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社闻人郭鹤尧系列: 仅她能左右糖王决策 郭鹤年最尊敬母亲

◤华社闻人郭鹤尧系列第14篇◢

亚洲富豪、香格里拉酒店创办人郭鹤年的堂兄郭鹤尧(1916年1月21日-2012年10月13日),一生积极服务新山华社,在平凡人生创出不平凡;《中国报》全新地方网《柔佛人》与你一同回顾郭老不平凡的一生……

郭家第一代所经营的东升号,在战前仅是一家生意平平,具有两间店舖的杂货店。直至日治时期,如之前所述,由于鹤尧的六叔郭钦鉴跟拿督翁的关系,取得米粮经销处的牌照,东升号才得以“平稳”发展。

战后初期,拿督翁亦是担任统制官,负责柔佛地区白米和粮食的分配事务。因为当时马来亚政府是实施物资统一管制法,拿督翁的权力 顿时变得炙手可热。而与拿督翁早已是“莫逆之交”的郭钦鉴也因为这一层关系,继续取得米牌的专利权,控制了从新山到丰盛港的米粮生意。

此外,又因与苏丹依布拉欣的人脉关系,苏丹所发出的一些执照和特许证,也让郭钦鉴获得了一些他人难以涉足的生意,投标得到中央医院、军营和好些政府部门的粮食供应权,东升业务更得到稳定发展和扩充。

郭钦鉴病故后,根据当时的有关法律,其遗产一部分被征税,余下的分为7份分给其家属。他的正室郑格如和两个儿子郭鹤举、郭鹤年共得3份,其余4份则由郭钦鉴之妾和她的3个子女所得。

基于这种情况,性格坚强的郑格如就认为,为了延续郭氏家族的日后生计及事业发展,于是建议集中各人所得遗产,并欢迎和约邀郭氏家族人士入股,以组成一个新的公司。经过协商,遂于1949年在新山组成了郭兄弟有限公司(Kuok Bros.Group)。

入股者除郑格如及她的两个儿子郭鹤举、郭鹤年之外,还有堂兄弟:郭鹤青(郭钦暖长子)、郭鹤璟(郭钦仁长子)、郭鹤新、郭鹤瑞(郭钦宝之子),以及本文主人翁郭鹤尧(郭钦端的长子)。

郑格如为宽中专科楼,主持动土剪彩礼。

郭鹤尧的堂弟──郭钦鉴之子郭鹤年,由于其学识及商业才能均备受肯定,被推举为郭兄弟有限公司的董事长,时年他才25岁。就这样,上一辈郭氏家族的事业又重新组建了起来,最初这公司也是继承父辈的传统业务,主要经营大米、面粉、豆类等生意。后来在郭鹤年杰出的领导下,成为国际知名的跨国企业。

可以这么说,郭兄弟有限公司最初是由郭鹤尧的六婶郑格如所催生的。

虔诚皈依佛教 热心公益流芳百世

郑格如也是一位虔诚的佛教徒,长年礼斋吃素。她把自己的住处取名为“心灯精舍”,更在离新山不远的士姑来建了一座“一真法界”的佛寺。

郑格如居士皈依一代高僧宝松法师。1969年发生513种族冲突事件之前,这位曾在“一真法界”举行千日法会的高僧眼看普渡众生无望,便焚身涅槃。

由于深受宝松法师影响,郑格如居士礼佛之心不泯,在宝松法师涅槃后,她转而皈依于高僧虚云法师。

或许就是基于这份“佛心”吧,她每天都有阅报的习惯,并且还会把报章上有关需施以援手的人与事的新闻剪下来,将这些资料交给郭氏基金,以拨出善款予以接济。有时她会用一真法师或无名氏的法号,资助给那些需要帮助的人们。

在郭氏基金拨款支助华教方面,只要郑格如居士“点头”,来自以郭鹤年为首的郭氏兄弟集团的捐款就肯定不成问题了。郭兄弟机构扶持教育,不遗余力,郑格如居士起著决定性的影响。

当然,郭鹤尧很得这位婶婶的信任,也是一个重要的因素。所以自70年代以来,郭鹤尧在积极参与新山华社服务,领导华社为华校筹措募款时,这位慈悲为怀的女中俊杰也一直扮演着很关键的角色。

郭鹤年母亲郑格如居士,曾是女中豪杰。

1995年7月8日,95岁的郑格如居士溘然长逝。

为了纪念这位令人尊敬的居士,至今全马第一间民办的高等学府南方学院的教学楼、全马最大型的中学宽柔中学的学生宿舍大楼,均以郑格如的名字命名,以表扬她对教育的贡献。

郑格如居士生前热心慈善公益,但生活甚俭朴,在世时仅住在新山一间普通的平房里。临终还立下遗嘱,丧事一切从简,甚至棺材也只值2500令吉。

仅她能左右糖王决策 郭鹤年最尊敬母亲

关于郑格如的一生,平凡之中有个性、有传奇。

郑格如,原名郑梦兰,祖籍福州马尾,1900年出生书香世家,父亲郑寿南是清朝举人。

郑格如是一个知书达理,处事不拖泥带水,很有个性的女子。她在福州美国教会学校受过新式教育,就读于福州协和大学。

在那个年代,女子受大学教育是为数不多的。但旧时婚姻是凭父母之命、媒妁之言 ,1920年,年方二十,即离乡南来,与郭钦鉴成亲,之后就一直定居在新山。

郭老直言:“我的父亲于1943年去世,鹤年的父亲(我的叔父)在1948年逝世,之后,郭氏家族的生意就是在六婶和鹤年的管理之下发展下去。”

他并以极尊敬的口吻说:“自从郭兄弟有限公司成立之后,鹤年的母亲,我的六婶母郑格如女士是我们家族最受尊敬的家长。她在世时,一向都非常关心郭氏各成员之间的团结、互助。她常常要家里大大小小永远记住‘家和万事兴’这句古语。因此几十年来,我们郭氏家族,兄弟们都很和气、合作。”

“她最喜欢人家勤劳简朴,可以说,过去几十年来,郭氏家族的兄弟姐妹及子侄辈,都接受过她的指导,受了她很大的影响。六嬏最强调做人要讲信义,她对孙媳妇的生活也管得相当严格,有时她也会过问一下孙儿们的男婚女嫁问题。”

据说糖王郭鹤年最尊敬的一个人,就是他的母亲郑格如了。

郭老说:“鹤年他最关心母亲,也最听他的母亲的话。”所以有人说,在郭兄的商业王国中,郭鹤年是一个最后拍板的决策人物。唯一能够左右他决策的只有一个人,此人便是他的母亲郑格如。

明日预告:具上进心的郭鹤年特地赴英国伦敦数年,汲取经营方法,以孤注一掷的雄心进军马来亚的糖业,令郭氏企业迈向辉煌……

摘录转载:《公心与良心:郭鹤尧传》(彩虹出版有限公司与新山陶德书香楼联合出版,作者为安焕然、吴华及舒庆祥)

↓↓相关新闻↓↓

市场脉搏
更多
看影音热议更多
健康点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