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社闻人郭鹤尧系列:3岁南渡 缘定新山

◤华社闻人郭鹤尧系列第3篇◢

亚洲富豪、香格里拉酒店创办人郭鹤年的堂兄郭鹤尧,一生积极服务新山华社,在平凡人生创出不平凡;《中国报》全新地方网《柔佛人》与你一同回顾郭老不平凡的一生;郭老见证了新山的蜕变,也情定了与新山的这一份缘,当年来到这充满异乡情调,多元融杂的新地,父亲对他说:“以后,这里就是你的家了。”

投向记忆的海,1919年,年仅3岁的郭鹤尧,和姐姐芝姗,随返乡的父亲郭钦端,举家南渡。

郭老和家人多年前所拍的全家福。

“当时我们先是坐小船从家乡航出闽江口,再乘轮船经香港到南洋。轮船是烧煤炭的火船,从福州到新加坡,要整整一个多星期,煤炭屎满天飞。”

由于鹤尧的四叔郭钦仁家住新加坡,上岸后,便在那里休息了两个晚上,接着又开如了一段路途不算长,却辗辗转转的旅程。

仿佛纪忆犹新,郭老娓娓道出:“从今天的乌节路那边,搭车到武吉芝马。当时车行到武吉芝马就没有路了,于是下车走了两三条石到万礼。万礼有红泥路到兀兰,搭马来人的马车到兀兰,再坐渡轮过海。”

那时新柔长堤未建,往返柔佛海峡,全靠渡轮。

渡轮也是煤炭蒸汽船,每趟可容纳一两百人;船分两层,上层载人,下层载货。

当时,海峡两岸虽咫尺可见,两望清晰,所有物资的运送,却也还得靠这个交通工具。搭客的收费是每趟5分钱。不稍片刻,渡轮靠岸。当时渡头的水还很深,入港的船都泊在岸边。

只听船上的人尽以潮洲方言直嚷:“惹呀坡,惹呀坡”,“新山到了,新山到了。”疲惫而又好奇的3岁小孩,看了看在一旁微笑的父亲,终于松了一口气。

这里就是新山,俗称的小汕头,新生活将要在这里开始了。货物与人,上上下下。而舯舡还可以从码头直入一条叫纱玉的河。

纱玉河的两岸生机勃勃,热闹的巴刹就在河的左岸。

酷热的烈日,忙碌的工人汗如雨下。而河水之清澈见底,小孩在河中游泳,其乐融融。

同时,舯舡小船穿梭其间,纱玉河曾是市内一条水上交通动脉。

一个新兴城市的崛起,往往与河息息相关。初来光景,宛如昨日。潺潺流水,时间之河,多少平凡的故事,在这里发生了,又过去了。

郭老见证了新山五分之四世纪的蜕变,也情定了与新山的这一份缘。

来到这充满异乡情调,多元融杂的新地,父亲对鹤尧说:“以后,这里就是你的家了。”“哦!”祖籍福州市盖山郭宅村的郭鹤尧,由于3岁南来,他的童年大半是在新山度过。

所以,在幼小的郭鹤尧心目中,早已认定了自己是属于新山的,注定了要做南方的子民。

高龄80多岁的郭老,仍然精神奕奕。

“新山”——当时人们从新山搭船要到对岸的兀兰,便叫“过老山”。顾名思义,对华人而言,“新山”这名称的由来,指的是一个华人移民开拓的新地,一个正在发展的新兴城市。

此外,新山往昔又有“小汕头”之称。这是因为开拓初期,新山的居民以潮州人为多,甚至有人曾经说:“新山是潮州人开埠的。”

战前,在新山公市大巴刹,或沙玉街附近商店经营杂货业的业者,绝大多数都是潮州人。强势经济,造就了强势语言,各地都是一样。基于这种情况,潮州话自然就成了新山地区人们相互沟通的最主要方言,“小汕头”的雅称,就由此而来。

因此,就算是祖籍福州的郭鹤尧,由于长期住在新山,说起潮州话来,亦是流畅自如。

在这样一个小汕头的地方,祖籍福州的郭家无疑是个异数。在郭老印象中,当年他初抵新山时,市内的福州人只有3户人家。

一户姓宋 ,宋日霖,也就是宋新辉的祖父,务农养猪和开咖啡店。另一家姓赵,当家的是赵哲惠,是卖牛肉的,宝号新合成。第3家就是鹤尧的父辈兄弟合开的东升号杂货店,兼营承包政府部门的伙食生意。

