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社聞人郭鶴堯系列: 陪朋友到日本妓院 沒勇氣上樓 | 中國報 China Press

華社聞人郭鶴堯系列: 陪朋友到日本妓院 沒勇氣上樓

◤華社聞人郭鶴堯系列第10篇◢



亞洲富豪、香格里拉酒店創辦人郭鶴年的堂兄郭鶴堯(1916年1月21日-2012年10月13日),一生積極服務新山華社,在平凡人生創出不平凡;《中國報》全新地方網《柔佛人》與你一同回顧郭老不平凡的一生……

1919年,郭鶴堯從中國南來時,新山已有5、6家日本妓院,後來又陸續開了幾家。

妓院多數是集中在直律街和翁固本一帶,總數約有整十家,每家大概有兩三名娼妓。這些妓院都設在樓上,樓下則是賣日本膏藥、殺蟲劑之類的商店或日本玩具店。

郭老回憶說,還記得當年他大約十八、九歲,曾經硬著頭皮陪同一位朋友到日本妓院去,他的那位朋友上樓尋歡,他卻因沒有“勇氣”,而在樓下等候。

郭老回憶說,還記得當年他大約十八、九歲,曾經硬著頭皮陪同一位朋友到日本妓院去,他的那位朋友上樓尋歡,他卻因沒有“勇氣”,而在樓下等候。
郭老回憶說,還記得當年他大約十八、九歲,曾經硬著頭皮陪同一位朋友到日本妓院去,他的那位朋友上樓尋歡,他卻因沒有“勇氣”,而在樓下等候。

怎知那位朋友才上樓不到十分鐘,妓院的日本籍鴇母就在樓下以不標準的馬來話撕破嗓子大喊:“Rekas!Rekas!”(應為Lekas,即趕快)大聲催促,樓上的朋友只得急沖沖下樓來,樣子顯得很狼狽。

當時在明裡南街和兆南街一帶有幾家持有執照的華人妓院,但價錢較高(一次一兩塊錢);而日本妓院都是非法的,收費卻只是5毛錢,或許因為這個因素,雖然那些日本娼妓長得又老又醜,顧客卻源源不絕。

提起日本娼妓,郭老直搖頭:“驚死人,驚死人”“這些女人實在太老了,有的已經四、五十歲。”但後來卻聽人說,這些青樓女子很多都受過高深教育,甚至是大學生。為甚麼她們要來這裡出賣肉體當娼妓呢?其目的為何?匪夷所思。

此外,在郭老的印象中,在日本蝗軍入侵前,已經有日本人在新山經營小販生意,賣紅豆冰、豆沙糕和冰條等。

郭老表示,太平洋戰爭爆發,日軍入侵馬來亞時,他們對本地一些偏僻的路線都顯得非常熟悉,人們開始懷疑日本人早年在本地做生意,其實是“掛羊頭”,暗地裡可能是在從事諜報活動,收集本地情報,做生意只是一種掩飾。

這些日本小販和娼妓老鴇,他們是新山一群詭異的新客。

抗日籌賑義不容辭 參與抵制日貨運動

說說起抗日籌賑,青年郭鶴堯當時才剛離開學校,20歲左右,還沒結婚,就跟大家一起去投入參與。當時除了義演 、義賣、籌賑,他們還參加了抵制日貨運動,給予日貨重重打擊。

不過,說起來又有一段故事,郭老說:“當時陳合吉是我們的會長,合吉本身的店有賣大連的黃豆。我們團裡的洪祝三便質問:“為什麼賣日貨?”

當時陳合吉整張臉都漲紅去,就要打他。我們要求洪祝三解釋為甚麼,他說大連是日本的,所以大連的黃豆就是日貨。這個話我們覺得太……我們中國的海口,被日本人佔領,從那裡出口的貨就成了日本貨,你們認為有沒有理?後來大家認為沒有理由,要洪祝三道歉。

當然,故事歸故事。抗日籌賑、抵制日貨,但當年的確轟轟烈烈,華人大團結。就在如此激昂無比的時刻,一場殘酷的暴風雨就將到來。

明日預告:日本人要大家去開會,討論做生意的事,郭老沒有跟著去,後來才知道這是死亡陷阱,有去的都被殺了,郭老死裡逃生……

摘錄轉載:《公心與良心:郭鶴堯傳》(彩虹出版有限公司與新山陶德書香樓聯合出版,作者為安煥然、吳華及舒慶祥)

↓↓相關新聞↓↓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ChinaPress
如我們的隱私政策所述,本網站通過使用COOKIES確保您在瀏覽網站時獲得最佳體驗。
如果您繼續使用我們的網站,即表示您同意我們的隱私政策並接受我們對此類cookie的使用。有關詳細信息,請單擊“查找更多”
As described in Privacy Policy,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to ensure you get the best experience while browsing the site.
By continued use, you agree to our privacy policy and accept our use of such cookies. For further information, click FIND OUT MORE.
I AGR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