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美女好友誘裸聊 裸體視頻截圖敲詐 | 中國報 China Press

微信美女好友誘裸聊 裸體視頻截圖敲詐

20170718pfb50a



20170718pfb50b

20170718pfb50c

7月6日,74名涉嫌電信詐騙的中國人被柬埔寨押送回國,經過警方的審訊得知,該案件並非普通的電信詐騙,還涉及裸聊敲詐,犯罪手段更卑劣!



一個模仿「今日頭條」的網絡頁面,裡面有近300條寫著真實姓名、單位、手機號的標題鏈接,每一條點進去,都是裸體聊天的視頻截圖。

作案者的目的很簡單,就是要錢。給錢了,這些不雅視頻可以從該網址中刪除,若沒有,則一直掛在上面,而且每天滾動更新,不斷有新的受害者信息被公佈。

作案人員有一套「劇本」

警方透露,犯罪嫌疑人通過大量購買公民個人信息,定向確定某個特殊群體 ,在微信裡設置艷麗的美女圖像,通過加好友方式,勾引受害人。待受害人通過好友驗證,便開始步步引誘裸聊 。要麼說『老公出差去了,一個人在家,很寂寞』,要麼說『老公出軌,很苦悶,想尋找平衡』……

聊天內容很多,但有一點很突出:她很無聊,想發洩。

作案人員有一套「劇本」,「別的不用聊,照著那一套『話術』走,文字聊到最後,就是慾望要釋放,然後開始視頻裸聊。」

7月13日,「裸聊女」林某某在訊問中說,在與受害人視頻時,「對方見我把衣服脫了,他也把衣服給脫了,然後我自慰給他看,對方也在視頻中裸體並露臉。」

林某某強調,只有讓對方露臉,他們的視頻才算錄製成功。

作案團伙的組織嚴密,分工明確,可以分為「三線」流水線式運作,一線聊天組負責引誘裸聊、錄製視頻,二線敲詐組接過視頻後負責敲詐勒索,三線管理組安排國內專人取款、敦促一二線人員工作,對接高層老闆。犯罪團伙有專人從福建取款,資金隨後匯往國外。

公司化運作:每人每天必須引誘成功3名受害者

據警方介紹,金邊窩點在一棟別墅裡,此前他們已得知,犯罪團伙已經在房子周圍安裝了攝像頭,一輛車在旁邊馬路停留超過10分鐘,就會引起警覺。所以他們在柬埔寨警方的配合下,選擇了週六早上——作案人員還在睡覺的時間行動。

這棟別墅院子外的大門上是一把掛鎖,一扯就開了。別墅內有七八個房間,住了18個人,大廳是一個集中辦公區域,分成幾個格子間。每個格子上面擺著十幾台手機,一沓打印好本子,上面印著密密麻麻的手機號,桌子上還有幾盒手機卡,目測有數百張。5名裸聊女睡在平時裸聊的小房間,其餘男性住在上下鋪的房間裡。

作案人員供述,在辦公區域集中工作的是一線聊天組的人員,主要是90後男性,少部分女性。他們同時操作十幾台手機,每天要加滿整張A4紙上打印的手機號,差不多三四百人。添加成功後,他們負責閒聊引誘受害人,待受害人有裸聊意向後,看小房間的女性誰有空,就把手機遞給誰進行裸聊。也就是說,說曖昧話、引誘受害人的幾乎都是男人,在內部,管理層稱他們為「小孩子」。

裸聊女的年齡從60後到90後都有,作案團伙採取公司化運作,裸聊人員每天都要打卡上班,作案人員加微信聊天一般在白天,裸體視頻則在晚上,裸聊組只在週一至週五上班,敲詐組則不休息,隨時敲詐。作案人員制定的犯罪方式,很符合受害人的生活規律。

裸聊敲詐:風險低,來錢快

警方透露,他們在福建抓獲取款組成員時,其三天沒來得及上交的現金就達47萬餘元。團伙成員自述今年6月「業績」最差,只有260餘萬人民幣(約163萬令吉)。而警方調查顯示,該案涉及全國20餘省份的受害人800餘名。

金邊窩點有5名裸聊女,如果按每名受害者敲詐8000元、每名裸聊女平均每天錄製成功3個視頻算,該窩點一月的敲詐「收入」達240萬 。據林某某供述,裸聊女錄製成功視頻後,可按收入金額的8%提成。據管理人員供述,敲詐成員按12%提成。除去別墅租金、水電、人員伙食等雜費,暴利可想而知。

有些裸聊女原來在國內是做「小姐」的,認為裸聊的錢更好賺,「公司」人性化管理,週末不上班,晚上經常出去宵夜、KTV唱歌,每月發放底薪,通過業績來激勵工作積極性,對於一些女性來說,自尊心降為零,不需要付出什麼,一個月隨便可以賺兩三萬,來錢快,也有人覺得沒意思,沒干幾天就回國了,所以她們人員流動大。

20170718pfb50d

20170718pfb50e

文:綜合報導
圖:互聯網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