至今,我们仍搞不清楚,郭老父辈那几位兄弟,当初是基于甚么理由,会选择新山这“小汕头”来作为他们家族事业发展的起点,而且竟然会在几乎被潮州人所垄断的杂货业开设了这么一间东升号。按照华人移民的传统生存模式,缺乏同乡的关照,其发迹是耐人寻味的。

郭老夫妇到南非游玩时留下,纪念性照片。

双龙讲古津津乐道 郭家东升号起家

郭老对本地历史了如指掌,是众所公认的。1994年4月25日至10月31日,《南洋商报》访问了新山两条“老活龙”郭老和拿督叶金福,谈古说今,娓娓道出新山的蜕变。

郭和叶都是1916年生,肖龙。郭老生日是正月廿一日,拿督叶是四月廿四日,比郭小3个月。他们俩在一起常会抬扛,却坦诚相对,无所不谈。拿督叶笑说,毕竟像他们这把年纪的“活龙”,在新山已经不多了。

提起新山的历史,郭老总是津津乐道。

不过,在郭老印象中的新山,属于潮州人聚居的西区在晚上6时以后显得冷清,因为当时有“三开时间”,传统保守的潮州人喜欢呆在家里,开灯、开饭、开电台。

而广东人那一带,由于有合法的妓院,以及餐饮店,所以就显得热闹多了。另一个让郭老留意到的历史掠影则是,虽然巴刹和市区的杂货生意几乎都由潮籍人士所垄断,不过,从港主制度直到战前期间,新山并没有潮籍大地主。

当年,福建人和客人多在郊区种植、务农。在新山市区,由福建人所经营的杂货店只有两间(其中一间就是郭家的东升号),而且是属于小本经营,规模也小,不过拿督卓亚文却例外。

郭老表示,卓亚文并不是港主,但却是当年新山最富有的福建人,也是全新山华人中,产业最多的一个。每提及新山历史,郭老总爱对这名福建老乡多提几句。

郭老还说,战前,潮州人垄断京果行业,福建人则多从事种植、买地置业。所以当时有句俗语:潮州人被称为“山马”,福建人则被称为“山猪”,因为潮州人赚到钱后,就会像马一样跑掉(离开马来亚),他们爱乡情切,在这里赚到钱后,喜欢把钱汇回中国乡下,在潮州家乡买地、盖房子,最后回返家乡生活。

而福建人则相反,若是赚了钱,就像山猪一样不走了,直接在这里(马来亚)买地,定居下来继续发展。

郭老讲古,常会在掌故之中带出历史的讯息。暂不论以上的比喻是否恰当,但闽人在地的热情,始终导引著郭老关怀的向度。而闽人兼具敏锐开拓的视野及重视本土化的个性,则也是“东升”起家的关键。

秉承刚勇耿直个性 与家族背景有关连

郭老的父亲郭钦端

郭鹤尧的性格思想特质,很大部分都可归因于他的出身,而要评价其一生,就一定要先介绍他的家族。

对于郭鹤尧的祖先,我们并不需要麻烦地逐一追查到他们的远祖,但有线索可寻的是,至少在宋朝建隆二年(961年),一支汾阳郭氏,就已从山西太原入闽,择居福州盖山白湖,分迁连江、罗源等地。入闽始祖是郭华。

而汾阳郭这一系,又可牵系到唐代一位名人:郭子仪。郭子仪是唐代中兴名将,他生于陕西华县,后受封于山西汾阳,以汾阳王名世。

目前,我们虽然还没有看到郭氏家族自称是郭子仪的第几代嫡传,也不清楚郭家是否就是这嫡系之延承,但可以肯定的是,鹤尧和他几位堂兄弟似乎都多少沾染了当年郭子仪“单骑联回纥”的那份刚勇和耿直的个性。

郭老的母亲林三妹

明日预告:郭家父辈手足情深,生活上克勤克俭,东升号是郭钦端兄弟发迹的根据地,也是后来以郭鹤年为首的郭兄弟有限公司的立基地,郭氏家族企业王国的第一个里程碑。

摘录转载:《公心与良心:郭鹤尧传》(彩虹出版有限公司与新山陶德书香楼联合出版,作者为安焕然、吴华及舒庆祥)

↓↓相关报导↓↓

市场脉搏
更多
看影音热议更多
健康点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