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社闻人郭鹤尧系列: 华教开创新路向 宽中孕育南方学院

◤华社闻人郭鹤尧系列第16篇◢

亚洲富豪、香格里拉酒店创办人郭鹤年的堂兄郭鹤尧(1916年1月21日-2012年10月13日),一生积极服务新山华社,在平凡人生创出不平凡;《中国报》全新地方网《柔佛人》与你一同回顾郭老不平凡的一生……

宽柔中学是马来西亚第一间宣布不改制、拒绝接受政府津贴,自寻发展的华校。如今它已发展成为全国最大型的中学。而从宽中基础上孕育的南方学院,则是我国第一间具华校背景华社民办的高等学府。

从“宽柔”到“南方”,为我国华教史开创了另一条拓展性的渠道和新路向,同时亦为新山华教树立了一个兴学办校的典范。

在兴学办校的历程中,我们会看到,新山华社及宽柔领导层那种“宽和”、“柔顺”的个性里,同时也显现出了“柔中带刚”的坚强韧性。这种精神,实体现了华人传统“中庸”的文化精髓。

而在这方面,令人敬仰的郭老,更是实践“宽柔”、“中庸”精神的楷模。

宽柔自1951年开办初中以来,现已发展成为全国最大型的一间独立中学。

宽中经过50年代的草创努力,60年代多事之秋的挣扎求存,70年代的扩展跃进,80年代稳健发展,乃至90年代的巩固扎根、名扬四海。宽柔与新山华社的脉动紧紧相扣。而宽柔有今天的成绩,宽柔董事部居功厥伟。

早在1951年宽柔中学创立之初,郭老就担任宽中董事部的英文文书。至70年代始转任董事部财政。80年代之后,郭老先后在1982年至1988年、1990年至1992年,以及1996年至1997年期间,担任宽柔中学的董事长。由此可见,郭老与宽中的发展息息相关。

不过,在50至60年代,宽柔的草创及挣扎求存时期,郭老虽是宽柔董事的其中一员,惟从史实的搜索来看,他还不是第一线人物,尚未扮演关键的角色。

50年代的草创初期,宽柔规模粗具,施教方针还在摸索,且高中毕业生仅得3届,人数不多,一时之间,尚未能有所表现。惟至五十年代末,面对华文中学的改制问题,却严峻地考验著宽柔人的智慧和勇气。

宽中两退休校长张拔川(左)及黄继翔(右)赞扬郭老,坦诚、直率、大公无私。

中学改制危机 酿成罢课学潮

1957年,就在独立呼声响彻云霄之际,马来亚的华文教育却要面临变质的危机。

所谓的改制问题,是指当时联合邦新教育政策,企图将所有华文中学改变为国民型中学。当局利用全部津贴的银弹攻策,唆使华文中学接受廿项改制条件,其中包括改组董事部、限制学龄,以及初级文凭考试需以英文作答等,使华校特质面对变质。

当时,马华公会、教总和董总华教三大机构多次想与政府协商,然而均不得要领。协商结果令人失望。在教育部断然拒绝让步的压力下,三大机构除了重申团结一致的主张外,实在已没有甚么事情可以做。

当时,不论是华社,还是华校师生都处于非常不稳定的情绪中。学潮四起,血书“维吾华校”,情绪慷慨激昂,却人心惶惶。一九五七年底,终酿成全马华文中学总罢课的学潮。

这年的11月,槟城钟灵、韩江、槟华及吉隆坡中华、尊孔、坤成6间中学同时举行罢课,后来此股野火又蔓延到怡保育才、霹雳女中、培南、圣母玛利亚、育群及培元,再南下柔佛宽柔、中化、培华,以至扩散到美罗、芙蓉、亚罗士打等地。一时之间,全国华文中学陷入水深火热之中。

郑格如居士为宽中工艺中心主持落成剪彩。

宽中拒改制火头车 华文中学变独中

宽柔中学发生学潮是在1957年11月22日(星期五)的早上。那一天,第3节上课钟一响,突然许多教室发生骚动,演讲、呼喊口号、唱团结歌、捶打书桌之声四起。

其后,约600名学生情绪激动地齐集食堂前草场,集体罢课,四处张贴“维护华文教育”、“反对中学改制”、“反对初级文凭考试以英文作答”、“抗议超龄生被逐”等标语。

在校长黄则吾苦口婆心的劝说下,学生始散去。董事长曾崇文也赶到学校巡视,镇暴队则在校门口戒备。至23日宽柔学潮平息,学生才照常上课。

就在华社普遍充满焦虑不安、徘徊难决的时刻,1957年12月18日宽柔中学董事部开会议决,对外宣布,宽中拒绝申请改制。

从1958年元月1日起,宽中不再接受政府津贴,全部经费由董事部自筹及承担,同时接纳超龄生就读,自力更生成为马来亚第一间(非政府津贴的)“独立中学”。

宽中董事部这项议决,在马来西亚华教史上是意义深远的。它不仅使宽柔摆脱许多纠缠,也增强其他华文中学“独立”的决心,随后芙蓉中华中学董事部也宣布绝不申请改制,与宽中并肩作战,坚守华教岗位,从而掀起华文中学成为“独立中学”之风。

明日预告:我国著名诗人奥斯曼阿旺献诗给南院,赞颂南院与郭老对教育所做出的贡献;郭老为人处世态度,深受马来社会敬重……

摘录转载:《公心与良心:郭鹤尧传》(彩虹出版有限公司与新山陶德书香楼联合出版,作者为安焕然、吴华及舒庆祥)

↓↓相关新闻↓↓

市场脉搏
更多
看影音热议更多
健康点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