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社聞人郭鶴堯系列:<br/> 僅她能左右糖王決策 郭鶴年最尊敬母親 | 中國報 China Press

華社聞人郭鶴堯系列: 僅她能左右糖王決策 郭鶴年最尊敬母親

◤華社聞人郭鶴堯系列第14篇◢



亞洲富豪、香格里拉酒店創辦人郭鶴年的堂兄郭鶴堯(1916年1月21日-2012年10月13日),一生積極服務新山華社,在平凡人生創出不平凡;《中國報》全新地方網《柔佛人》與你一同回顧郭老不平凡的一生……

郭家第一代所經營的東昇號,在戰前僅是一家生意平平,具有兩間店舖的雜貨店。直至日治時期,如之前所述,由於鶴堯的六叔郭欽鑒跟拿督翁的關係,取得米糧經銷處的牌照,東昇號才得以“平穩”發展。

戰後初期,拿督翁亦是擔任統制官,負責柔佛地區白米和糧食的分配事務。因為當時馬來亞政府是實施物資統一管制法,拿督翁的權力 頓時變得炙手可熱。而與拿督翁早已是“莫逆之交”的郭欽鑒也因為這一層關係,繼續取得米牌的專利權,控制了從新山到豐盛港的米糧生意。

此外,又因與蘇丹依布拉欣的人脈關係,蘇丹所發出的一些執照和特許證,也讓郭欽鑒獲得了一些他人難以涉足的生意,投標得到中央醫院、軍營和好些政府部門的糧食供應權,東昇業務更得到穩定發展和擴充。

郭欽鑒病故後,根據當時的有關法律,其遺產一部分被征稅,餘下的分為7份分給其家屬。他的正室鄭格如和兩個兒子郭鶴舉、郭鶴年共得3份,其餘4份則由郭欽鑒之妾和她的3個子女所得。

基於這種情況,性格堅強的鄭格如就認為,為了延續郭氏家族的日後生計及事業發展,於是建議集中各人所得遺產,並歡迎和約邀郭氏家族人士入股,以組成一個新的公司。經過協商,遂於1949年在新山組成了郭兄弟有限公司(Kuok Bros.Group)。

入股者除鄭格如及她的兩個兒子郭鶴舉、郭鶴年之外,還有堂兄弟:郭鶴青(郭欽暖長子)、郭鶴璟(郭欽仁長子)、郭鶴新、郭鶴瑞(郭欽寶之子),以及本文主人翁郭鶴堯(郭欽端的長子)。

鄭格如為寬中專科樓,主持動土剪綵禮。
鄭格如為寬中專科樓,主持動土剪綵禮。


郭鶴堯的堂弟──郭欽鑒之子郭鶴年,由於其學識及商業才能均備受肯定,被推舉為郭兄弟有限公司的董事長,時年他才25歲。就這樣,上一輩郭氏家族的事業又重新組建了起來,最初這公司也是繼承父輩的傳統業務,主要經營大米、麵粉、豆類等生意。後來在郭鶴年傑出的領導下,成為國際知名的跨國企業。

可以這麼說,郭兄弟有限公司最初是由郭鶴堯的六嬸鄭格如所催生的。

虔誠皈依佛教 熱心公益流芳百世

鄭格如也是一位虔誠的佛教徒,長年禮齋吃素。她把自己的住處取名為“心燈精舍”,更在離新山不遠的士姑來建了一座“一真法界”的佛寺。

鄭格如居士皈依一代高僧寶松法師。1969年發生513種族衝突事件之前,這位曾在“一真法界”舉行千日法會的高僧眼看普渡眾生無望,便焚身涅槃。

由於深受寶松法師影響,鄭格如居士禮佛之心不泯,在寶松法師涅槃後,她轉而皈依於高僧虛雲法師。

或許就是基於這份“佛心”吧,她每天都有閱報的習慣,並且還會把報章上有關需施以援手的人與事的新聞剪下來,將這些資料交給郭氏基金,以撥出善款予以接濟。有時她會用一真法師或無名氏的法號,資助給那些需要幫助的人們。

