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社聞人郭鶴堯系列:郭氏家族人才輩出 | 中國報 China Press

華社聞人郭鶴堯系列:郭氏家族人才輩出

◤華社聞人郭鶴堯系列第4篇◢



亞洲富豪、香格里拉酒店創辦人郭鶴年的堂兄郭鶴堯,一生積極服務新山華社,在平凡人生創出不平凡;《中國報》全新地方網《柔佛人》與你一同回顧郭老不平凡的一生;鶴字輩才俊除了郭鶴年,郭家第二代還有多位傑出鶴字輩才俊……

在福州蓋山郭宅村,郭老的家族似乎並不顯赫。對於祖籍地的人與物,郭老的印記模糊多了,畢竟3歲那年,他已隨父南渡。祖父的名字,他也是從神主牌上看到才知道的。不過,對大伯父郭欽錚在家鄉開的那間萬安堂藥材店,郭老倒是還有一點印象。

鶴堯父親那一輩六兄弟,按長幼排列為欽錚、欽暖、欽端、欽仁、欽寶及欽鑒。老么欽鑒,就是當今富豪“糖王”郭鶴年的父親。鶴堯父親欽端,排行老三。鶴堯母親林三妹,祖籍也是福州。鶴堯除了姐姐芝姍、弟弟鶴鳴,還有4個妹妹碧湖、碧娟、文卿和淑卿。

由於福州有這樣一種風俗:長子要留守家業,侍奉雙親,祭祀祖先。所以除長子欽錚必須留守家業之外,其餘五兄弟都在20世紀初先後南來,並在“小汕頭”新山直律街開了一間東昇號。

郭兄弟有限公司現址。
郭兄弟有限公司現址。
東升號最早的舊址(今直律街)
東升號最早的舊址(今直律街)

東昇號是郭欽端兄弟發跡的根據地,也是後來以郭鶴年為首的郭兄弟有限公司的立基地。東昇起家,是郭氏家族企業王國的第一個里程碑。

據郭老透露,當初其父輩六兄弟當中,只有老四郭欽仁會讀書寫字,所以東昇號是由郭欽仁創立的。

“不過,當時家族生意是沒有分兄弟的,就是幾個兄弟合起來做。好就一起好,生意不好,大家就節儉一點,沒有說職權如何分配。我父親也是在東昇號裡面。”郭老說。

如其他華人家族生意、小本經營業者一樣,郭家父輩手足情深,生活上克勤克儉,戰前生意亦僅平平。1935年,東昇擴充,六叔郭欽鑒在惹蘭依布拉欣開設分行,經營冷藏食品、冰塊和雜貨生意。但該分行生意不好,1940年,就結束營業了。

領悟生意本土化 結交權貴打好關係

華人“過番”經商,有的抱著過客心態,有的則強調落葉歸根。

然而,儘管郭家的父輩諸兄弟依然保持著自己的文化習俗及傳統的家族經商理念,他們也敏銳地注意到,一個福州家族要在這樣一個以潮州人為主流的“小汕頭”生存謀發展,又要面對實際掌權的馬來統治階級及英國官員,“本土化”勢在必行。

為了保護財產和謀求發展,與當地主流勢力聯合,結交權貴顯要,是必要的交際。

結交政府顯要,主要是郭欽鑒。他和拿督翁是莫逆之交,也和當時的柔佛蘇丹依布拉欣建立起良好的關係。

拿督翁曾是柔佛第7任州務大臣,家族顯赫。其父拿督耶法是柔佛第一任州務大臣,其兄拿督阿都拉和拿督慕斯達化也分別是第3和第4任的州務大臣。戰後,巫統成立,拿督翁是創辦人。而我國第三任首相敦胡先翁,就是其子。

老一輩新山人的口傳,郭欽鑒與拿督翁的相好,交情的融洽,據說是在麻將桌上,一拍即合,成為方城戰中的一對好搭檔,每次贏了錢,郭欽鑒都會大方請客。拿督翁空閑的時候,常到東昇與欽鑒聊天;拿督翁遇到了甚麼困難,欽鑒也會時常給予資助,送上糖米油鹽。

郭老也認同說:“與拿督翁的關係,是因為六叔的關係。六叔欽鑒的馬來話相當流利,他常和馬來人來往。郭欽鑒曾和拿督翁的哥哥拿督阿都拉去過英國,當時新山的人就說他:哎呀,郭欽鑒去‘祖家’回來了。當時叫英國做‘祖家’。”

