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社聞人郭鶴堯系列:3歲南渡 緣定新山 | 中國報 China Press

華社聞人郭鶴堯系列:3歲南渡 緣定新山

◤華社聞人郭鶴堯系列第3篇◢



亞洲富豪、香格里拉酒店創辦人郭鶴年的堂兄郭鶴堯,一生積極服務新山華社,在平凡人生創出不平凡;《中國報》全新地方網《柔佛人》與你一同回顧郭老不平凡的一生;郭老見證了新山的蛻變,也情定了與新山的這一份緣,當年來到這充滿異鄉情調,多元融雜的新地,父親對他說:“以後,這裡就是你的家了。”

投向記憶的海,1919年,年僅3歲的郭鶴堯,和姐姐芝姍,隨返鄉的父親郭欽端,舉家南渡。

郭老和家人多年前所拍的全家福。
郭老和家人多年前所拍的全家福。

“當時我們先是坐小船從家鄉航出閩江口,再乘輪船經香港到南洋。輪船是燒煤炭的火船,從福州到新加坡,要整整一個多星期,煤炭屎滿天飛。”

由於鶴堯的四叔郭欽仁家住新加坡,上岸後,便在那裡休息了兩個晚上,接著又開如了一段路途不算長,卻輾輾轉轉的旅程。

彷彿紀憶猶新,郭老娓娓道出:“從今天的烏節路那邊,搭車到武吉芝馬。當時車行到武吉芝馬就沒有路了,於是下車走了兩三條石到萬禮。萬禮有紅泥路到兀蘭,搭馬來人的馬車到兀蘭,再坐渡輪過海。”

那時新柔長堤未建,往返柔佛海峽,全靠渡輪。

渡輪也是煤炭蒸汽船,每趟可容納一兩百人;船分兩層,上層載人,下層載貨。

當時,海峽兩岸雖咫尺可見,兩望清晰,所有物資的運送,卻也還得靠這個交通工具。搭客的收費是每趟5分錢。不稍片刻,渡輪靠岸。當時渡頭的水還很深,入港的船都泊在岸邊。

只聽船上的人盡以潮洲方言直嚷:“惹呀坡,惹呀坡”,“新山到了,新山到了。”疲憊而又好奇的3歲小孩,看了看在一旁微笑的父親,終於鬆了一口氣。

這裡就是新山,俗稱的小汕頭,新生活將要在這裡開始了。貨物與人,上上下下。而舯舡還可以從碼頭直入一條叫紗玉的河。

紗玉河的兩岸生機勃勃,熱鬧的巴剎就在河的左岸。

酷熱的烈日,忙碌的工人汗如雨下。而河水之清澈見底,小孩在河中游泳,其樂融融。

同時,舯舡小船穿梭其間,紗玉河曾是市內一條水上交通動脈。

一個新興城市的崛起,往往與河息息相關。初來光景,宛如昨日。潺潺流水,時間之河,多少平凡的故事,在這裡發生了,又過去了。

郭老見證了新山五分之四世紀的蛻變,也情定了與新山的這一份緣。

來到這充滿異鄉情調,多元融雜的新地,父親對鶴堯說:“以後,這裡就是你的家了。”“哦!”祖籍福州市蓋山郭宅村的郭鶴堯,由於3歲南來,他的童年大半是在新山度過。

所以,在幼小的郭鶴堯心目中,早已認定了自己是屬於新山的,註定了要做南方的子民。

高齡80多歲的郭老,仍然精神奕奕。
高齡80多歲的郭老,仍然精神奕奕。

“新山”——當時人們從新山搭船要到對岸的兀蘭,便叫“過老山”。顧名思義,對華人而言,“新山”這名稱的由來,指的是一個華人移民開拓的新地,一個正在發展的新興城市。

此外,新山往昔又有“小汕頭”之稱。這是因為開拓初期,新山的居民以潮州人為多,甚至有人曾經說:“新山是潮州人開埠的。”

戰前,在新山公市大巴剎,或沙玉街附近商店經營雜貨業的業者,絕大多數都是潮州人。強勢經濟,造就了強勢語言,各地都是一樣。基於這種情況,潮州話自然就成了新山地區人們相互溝通的最主要方言,“小汕頭”的雅稱,就由此而來。

因此,就算是祖籍福州的郭鶴堯,由於長期住在新山,說起潮州話來,亦是流暢自如。

在這樣一個小汕頭的地方,祖籍福州的郭家無疑是個異數。在郭老印象中,當年他初抵新山時,市內的福州人只有3戶人家。

一戶姓宋 ,宋日霖,也就是宋新輝的祖父,務農養豬和開咖啡店。另一家姓趙,當家的是趙哲惠,是賣牛肉的,寶號新合成。第3家就是鶴堯的父輩兄弟合開的東升號雜貨店,兼營承包政府部門的伙食生意。

