暫緩死刑訴求失敗 大馬青年獅城監獄問吊 | 中國報 China Press

暫緩死刑訴求失敗 大馬青年獅城監獄問吊

柏巴嘉蘭在週五早上問吊。
柏巴嘉蘭在週五早上問吊。

(新加坡14日訊)最高法院上訴庭昨午出現罕見申請,定今早上絞刑台的大馬毒販做“最后一搏”,要求暫緩行刑,理由是要等候大馬法院決定,是否把本案移交國際法庭,但被三司推翻,並指各國司法裁決互不相干。



29歲馬來西亞籍男子柏巴嘉蘭被控在2012年4月12日清晨5時15分,從兀蘭關卡開車進入新加坡時,被發現車上藏有不少于22.243克的二醋嗎啡(海洛因的違禁成分)毒品。

經審訊后,男子被判罪成和死刑,定今早上絞刑台。被告過后上訴及提出刑事動議,但新加坡國法院維持原判。

據媒體報道,被告家人過后入稟馬來西亞高庭,以本案審理不公平為由,呼吁大馬高庭指示把案件移交國際法庭審理。

無權干預

今年3月,大馬高庭推翻這項申請,並指本案涉及另一國的司法裁決,大馬法庭無權干預。被告家人不放棄,針對申請被推翻提出上訴,但至今未有結果。

本地律師朱正熙代表被告,于本週二(11日)向新加坡最高法院上訴庭提出刑事動議,申請暫緩執行被告今早的絞刑,理由是新加坡不該在大馬法庭未有定奪之前,就促成無法扭轉的結果。

由上訴庭法官趙錫燊、潘文龍和鄭永光組成的三司,昨午審理這項申請。

行刑前與家人聚2小時

申請失敗,死囚週五上絞刑台,週四過堂后獲三司批准,有約兩小時時間,與10名家人在法院做最后相聚。

週四5時,三司宣佈裁決后,代表朱正熙律師指出,被告獲得監獄批准,可與家人相聚,截至週四傍晚7時。

他向三司申請,讓被告節省時間,直接在法院與家人相聚,而非回到監獄才這么做,獲得三司批准。

根據判詞,被告在武吉巴督一家油站打工,向來是騎摩哆來往新加坡與大馬。

案發時,他把摩哆停在朋友的家,改開朋友的汽車進入新加坡;被告聲稱,他並不知道有毒品藏在汽車車座把手內,但審案法官認為這說辭不可靠。

法官:故意拖延司法程序

過去,不時會有死刑囚犯趕在上絞刑台前的“最后一分鐘”,申請推翻死刑;上訴庭法官趙錫燊指出,這次的申請算是罕見,因為涉及另一國的司法裁決。

但趙錫燊強調,各國的司法裁決具獨立性,國與國之間無法干預,被告申請暫緩執行絞刑,並無任何法律立場,這么做等于故意拖延司法程序,無法被容忍。

他也斥責,本案已經歷完整的司法程序,法庭的裁決具最終約束力,而不是不斷被挑戰。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