集資經營起家 郭氏家族人才輩出

郭鶴年郭氏家族第二代人才輩出。
郭鶴年郭氏家族第二代人才輩出。

鶴字輩才俊除了郭鶴年,郭家第二代還有多位傑出鶴字輩才俊。

由於郭兄弟是以家族集資經營起家的企業,加上手足情深,所以郭鶴堯幾位鶴字輩的堂兄弟都是商場上的能手,而且在社會上也頗有一定的盛名。

其中郭家父輩的老二郭欽暖,生有一子郭鶴青,早年在新山華社就享有盛名。1945年日本投降,戰後復員之際,華社籌組新山中華商會,郭鶴青被推舉為商會的首任主席。

此外,老四郭欽仁的兒子郭鶴璟以及老五郭欽寶的兒子郭鶴瑞,則活躍於柔佛東海岸的豐盛港。

郭鶴璟曾是豐盛港中華商會的發起人之一。

郭鶴瑞後來定居豐盛港,出掌當地郭氏家族的業務,任和生米業批發公司董事經理一職。

此外,郭鶴瑞也活躍於華社,曾任豐盛港中華商會會長。

但是,鶴字輩眾堂兄弟之中,若論身世之傳奇,還是要數老六郭欽鑒和鄭格如夫婦所生下的三個不同凡響的兒子:郭鶴舉、郭鶴齡和郭鶴年,郭欽鑒的這三個孩子,所走的道路各不相同。

郭鶴年年紀最小,商場上的名氣最大;郭鶴舉是大哥,雖有商業才幹,但他在官場上的成就似乎使他更具盛名。

至於英年早逝的郭鶴齡,則一生充滿著令人慨婉的傳奇。

他們每個人都有一個洋名,鶴舉叫菲立郭(Philip Kuok),鶴齡叫威廉郭(William Kuok),鶴年叫羅拔郭(Robert Kuok)。

才智超群聰穎機敏 鶴齡英年早逝

郭鶴舉
郭鶴舉

至於鶴舉的二弟,英年早逝的郭鶴齡,則是郭欽鑒家中尤其在郭老太太鄭格如眼中,他是才智超群,最為聰穎機敏的一個孩子。

郭鶴齡從小就才氣過人,學問好、英文造詣高、寫得一手好文章。英文書院畢業後,父親郭欽鑒原本有意送他去外國念書,卻遭到他的拒絕。15歲那年,他去應徵英文報記者,其才氣就曾令《海峽時報》總編輯大跌眼鏡而折服。

然而這位倔強的青年最終卻選擇了一條與郭氏家族成員全然不同的理想道路,思想左傾。

郭鶴齡
郭鶴齡


在馬共或是在英殖民政府眼中,郭鶴齡皆是非凡之人。1946年至1948年,在吉隆坡馬共退伍軍人會所辦的一份英文報《Demoncrat》,郭鶴齡是主要編撰人,替馬共發表他們譯成英文的文章。在他們的組織裡頭,一般並不以郭鶴齡之名稱之,而被叫做Quok Peng Chen。

後來,《Demoncrat》停刊,他來到新加坡,到馬來亞民主同盟(Malayan Democratic Union)活動。戰後初期,這個組織主要是一群受英文教育的高級知識份子(包括律師、教師、萊佛士學院畢業生、從劍橋大學回來的學生)所組成的。

鶴舉年生於1921年,在新山英文書院受教育,之後進入沙登農業學院深造(即今博特拉大學)。日據時代擔任東升號的經理。

1945年日本投降不久,即結婚成家。有意思的是,郭鶴舉和郭鶴年兩兄弟分別娶了謝碧蓮和謝碧蓉姐妹,這兩位謝家姐妹是當年新山中國藥房謝長炎醫生的千金。於是“大喬小喬”盡入郭家,成為一時佳話。

明日預告:英軍在彭亨森林展開剿共活動,郭鶴齡在一次突襲中喪生,結束了其短暫而傳奇的人生旅途。當時,在新山開醫務所的大文豪韓素音聞及這個死訊,觸發了她的文思。郭家對這件傷心的往事,一向很少提及,卻是他們家庭成員心頭“永遠的痛”……

摘錄轉載:《公心與良心:郭鶴堯傳》(彩虹出版有限公司與新山陶德書香樓聯合出版,作者為安煥然、吳華及舒慶祥)

↓↓相關新聞↓↓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ChinaPress
如我们的隐私政策所述,本网站通过使用COOKIES确保您在浏览网站时获得最佳体验。
如果您继续使用我们的网站,即表示您同意我们的隐私政策并接受我们对此类cookie的使用。有关详细信息,请单击“查找更多”
As described in Privacy Policy,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to ensure you get the best experience while browsing the site.
By continued use, you agree to our privacy policy and accept our use of such cookies. For further information, click FIND OUT MORE.
I AGR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