至今,我們仍搞不清楚,郭老父輩那幾位兄弟,當初是基於甚麼理由,會選擇新山這“小汕頭”來作為他們家族事業發展的起點,而且竟然會在幾乎被潮州人所壟斷的雜貨業開設了這麼一間東升號。按照華人移民的傳統生存模式,缺乏同鄉的關照,其發跡是耐人尋味的。

郭老夫婦到南非遊玩時留下,紀念性照片。
郭老夫婦到南非遊玩時留下,紀念性照片。

雙龍講古津津樂道 郭家東昇號起家

郭老對本地歷史瞭如指掌,是眾所公認的。1994年4月25日至10月31日,《南洋商報》訪問了新山兩條“老活龍”郭老和拿督葉金福,談古說今,娓娓道出新山的蛻變。

郭和葉都是1916年生,肖龍。郭老生日是正月廿一日,拿督葉是四月廿四日,比郭小3個月。他們倆在一起常會抬扛,卻坦誠相對,無所不談。拿督葉笑說,畢竟像他們這把年紀的“活龍”,在新山已經不多了。

提起新山的歷史,郭老總是津津樂道。

不過,在郭老印象中的新山,屬於潮州人聚居的西區在晚上6時以後顯得冷清,因為當時有“三開時間”,傳統保守的潮州人喜歡呆在家裡,開燈、開飯、開電台。

而廣東人那一帶,由於有合法的妓院,以及餐飲店,所以就顯得熱鬧多了。另一個讓郭老留意到的歷史掠影則是,雖然巴剎和市區的雜貨生意幾乎都由潮籍人士所壟斷,不過,從港主制度直到戰前期間,新山並沒有潮籍大地主。

當年,福建人和客人多在郊區種植、務農。在新山市區,由福建人所經營的雜貨店只有兩間(其中一間就是郭家的東昇號),而且是屬於小本經營,規模也小,不過拿督卓亞文卻例外。

郭老表示,卓亞文並不是港主,但卻是當年新山最富有的福建人,也是全新山華人中,產業最多的一個。每提及新山歷史,郭老總愛對這名福建老鄉多提幾句。

郭老還說,戰前,潮州人壟斷京果行業,福建人則多從事種植、買地置業。所以當時有句俗語:潮州人被稱為“山馬”,福建人則被稱為“山豬”,因為潮州人賺到錢後,就會像馬一樣跑掉(離開馬來亞),他們愛鄉情切,在這裡賺到錢後,喜歡把錢匯回中國鄉下,在潮州家鄉買地、蓋房子,最後回返家鄉生活。

而福建人則相反,若是賺了錢,就像山豬一樣不走了,直接在這裡(馬來亞)買地,定居下來繼續發展。

郭老講古,常會在掌故之中帶出歷史的訊息。暫不論以上的比喻是否恰當,但閩人在地的熱情,始終導引著郭老關懷的向度。而閩人兼具敏銳開拓的視野及重視本土化的個性,則也是“東昇”起家的關鍵。

秉承剛勇耿直個性 與家族背景有關連

郭老的父親郭欽端
郭老的父親郭欽端

郭鶴堯的性格思想特質,很大部分都可歸因於他的出身,而要評價其一生,就一定要先介紹他的家族。

對於郭鶴堯的祖先,我們並不需要麻煩地逐一追查到他們的遠祖,但有線索可尋的是,至少在宋朝建隆二年(961年),一支汾陽郭氏,就已從山西太原入閩,擇居福州蓋山白湖,分遷連江、羅源等地。入閩始祖是郭華。

而汾陽郭這一系,又可牽繫到唐代一位名人:郭子儀。郭子儀是唐代中興名將,他生於陝西華縣,後受封於山西汾陽,以汾陽王名世。

目前,我們雖然還沒有看到郭氏家族自稱是郭子儀的第幾代嫡傳,也不清楚郭家是否就是這嫡系之延承,但可以肯定的是,鶴堯和他幾位堂兄弟似乎都多少沾染了當年郭子儀“單騎聯回紇”的那份剛勇和耿直的個性。

郭老的母親林三妹
郭老的母親林三妹

明日預告:郭家父輩手足情深,生活上克勤克儉,東昇號是郭欽端兄弟發跡的根據地,也是後來以郭鶴年為首的郭兄弟有限公司的立基地,郭氏家族企業王國的第一個里程碑。

摘錄轉載:《公心與良心:郭鶴堯傳》(彩虹出版有限公司與新山陶德書香樓聯合出版,作者為安煥然、吳華及舒慶祥)

↓↓相關報導↓↓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ChinaPress
如我們的隱私政策所述,本網站通過使用COOKIES確保您在瀏覽網站時獲得最佳體驗。
如果您繼續使用我們的網站,即表示您同意我們的隱私政策並接受我們對此類cookie的使用。有關詳細信息,請單擊“查找更多”
As described in Privacy Policy,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to ensure you get the best experience while browsing the site.
By continued use, you agree to our privacy policy and accept our use of such cookies. For further information, click FIND OUT MORE.
I AGR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