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社闻人郭鹤尧系列: 做事要凭良心 父亲训勉成座右铭 | 中国报 China Press

华社闻人郭鹤尧系列: 做事要凭良心 父亲训勉成座右铭

◤华社闻人郭鹤尧系列第7篇◢



亚洲富豪、香格里拉酒店创办人郭鹤年的堂兄郭鹤尧(1916年1月21日-2012年10月13日),一生积极服务新山华社,在平凡人生创出不平凡;《中国报》全新地方网《柔佛人》与你一同回顾郭老不平凡的一生……

2002年,郭老捐出他一生储蓄的100万令吉给宽柔基金,不放自己的名字,而将这一百万以黄羲初的名义,成立一项教育基金,由宽柔基金托管。其用意可能也是基于对宽柔学校创办人,黄羲初这位长辈的敬佩与仰慕。

郭老虽是宽柔最老的校友,然而他在宽柔也只念了两年书,就在父亲的安排下,转入新加坡英华学校。

英华是间英校,由于郭老不想失根,头两年,早上在英华上课,下午赶回宽柔附读。每天上下午两边跑。后来因为觉得太吃力,就放弃了。

2002年12月,郭鶴堯(右4)捐出他一生儲蓄的100萬令吉給寬柔基金,但不放自己的名字,而以黃羲初的名義,成立一項教育基金。
2002年12月,郭鹤尧(右4)捐出他一生储蓄的100万令吉给宽柔基金,但不放自己的名字,而以黄羲初的名义,成立一项教育基金。

郭老虽然只在宽柔读了短短不及4年,但,他与这间学校却早已结下了不解之缘,情系宽柔。

其父亲郭钦端,虽不是文盲,但受教育很低,是标准的农家出身。然而郭鹤尧却常说他父亲为人正直,讲究原则,说遗传了父亲很多的个性。

郭钦端曾是华侨公所的发起人之一,并曾担任副总理,也是宽柔学校的董事,一直都热心教育,服务华社。

郭钦端等诸董事为宽柔费神辛劳,在当年有那么一件历险故事,至今仍被人传颂。

1932年,鹤尧16岁,还是一名中学生,就已多次代表父亲出席宽柔学校董事会议。

这是他涉足华教事务的开始,这种难得的经验,使年纪轻轻的他就体验到了华社兴校办学的辛苦和热诚。对往后他实践华教事业,具有深刻的影响。

做事要凭良心 父亲训勉作座名铭

父亲平时的训勉良言,则更是郭鹤尧成长过程中的座右铭。

“你要我评估我父亲……我父亲虽不识字,但是他的道德观很浓,像做人不要过份,做人要讲道理,我从他身上学到这些。我认为我今天的人生观,是深受父亲影响的。”

“父亲常说‘做人要凭良心’,我最记得。‘做事要凭良心,良心才是最重要的’这就是儒家思想。”

“父亲的人生观,深深影响我,使我能够为华社和华教作出那么多有良心的事。”

“我样样要对得起良心才做,用良心做事,任何时候都是有价值的。这点是我记住的。其实我是一个平凡的人,一生中没有甚么难忘的事,要感激,我想是父亲给我的人生观吧。”

郭老捐給寬柔基金的100萬令吉支票。
郭老捐给宽柔基金的100万令吉支票。

宽柔以教,父亲的影响;做人要有‘公心’与‘良心’,这是少年郭鹤尧,人生观最初的启迪。

此外,父亲对郭鹤尧的栽培,也可谓用心良苦。郭钦端可能是基于让孩子读英校比较有前途,念了两年宽柔,就把鹤尧送到新加坡英华学校就读。然而,当时要到新加坡英校,费用很高。

除了每个月要缴交5元的学费之外,从新山搭火车到新加坡,每天来回,一个月就要18块钱。再加上后来郭鹤年等堂兄弟4人也都陆续前往新加坡英华学校就读,1931年,郭家基于经济问题,乃把郭鹤尧从英华转到新山的英文书院来,继续未完的学业,就读8号和9号英国剑桥文凭班。

怎知,就在鹤尧还差两个月就要考9号英国剑桥文凭试时,却发生了一件令父亲暴跳如雷的事。

明日预告:英籍老师污辱中国人,郭老愤而退学!

摘录转载:《公心与良心:郭鹤尧传》(彩虹出版有限公司与新山陶德书香楼联合出版,作者为安焕然、吴华及舒庆祥)

↓↓相关新闻↓↓


*本网站有权删除或封锁任何具有性别歧视、人身攻击、庸俗、诋毁或种族主义性质的留言和用户;必须审核的留言,或将不会即时出现。
看影音热议更多
ChinaPress
如我们的隐私政策所述,本网站通过使用COOKIES确保您在浏览网站时获得最佳体验。
如果您继续使用我们的网站,即表示您同意我们的隐私政策并接受我们对此类cookie的使用。有关详细信息,请单击“查找更多”
As described in Privacy Policy,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to ensure you get the best experience while browsing the site.
By continued use, you agree to our privacy policy and accept our use of such cookies. For further information, click FIND OUT MORE.
I AGR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