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社闻人郭鹤尧系列: 陪朋友到日本妓院 没勇气上楼 | 中国报 China Press

华社闻人郭鹤尧系列: 陪朋友到日本妓院 没勇气上楼

◤华社闻人郭鹤尧系列第10篇◢



亚洲富豪、香格里拉酒店创办人郭鹤年的堂兄郭鹤尧(1916年1月21日-2012年10月13日),一生积极服务新山华社,在平凡人生创出不平凡;《中国报》全新地方网《柔佛人》与你一同回顾郭老不平凡的一生……

1919年,郭鹤尧从中国南来时,新山已有5、6家日本妓院,后来又陆续开了几家。

妓院多数是集中在直律街和翁固本一带,总数约有整十家,每家大概有两三名娼妓。这些妓院都设在楼上,楼下则是卖日本膏药、杀虫剂之类的商店或日本玩具店。

郭老回忆说,还记得当年他大约十八、九岁,曾经硬著头皮陪同一位朋友到日本妓院去,他的那位朋友上楼寻欢,他却因没有“勇气”,而在楼下等候。

郭老回憶說,還記得當年他大約十八、九歲,曾經硬著頭皮陪同一位朋友到日本妓院去,他的那位朋友上樓尋歡,他卻因沒有“勇氣”,而在樓下等候。
郭老回忆说,还记得当年他大约十八、九岁,曾经硬著头皮陪同一位朋友到日本妓院去,他的那位朋友上楼寻欢,他却因没有“勇气”,而在楼下等候。

怎知那位朋友才上楼不到十分钟,妓院的日本籍鸨母就在楼下以不标准的马来话撕破嗓子大喊:“Rekas!Rekas!”(应为Lekas,即赶快)大声催促,楼上的朋友只得急冲冲下楼来,样子显得很狼狈。

当时在明里南街和兆南街一带有几家持有执照的华人妓院,但价钱较高(一次一两块钱);而日本妓院都是非法的,收费却只是5毛钱,或许因为这个因素,虽然那些日本娼妓长得又老又丑,顾客却源源不绝。

提起日本娼妓,郭老直摇头:“惊死人,惊死人”“这些女人实在太老了,有的已经四、五十岁。”但后来却听人说,这些青楼女子很多都受过高深教育,甚至是大学生。为甚么她们要来这里出卖肉体当娼妓呢?其目的为何?匪夷所思。

此外,在郭老的印象中,在日本蝗军入侵前,已经有日本人在新山经营小贩生意,卖红豆冰、豆沙糕和冰条等。

郭老表示,太平洋战争爆发,日军入侵马来亚时,他们对本地一些偏僻的路线都显得非常熟悉,人们开始怀疑日本人早年在本地做生意,其实是“挂羊头”,暗地里可能是在从事谍报活动,收集本地情报,做生意只是一种掩饰。

这些日本小贩和娼妓老鸨,他们是新山一群诡异的新客。

抗日筹赈义不容辞 参与抵制日货运动

说说起抗日筹赈,青年郭鹤尧当时才刚离开学校,20岁左右,还没结婚,就跟大家一起去投入参与。当时除了义演 、义卖、筹赈,他们还参加了抵制日货运动,给予日货重重打击。

不过,说起来又有一段故事,郭老说:“当时陈合吉是我们的会长,合吉本身的店有卖大连的黄豆。我们团里的洪祝三便质问:“为什么卖日货?”

当时陈合吉整张脸都涨红去,就要打他。我们要求洪祝三解释为甚么,他说大连是日本的,所以大连的黄豆就是日货。这个话我们觉得太……我们中国的海口,被日本人占领,从那里出口的货就成了日本货,你们认为有没有理?后来大家认为没有理由,要洪祝三道歉。

当然,故事归故事。抗日筹赈、抵制日货,但当年的确轰轰烈烈,华人大团结。就在如此激昂无比的时刻,一场残酷的暴风雨就将到来。

明日预告:日本人要大家去开会,讨论做生意的事,郭老没有跟着去,后来才知道这是死亡陷阱,有去的都被杀了,郭老死里逃生……

摘录转载:《公心与良心:郭鹤尧传》(彩虹出版有限公司与新山陶德书香楼联合出版,作者为安焕然、吴华及舒庆祥)

↓↓相关新闻↓↓


*本网站有权删除或封锁任何具有性别歧视、人身攻击、庸俗、诋毁或种族主义性质的留言和用户;必须审核的留言,或将不会即时出现。
ChinaPress
如我们的隐私政策所述,本网站通过使用COOKIES确保您在浏览网站时获得最佳体验。
如果您继续使用我们的网站,即表示您同意我们的隐私政策并接受我们对此类cookie的使用。有关详细信息,请单击“查找更多”
As described in Privacy Policy,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to ensure you get the best experience while browsing the site.
By continued use, you agree to our privacy policy and accept our use of such cookies. For further information, click FIND OUT MORE.
I AGR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