架勢堂‧馬來貘醜得可愛! | 中國報 China Press

架勢堂‧馬來貘醜得可愛!

20170717cherng01



特約:子若
圖:李文源、華研國際音樂提供
今日登場:台灣超人氣馬來貘插畫家Cherng

同樣是身上只有黑白兩色的稀有動物,為何熊貓總是備受矚目,而馬來貘受到漠視呢?幸好,因為有Cherng這個台灣插畫家,馬來貘扭轉局勢,在網絡爆紅起來!不少台灣人以為馬來貘只是虛構的動物,而對大馬群眾來說,馬來貘也不過是一種既近又遠的動物。

究竟這馬來貘有何魅力?就讓我們跟隨Cherng,一起走進它的黑白世界……

保持真我,不為討好加顏色
黑白勢力闖彩色世界

馬來貘有點懶散,如果可以,希望一輩子趴著不動,那模樣有點可愛。

Cherng借它揭示隱藏在人們心中的小心眼及小缺點,卻又不失善良,讓人無法抗拒它的存在。

于是,黑白的馬來貘躍然網絡空間,也跳進人們的尋常生活中!

2011~2012年,開始通過生活圖文傳遞心情寫照,在短短時間內受到注目,並在面子書創立了粉絲團,徇眾要求下想方設法在LINE上架貼圖。

2013年,台灣第一個在LINE貼圖上架的圖文創作者,並開創了堅持以黑白作品上架的局面,而在這之前,LINE所有貼圖都是彩色的。

2014年,與台灣電器品牌大同跨界合作,為檯燈、吹風機與電鍋等三組家電進行工業設計,結果,2000個潮電鍋在一小時內賣光,贏得“插畫界的江蕙”霸氣稱號!

2015年,剛踏入社會在銀行開戶頭,發現存摺與金融卡的設計太醜,他好想改變這狀態,這個夢想在這年裡成真!馬來貘正式進軍金融界的殿堂,為中國信託設計酷酷的貘信用卡。

2016年,首個台灣角色與日本三麗鷗(Sanrio)角色蛋黃哥聯名,組成世界上最“懶散”的黃金組合,讓生活急速的人們放慢節奏,好好過生活!

2017年,一舉推出嘔心瀝血之著《來貘新定義》,一次過把打從一開始就標榜“一事無成”的生活與事業進化史結集成書,讓讀者認識馬來貘與他的經典朋友們!

台灣超人氣馬來貘插畫家Cherng帶著新著作,聯同筆下的馬來貘,跟《中國報》讀者說哈囉!
台灣超人氣馬來貘插畫家Cherng帶著新著作,聯同筆下的馬來貘,跟《中國報》讀者說哈囉!

網上累積百萬粉絲

此為台灣人氣插畫家Cherng(取自本名楊承霖,“承”字的英文翻譯),于過去5年來在台灣插畫界的亮麗里程,每一年都創造一個突破性的進展,不得不讓人刮目相看且,羨慕不已。而在面子書上累積的逾百萬粉絲,讓他時時處于高人氣狀態!

在這個每一秒都有可能有人紅透半邊天的年頭裡,這位年僅27歲的Cherng,靠的是一隻賣萌耍賤的馬來貘(Malayan Tapir),再運用一個九十后大男生的觀點來詮釋這世界上的人事物,兼具詼諧與冷調的作風,老少咸宜,因此吸引了與上百家廠商合作,授權商品破千項。

不管你有沒有在他百萬粉絲團裡頭,《架勢堂》趁他早前飛抵吉隆坡推薦新書《來貘新定義》之際,邀他做客此間,讓你聽他細述爆人氣插畫事業的始“貘”!

初次見馬來貘,嚇一跳

生長在低海拔熱帶雨林的馬來貘,屬于大馬的國寶級野生動物,但它之于我國群眾是一種既近又遠的動物,它時不時都會出現在動物瀕危的新聞線上,卻從未曾獲得過多的關注。相比另外一種同為黑白動物的大熊貓,它所得到的歡迎度與關注力,無疑遜色多了。

這個分佈在東南亞的動物,卻讓來自寶島的畫家Cherng畫紅了,于是我跟大家都很好奇他當初怎會畫起馬來貘呢?他帶著充滿陽光的爽朗口吻說道:“小的時候特別喜歡看百科全書,從那時開始就知道此生物的存在,不過,當時也沒有特別多想,更沒有把它放在心上。”

直至2011年,當他開始畫畫的習慣后,本意就是將生活中一些不常見的事物,通過個人的口吻來介紹給大家,馬來貘于是出現在他的筆下。在他的眼裡,這個生物長得奇怪,至于它有多奇怪?他旋即回說:“四不像呀!而且顏色又黑白一半,就覺得很有趣!”

