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社闻人郭鹤尧系列: 献诗赞颂贡献教育 马来社会尊敬郭老 | 中国报 China Press

华社闻人郭鹤尧系列: 献诗赞颂贡献教育 马来社会尊敬郭老

◤华社闻人郭鹤尧系列第17篇◢



亚洲富豪、香格里拉酒店创办人郭鹤年的堂兄郭鹤尧(1916年1月21日-2012年10月13日),一生积极服务新山华社,在平凡人生创出不平凡;《中国报》全新地方网《柔佛人》与你一同回顾郭老不平凡的一生……

“南方学院与拿督郭
在这优美的地不佬海峡
那美好的教育幼苗啊
抛下海中就成了一个海岛
在这美丽的海峡
追求学问的人是那么幸福
飞翔在
海上的岛屿陆上的高山
幸福的学子们啊
就像那初升的骄阳
照在高高的山上
一入夜便成了明亮的星星”

1991年5月20日,我国著名诗人奥斯曼阿旺心血来潮,一时兴起,就在下榻的新山假日酒店写下了这首诗,并在次日献上这首诗给南院,高度赞颂南院与郭老对教育所做出的贡献。

诗人奥斯曼阿旺当时也是南方学院的理事。郭老的名气,是马来朋友所熟悉的;郭老的风范,也让马来同胞尊敬的。

 著名馬來詩人奧斯曼阿旺獻給南方學院的詩。
著名马来诗人奥斯曼阿旺献给南方学院的诗。

从1967年至80年代,申办独立大学的运动失败。华教正当一片愁云密布之时,华社尝试寻求各种不同途径,寻找新渠道。石在,火是不会灭的。现在一座巍巍矗立在新山士姑来7里半联邦大道旁金葩山岗上的高等学院──南方学院,印证了一批华教人士以“宽和”、“柔顺”的中庸精神,所拓展开来的南方华教之路。

回首来时路,南院的建立,有着一段相当迂回曲折的经历。

当时,南洋大学停止在马来西亚招生,独大又不获设立;至于出国留学,学费昂贵,不是人人都能如愿。独中生另辟“蹊径”成为当务之急。

1975年,宽中毅然开设专科部,作为高中教育的延续。最先开办商学系,培育会计和工商管理人才。第2年增设马来学系,以协助为全国独中解决国语(马来语)师资荒。

关于宽柔专科部的设立,华社另一位领袖丹斯里刘南辉于2003年接受报章访问时,讲出一段故事背后的“故事”。

來自各地的華團、文教機構領袖及熱心族群的教育人士,主持南院砌磚儀式;從左至右,張愈昌、陳孟通、郭鶴堯、郭全強、曾振強、沈慕羽和劉南輝。
来自各地的华团、文教机构领袖及热心族群的教育人士,主持南院砌砖仪式;从左至右,张愈昌、陈孟通、郭鹤尧、郭全强、曾振强、沈慕羽和刘南辉。

他说,当年因政府不批准独大的设立,华教人士找陈修信,陈修信回应说:“你们不用想,等铁树开花吧!”大家都很失望但无奈。

当时的黄复生和刘南辉交情颇深,在一次谈话中,刘南辉就劝黄复生不要悲观,我们可以用其他方式来办高等教育。这方法就是我们可以“偷龙转凤”、“化整为零”。

刘南辉说:“我是搞革命的人,怎样化整为零,我知道,我就叫黄复生去宽中董事会中建议,在新山开办专科部。”

最初在宽中董事部里提议要成立“学院”的人,倒是郭老在一次际遇中的启示。当时郭老所提的只是设立一间技职训练学院(而非后来南方学院的模式)。

事缘1984年,马华工商联合会成立“人力训练组”,特别关注华校毕业生就业问题,认为职业训练课程应由现有的学校董事会协助推行及发展,希望宽中早著先鞭。

1985年时,宽中董事长郭老向董事会建议:在能力许可的范围内,设立职业训练学校,最终虽没有落实,不过却是触发申办民办学院的灵感。

3度申办被拒 补选带来转机

1986年6月24日,宽中董事会正式向教育部申请以“宽柔学院”的名称,在宽柔专科部成立一间民办学院。但经过多重管道,多次洽谈,申办无进展。

1987年10月5日,在未说明任何理由下,教育部全国学校与教师副注册官覆函,拒绝宽柔董事会的申请。随后宽中董事会于是年12月21日,正式向教育部呈上诉书,但未获答复;随后再呈函,据理力争。

1998年2月16日,接到覆函,得知上诉已不被考虑。

郭老当时不禁有点气馁。他回忆说:“3次申请3次tolak(被拒绝),差不多都灰心,碰巧来了场补选,让申办有转机。这完全是‘人为’的。”

1988年3月,适逢新山国会选区补选前夕,前首相马哈迪首次前来新山向华社拜年,这场补选是国会议员沙里尔辞职所引起的。这是当年巫统A、B两队内争另一重要战场。

当时任新山中华公会会长的刘南辉于晚宴上致词时,别的不提,就只提一项诉求,即希望宽柔学院的申办。

首相随后发言表示,政府将考虑这项申请,但学院必须遵照国家的教育法令,应开放给各民族学生就读。

首相一席话,使申办之事显露生机。

随即1988年3月25日,当时的副教育部长云时进会见宽中董事代表,商谈申办注册事宜,与此同时,新山慈善老人萧畹香重申献地。

南院成功申办 好在有黄复生

南方學院最早的上課地點,是借用寬中的莊新培圖書樓。
南方学院最早的上课地点,是借用宽中的庄新培图书楼。

郭老服务华社华教,他是一个绝对不恋权的人。

在辞卸南院董事长时,他说:“我只是一个接生者,现在南院已经生了出来,就交由别人来照顾吧!”

他甚至极谦虚地说:“我自己的能力只限于照顾小学生及中学生,还没有搞大专的资格。”

说实在的,郭老对南院的申办的贡献,主要是象征性的。由于有郭老的存在及出面,申办过程中的交涉,郭老的“情面”是有一定影响力的。

在筹款方面,透过郭老,郭氏家族也多次捐献南院。

不过,起初对于南院的创办理念,据说郭老并不是完全认同。只是董事会议议决通过要办,就义不容辞地承担下来,努力把事做好,间中也曾有牢骚及气馁。

郭老也很坦诚地说:“南院的申办,好在有黄复生。”

如果说当年南院的创立,郭老是建筑师,那黄复生就是设计师了。

郭老说得妙:“今天南院办得还算成功,要不然,以黄复生的手段,我倒要怪他太过专制了。”

明日完结篇:华社闻人与教育界大慈善家敦鹤尧,于2012年10月13日(周六)晚上因病逝世,享年96岁……

摘录转载:《公心与良心:郭鹤尧传》(彩虹出版有限公司与新山陶德书香楼联合出版,作者为安焕然、吴华及舒庆祥)

↓↓相关新闻↓↓


*本网站有权删除或封锁任何具有性别歧视、人身攻击、庸俗、诋毁或种族主义性质的留言和用户;必须审核的留言,或将不会即时出现。
ChinaPress
如我们的隐私政策所述,本网站通过使用COOKIES确保您在浏览网站时获得最佳体验。
如果您继续使用我们的网站,即表示您同意我们的隐私政策并接受我们对此类cookie的使用。有关详细信息,请单击“查找更多”
As described in Privacy Policy,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to ensure you get the best experience while browsing the site.
By continued use, you agree to our privacy policy and accept our use of such cookies. For further information, click FIND OUT MORE.
I AGR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