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社闻人郭鹤尧系列: 郭鹤年果敢拚搏 投资糖业创霸业

◤华社闻人郭鹤尧系列第15篇◢

亚洲富豪、香格里拉酒店创办人郭鹤年的堂兄郭鹤尧(1916年1月21日-2012年10月13日),一生积极服务新山华社,在平凡人生创出不平凡;《中国报》全新地方网《柔佛人》与你一同回顾郭老不平凡的一生……

为了提升自己的商业知识和能力,在郭兄弟成立后不久,1952年,极具上进心的郭鹤年特地远赴英国伦敦数年,去考察商品交易所与当地企业的经营方法。至1955年从英国回来,郭鹤年正式接掌郭兄弟有限公司,即以其现代化的企业经营理念,打算在本地大展拳脚。

1955年,他返回马来亚后,首先就在新山创办民天私人有限公司,经营米粮和和种商品的进出口贸易。接着在50年代末,以孤注一掷的雄心进军马来亚的糖业。

郭鹤尧说:“鹤年正式掌管郭兄弟的业务后,他大胆改变营业方针,开始设法从泰国大量输入白米,分销至新加坡、柔佛及马来亚各大城小镇。这是郭兄弟公司业务很重要的转捩点。”

郭鹤年为当今举世著名商家。

“不过,郭兄弟集团的真正巨大盈利并不是来自米业,而是靠‘工业’。首先是靠炼糖工业。”

“我应该很公平指出,鹤年对工商业的许多准确分析、判断和决定,造成郭兄弟集团今日的局面。”

“记得那个时候,日本人想与郭兄弟集团合作炼糖,当时我们还没有一个人懂得甚么叫炼糖,但鹤年经过约两年冗长谈判及到处探询后,他终于向我们整个家族建议,把全部财产都投资到炼糖工业。”

“我们家族的每个成员在听到鹤年的复杂分析之后,决定彻底支持鹤年的主张。当时大家都明白,那次的投资也是一个冒险,万一失败的话,所有郭氏家族累积了几十年的财产都会全部化为乌有。”

“那一次我们的总投资额是60多万元。当时这个数字对很多大财团来说根本就算不了甚么,可是对当时的郭氏家族,就非同小可了。我们当时只是一家米商,一家稍具规模的杂货铺而已。后来事实证明炼糖工业一帆风顺,几十年来都获得钜大盈利。”

郭兄弟公司是我国独立后十年间,政府推行的“替代进口工业化”激励政策中的受惠者。

郭鹤年抓住这个机会,于1959年与联邦土地发展局合资在槟城创办国内第一家炼糖厂─马来亚糖厂。1968年又与政府的国营企业合作,成立玻璃市种植有限公司,租用土地1万4600英亩种植甘蔗,提供炼糖原料。

1970年,郭鹤年敏税地认识到世界糖价有上升的趋势,果敢地打入“糖市”,进行食糖期货投机活动。不久,世界糖价果然上涨,郭氏兄弟集团赚了不少钱。至此,郭氏集团控制了世界糖业贸易的10%和马来西亚的80%,郭鹤年被誉为“亚洲糖王”。

在替代进口的优惠政策下,一九六二年郭氏兄弟集团与国家资本合办联邦面粉厂,从外国进口小麦,加工成面粉供应国内市场。到八十年代后期,该集团在马来西亚拥有四家面粉厂,年产量占全国四十二巴仙至五十巴仙。

本地最著名企业 糖王扬名海内外

郭兄弟有限公司是我国最大的企业集团之一 ,也是亚洲著名的跨国企业。它是以郭鹤年(Robert Kuok Hock Nien)为首的家族在继承父辈商业的基础之上,跃起壮大起来的著名企业集团。

而这个集团的首脑郭鹤年也可以是我国独立后冒起,国际声誉最高,同时也能是最高深莫测的华商之一。

诚如郭鹤尧所说的:“这个集团到今天能够在本地及国际大展拳脚,一帆风顺,主要是郭鹤年的眼光及他的工商业才华造就的。堂兄弟鹤年是一位有胆识及有远见商业人才;我们兄弟都完全接受他的领导。”

郭鹤年是郭钦鉴和郑格如的第三公子,1924年出生于新山。与鹤尧一样,在郭家父辈的栽培安排下,在宽柔念过“一点点”的华文之后,就转到英校去。

1940年在新山英文书院取得9号剑桥文凭后,考进新加坡著名学府莱佛士学院,可惜只读了一年,太平洋战争爆发。

莱佛士学院曾栽培很多人才,当时郭鹤年在莱佛士学院的同学包括李光耀(新加坡前总理)、阿都拉萨(大马已故第二任首相)等。

日治时期,他曾在新山的三菱株式会社(日资公司)的米粮部工作。战后,在母亲郑格如主催成立郭兄弟有限公司之前,1948年他已展露商业才华及企业雄心,在新加坡创业,开办了一间利克务公司,从事航运业(该公司在1965年改名为郭兄弟(新加坡)私人有限公司)。

郭家背后支援 推动文教事业

1969年,513种族冲突事件后,70年代马来西亚推行新经济政策,强调以国家机关力量干预国家经济,以扶植马来人的经济地位。也就在这个时候,郭鹤年开始把其企业投资的重心转向国外,大举进行跨国经营,其重点区域是新加坡和香港。

对于当年其企业“出走”的个中原因虽众说纷纭,但郭鹤年在70年代就以全球化战略进行跨国投资经营,其独到眼光,真是令人惊叹不已。

1971年郭氏兄弟集团在新加坡建五星级的香格里拉大酒店。1974年在香港成立嘉里有限公司,成为香港房地产业的新兴巨头,且还广泛涉足国际贸易、金融、传媒业等行业。90年代,它大举投资中国大陆市场,并获得惊人的业绩。

此外,郭鹤尧在新山华社的活动,之所以能如此顺畅而有影响力,除了其个人魅力,在筹款赞助华社文教事业方面,主要也是靠其财雄势大的郭氏家族财团在背后的强力支持。

郭老说:“这些年来,鹤年及郭兄弟集团也通过我从事一些社会福利活动;鹤年自己没有出面,但所有的义款都是经鹤年批准,由我全权负责拨款给一些教育、文化或慈善工作。”所以郭老强调:“我只出力,出钱的是鹤年。”

当然这或许只是郭老谦虚的说辞。无论是出钱还是出力,郭老作为郭氏家族的代表,或是以他个人身分活跃于华社,至今仍受到华社的推崇和尊重,这是一个不争的事实。

而商场上的郭鹤年和社会上的郭鹤尧,他们俩所扮演的角色,其实是互为分工,合而一体的两面。

明日预告:由学生变成董事长 郭老与父亲情系宽柔,“我这一生包括我的父亲郭钦端,和宽柔学校结了不解之缘。我讲过我三岁就和父亲南来新山定居,在宽柔小学接受启蒙教育。父亲是宽柔学校的第一代董事,我也在廿岁左右就加入宽柔董事会工作,成为第二代宽柔董事。”

摘录转载:《公心与良心:郭鹤尧传》(彩虹出版有限公司与新山陶德书香楼联合出版,作者为安焕然、吴华及舒庆祥)

↓↓相关新闻↓↓

市场脉搏
更多
看影音热议更多
健康点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