在郭氏基金撥款支助華教方面,只要鄭格如居士“點頭”,來自以郭鶴年為首的郭氏兄弟集團的捐款就肯定不成問題了。郭兄弟機構扶持教育,不遺餘力,鄭格如居士起著決定性的影響。

當然,郭鶴堯很得這位嬸嬸的信任,也是一個重要的因素。所以自70年代以來,郭鶴堯在積極參與新山華社服務,領導華社為華校籌措募款時,這位慈悲為懷的女中俊傑也一直扮演著很關鍵的角色。

郭鶴年母親鄭格如居士,曾是女中豪傑。
郭鶴年母親鄭格如居士,曾是女中豪傑。


1995年7月8日,95歲的鄭格如居士溘然長逝。

為了紀念這位令人尊敬的居士,至今全馬第一間民辦的高等學府南方學院的教學樓、全馬最大型的中學寬柔中學的學生宿舍大樓,均以鄭格如的名字命名,以表揚她對教育的貢獻。

鄭格如居士生前熱心慈善公益,但生活甚儉樸,在世時僅住在新山一間普通的平房裡。臨終還立下遺囑,喪事一切從簡,甚至棺材也只值2500令吉。

僅她能左右糖王決策 郭鶴年最尊敬母親

關於鄭格如的一生,平凡之中有個性、有傳奇。

鄭格如,原名鄭夢蘭,祖籍福州馬尾,1900年出生書香世家,父親鄭壽南是清朝舉人。

鄭格如是一個知書達理,處事不拖泥帶水,很有個性的女子。她在福州美國教會學校受過新式教育,就讀於福州協和大學。

在那個年代,女子受大學教育是為數不多的。但舊時婚姻是憑父母之命、媒妁之言 ,1920年,年方二十,即離鄉南來,與郭欽鑒成親,之後就一直定居在新山。

郭老直言:“我的父親於1943年去世,鶴年的父親(我的叔父)在1948年逝世,之後,郭氏家族的生意就是在六嬸和鶴年的管理之下發展下去。”

他並以極尊敬的口吻說:“自從郭兄弟有限公司成立之後,鶴年的母親,我的六嬸母鄭格如女士是我們家族最受尊敬的家長。她在世時,一向都非常關心郭氏各成員之間的團結、互助。她常常要家裡大大小小永遠記住‘家和萬事興’這句古語。因此幾十年來,我們郭氏家族,兄弟們都很和氣、合作。”

“她最喜歡人家勤勞簡樸,可以說,過去幾十年來,郭氏家族的兄弟姐妹及子侄輩,都接受過她的指導,受了她很大的影響。六嬏最強調做人要講信義,她對孫媳婦的生活也管得相當嚴格,有時她也會過問一下孫兒們的男婚女嫁問題。”

據說糖王郭鶴年最尊敬的一個人,就是他的母親鄭格如了。

郭老說:“鶴年他最關心母親,也最聽他的母親的話。”所以有人說,在郭兄的商業王國中,郭鶴年是一個最後拍板的決策人物。唯一能夠左右他決策的只有一個人,此人便是他的母親鄭格如。


明日預告:具上進心的郭鶴年特地赴英國倫敦數年,汲取經營方法,以孤注一擲的雄心進軍馬來亞的糖業,令郭氏企業邁向輝煌……

摘錄轉載:《公心與良心:郭鶴堯傳》(彩虹出版有限公司與新山陶德書香樓聯合出版,作者為安煥然、吳華及舒慶祥)

↓↓相關新聞↓↓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ChinaPress
如我们的隐私政策所述,本网站通过使用COOKIES确保您在浏览网站时获得最佳体验。
如果您继续使用我们的网站,即表示您同意我们的隐私政策并接受我们对此类cookie的使用。有关详细信息,请单击“查找更多”
As described in Privacy Policy,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to ensure you get the best experience while browsing the site.
By continued use, you agree to our privacy policy and accept our use of such cookies. For further information, click FIND OUT MORE.
I AGR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