冲进房间,其中一人对郭老说:“拿督,不要怕,我们是警方人员。”接着另2人向他扑了上去,把他按下地面(保护他)。郭老来不及思索,心中一惊:“不怕?怎么不怕!吓死我了!”

即刻就听到有人喊“Tembak”,卜卜卜卜卜,一阵鎗声,然后又是一声“Berhenti”,一切又完全回归静止。

没一会儿,一名警官终于出声说:“拿督,可以出来。”接着就护着他匆匆离去,不准他多看。

警方人员迅雷不及掩耳的突击行动,在未伤及肉票分毫的情况下,一举击毙5名绑匪(其中一人是女性),成功救出郭老。

脱险后,郭老在接受记者访问时追忆说,6月30日他在彩虹花园住家附近遭拦截被掳后,被载到一间洋楼,关在一间有冷气设备的房间里,他身上的自卫手枪在抵达禁锢地点时,才被夺去。

在禁锢的冷气房间,有一台小收音机。一日三餐,每隔一个星期还会买一条香烟给他。但在这期间,平时烟瘾不轻的郭老由于很气绑匪,竟然可以不抽烟。

郭老笑说,经过第一次“经验”,当他再度受困时,已不似首次般曾多次萌生自杀念头,而这次只是“听天由命”地度过了这74天的禁锢日子。

明日预告:郭鹤尧3岁乘船来马,整整花了一个星期的时间抵达新山,从此展开他人生的奋斗史。如往事如烟,一幕幕浮现于脑海;初来光景,宛如昨日……

摘录转载:《公心与良心:郭鹤尧传》(彩虹出版有限公司与新山陶德书香楼联合出版,作者为安焕然、吴华及舒庆祥)

↓↓相关报导↓↓

市场脉搏
更多
看影音热议更多
健康点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