2012年,他因為畫馬來貘而特地到台北動物園一趟,給自己一個機會親睹他筆下那個黑白生物的廬山真面目,“之前還想像不到它到底是怎麼一個樣子,看了之后,真的是好大一隻,而且動物園的設計結構是遠遠看它,但是,依然被它嚇一跳!”在此順道做一些常識補充,馬來貘其實屬于中大型哺乳動物。

這一趟動物園觀貘之旅,顛覆了他之前對馬來貘的既定印象。回家以后,他把原來的圖畫比例稍作改變,“把它畫到跟人差不多一樣高。”也在這一年,他把馬來貘用作面子書大頭照(profile picture),因此經常被大家喚作“馬來貘”。

他也無可無不可,當如此稱呼他的人越來越多時,他索性在自己的簽名旁邊,順道添加一個小小的馬來貘符號,在他的心目中,這黑白動物既奇怪又討喜,“就像我之前說的,它醜得可愛呀!”

Cherng以天性慵懶的馬來貘角色進行跨界合作,因此吸引與上百家廠商合作,授權破千項馬來貘商品。
Cherng以天性慵懶的馬來貘角色進行跨界合作,因此吸引與上百家廠商合作,授權破千項馬來貘商品。

同是黑白兄弟,熊貓帶紅馬來貘

爾后,Cherng筆下的馬來貘之所以爆紅起來,應歸功于熊貓。

當時,台灣媒體都大篇幅報導台北動物園裡一隻新生熊貓,他閱讀到了、觀察到了,也體會到了。于是,第一次嘗試用馬來貘這個角色與熊貓對話,在其筆下,馬來貘帶有不服氣的口吻說到“為什麼你這麼紅?”“你在囂張什麼呀?”還有“大家都是黑白,你憑什麼紅呢?”

“或許是說中了許多人心事,大夥兒都一股腦兒支持馬來貘。”他透露,打從那時開始,他就賦予筆下馬來貘的真實個性,“那就是有點懶散,如果可以,希望一輩子趴著不動,它有點可愛、善良。”看似平凡的生活作品,卻引起很多的共鳴,造就了不平凡!

在這事件中,他其實借助了馬來貘去揭示隱藏在人們心中的小心眼,“就像大家可能會問:為什麼大家都是人,遍遍你像明星般的紅呀?”這隻以“一事無成”為座右銘的馬來貘,其黑白形象符合時代的精簡視覺語言,而Cherng的犀利觀察力和獨特文字,引發讀者共鳴。

三年前,他來到馬來貘的原生國家之一的馬來半島,“我特地安排了一個行程到吉隆坡的國家動物園去探望它,原以為可以近距離觀看,結果還是得遠遠的看,有點失望。”但,他看到在自己家的馬來貘,“感覺它們很自然的生活著。”

經過種種事跡,不僅奠定了他與馬來貘密不可分的關係,同時,在粉絲團心中建立起牢不可破的印象,“我們互相彼此幫到對方,有的讀者參觀動物園之后才知道馬來貘真實存在,他們以為它只是我畫的一種動物角色。”他形容,他跟它的關係如同同事,“我們一起工作、一起賺錢、一起過生活!”

平日睡到自然醒,截稿日拼到盡
不到死線不出手!

作為筆下當紅角色,馬來貘擁有慵懶的性格,大家會不會誤以為它的主人Cherng也具備這個特質?“我是一個樂于工作並且很愛工作的人。”單單要把一個面子書經營起來已不易,更何況是擁有百萬粉絲的社交平台,少一點熱情與努力都難以持之以恆。

問及他平日的生活,他居然說道:“其實很無聊,基本上都睡到自然醒。”他直言,這是他最幸福的地方,“這份工作讓我可以自由安排時間,一個案子接著另一個案子的接替,並在截稿時間前完成。”

他坦言,早上起床以后好像渾渾噩噩的度過,“我都會花時間滑面子書,關心天下的事,這是生活亦是創作的需要;此外,因為是跟姐姐住在一起,所以,有空閒都會找她聊天呀!”

跟許多創作人一樣,他都是在晚上才啟動真正的工作模式,“大概是晚上之后才發現隔天是交稿日吧(笑)!”如此的工作模式,幾乎是全天下創作人的通病,不到“死線”都找不到動手的手氣!當然,碰上處理大案子時,他的生活往往就會變得如臨大敵似的,嚴陣以待。

他以創作《來貘新定義》這本書為例,“大概有一個月吧,我每天都九點起來,就這樣一直畫、一直畫到翌日凌晨三點鐘,然后,再逼自己早上九點鐘起身。”由于這段日子裡都不步出家門,“所以,鬍子沒刮、頭髮很長,就覺得自己長得很醜!”

“但這不會是常態,否則就要死掉了!”他聲稱,自己的生活往往就處于這兩個極端,可以是睡到自然醒,又可能是火力全開的局面了。

20170717cherng04

遺傳家族幽默基因

一個以圖與文為創作主軸的創作人,若要把圖畫好、把故事說好,就要掌握人性,方能一圖一字戮破人們的心事。為此,坐在公車上觀察裡裡外外的人,成了其早期創作生涯裡的例行公事。

“我會把一路上所聽聞到的好玩、有趣的事全記錄下來。”Cherng表示,觀察路人這件事情並不難,“但,要將所見所聞發表到粉絲團,就必須說出自己的見解,才能顯示出跟他人不一樣的地方。”而他,最擅長的是幽默感。

像他在寫女人的購物習慣,他畫一個女人的穿著和她的衣櫥,文字寫到女人一直買風格類似的單品,卻站在衣櫥前說要穿點不同風格的衣服,這就是女人矛盾之處。所以,你覺得自己骨子裡有幽默感?他不假思索答道:“有!”隨著一陣大笑之后,他才解釋:“對呀,跟朋友出去時,大家都覺得我很好笑。”

他把這股幽默風趣的表達能力,歸功于家人的遺傳,“我們一家人都很好笑,我媽常說:那個聚會要是沒有她,一定會很無聊!”儘管他對媽媽的一番話表現得不置可否,但還是得承認那是一個很真的事實,“除了爸爸比較木訥以外,哥哥、姐姐都是好笑的人。”

Like不能代表一切…

像Cherng如此性格的人,呈現在大家眼前,都是正面、積極與快樂的,但他也有心情沮喪與低落的時候,“尤其是畫圖畫到瓶頸時,自然而然會有憂傷。”而最近一次的難過,發生在《來貘新定義》出版之際。

“當時,我在面子書上發佈出書的預告時,面子書裡粉絲的反應卻不如預期好,還是會很難過。”在那個當下,他認為自己已經全心全意完成了一個對得起自己的創作,並產生了深厚情感,所以沒有什麼可以反悔,“最重要的是,去面對它呀!”他不只發表“反應差”的留言,甚至自嘲是“出版毒藥”。

當然,到了真正的網絡預購時間,這本書在一個晚上的半小時內就預售了1500本,這個極為正面進展,讓他的信心又回勇了!他高人氣的面子書裡,一般發佈商品的成交都很好,“都會有一、兩萬個Like。”

這些動輒上萬的“Like”,確實起了振奮人心的作用,對未來起到標竿性作用,“往往會被這些Like左右,若是得到的Like不夠多,是否意味著自己的創作不夠好呢?”他透露,曾經有過一段日子,因為把期望設得太高,以致沒有辦法度過那一關,他只能學著用平常心面對粉絲的反應。

“這其實是又回到最初創作的日子,想要發表什麼就儘管去發表,不會再陷入能夠獲得多少個Like的迷思。”他聲稱,自己具備能力去進行心情的調適,迄今,更有心臟負荷力去面對落差了。

與此同時,他也體悟,這個“Like”不能代表一切,“網絡的Like不代表他們真的喜歡,有時只不過代表‘讀過’罷了,而那些沒有按Like的人也,並不代表他們不喜歡呀!”

在網絡裡裡外外過著風風雨雨、起起落落的創作生涯,“一直以來,秉持用真誠的態度去面對粉絲,並且做自己想做的事。”這是他給自己同時也給時下年輕人最貼心的話。

而他一直都在追求的一個目標,那就讓自己處于走在前面的狀態,讓自己不斷做出創新的事情,“我要讓人覺得自己在做的事情,是別人沒有做過的。”他竭盡所能用努力去舖成與完成自己喜歡的未來,所以,他最崇拜的一個人是《櫻桃小丸子》原作者櫻桃子!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