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社聞人郭鶴堯系列: 獻詩讚頌貢獻教育 馬來社會尊敬郭老 | 中國報 China Press

華社聞人郭鶴堯系列: 獻詩讚頌貢獻教育 馬來社會尊敬郭老

◤華社聞人郭鶴堯系列第17篇◢



亞洲富豪、香格里拉酒店創辦人郭鶴年的堂兄郭鶴堯(1916年1月21日-2012年10月13日),一生積極服務新山華社,在平凡人生創出不平凡;《中國報》全新地方網《柔佛人》與你一同回顧郭老不平凡的一生……

“南方學院與拿督郭
在這優美的地不佬海峽
那美好的教育幼苗啊
拋下海中就成了一個海島
在這美麗的海峽
追求學問的人是那麼幸福
飛翔在
海上的島嶼陸上的高山
幸福的學子們啊
就像那初升的驕陽
照在高高的山上
一入夜便成了明亮的星星”

1991年5月20日,我國著名詩人奧斯曼阿旺心血來潮,一時興起,就在下榻的新山假日酒店寫下了這首詩,並在次日獻上這首詩給南院,高度讚頌南院與郭老對教育所做出的貢獻。

詩人奧斯曼阿旺當時也是南方學院的理事。郭老的名氣,是馬來朋友所熟悉的;郭老的風範,也讓馬來同胞尊敬的。

 著名馬來詩人奧斯曼阿旺獻給南方學院的詩。
著名馬來詩人奧斯曼阿旺獻給南方學院的詩。

從1967年至80年代,申辦獨立大學的運動失敗。華教正當一片愁雲密佈之時,華社嘗試尋求各種不同途徑,尋找新渠道。石在,火是不會滅的。現在一座巍巍矗立在新山士姑來7里半聯邦大道旁金葩山崗上的高等學院──南方學院,印證了一批華教人士以“寬和”、“柔順”的中庸精神,所拓展開來的南方華教之路。

回首來時路,南院的建立,有著一段相當迂迴曲折的經歷。

當時,南洋大學停止在馬來西亞招生,獨大又不獲設立;至於出國留學,學費昂貴,不是人人都能如願。獨中生另闢“蹊徑”成為當務之急。

1975年,寬中毅然開設專科部,作為高中教育的延續。最先開辦商學系,培育會計和工商管理人才。第2年增設馬來學系,以協助為全國獨中解決國語(馬來語)師資荒。

關於寬柔專科部的設立,華社另一位領袖丹斯里劉南輝於2003年接受報章訪問時,講出一段故事背後的“故事”。

來自各地的華團、文教機構領袖及熱心族群的教育人士,主持南院砌磚儀式;從左至右,張愈昌、陳孟通、郭鶴堯、郭全強、曾振強、沈慕羽和劉南輝。
來自各地的華團、文教機構領袖及熱心族群的教育人士,主持南院砌磚儀式;從左至右,張愈昌、陳孟通、郭鶴堯、郭全強、曾振強、沈慕羽和劉南輝。

他說,當年因政府不批准獨大的設立,華教人士找陳修信,陳修信回應說:“你們不用想,等鐵樹開花吧!”大家都很失望但無奈。

當時的黃復生和劉南輝交情頗深,在一次談話中,劉南輝就勸黃復生不要悲觀,我們可以用其他方式來辦高等教育。這方法就是我們可以“偷龍轉鳳”、“化整為零”。

劉南輝說:“我是搞革命的人,怎樣化整為零,我知道,我就叫黃復生去寬中董事會中建議,在新山開辦專科部。”

最初在寬中董事部裡提議要成立“學院”的人,倒是郭老在一次際遇中的啟示。當時郭老所提的只是設立一間技職訓練學院(而非後來南方學院的模式)。

事緣1984年,馬華工商聯合會成立“人力訓練組”,特別關注華校畢業生就業問題,認為職業訓練課程應由現有的學校董事會協助推行及發展,希望寬中早著先鞭。

1985年時,寬中董事長郭老向董事會建議:在能力許可的範圍內,設立職業訓練學校,最終雖沒有落實,不過卻是觸發申辦民辦學院的靈感。

3度申辦被拒 補選帶來轉機

1986年6月24日,寬中董事會正式向教育部申請以“寬柔學院”的名稱,在寬柔專科部成立一間民辦學院。但經過多重管道,多次洽談,申辦無進展。

1987年10月5日,在未說明任何理由下,教育部全國學校與教師副註冊官覆函,拒絕寬柔董事會的申請。隨後寬中董事會於是年12月21日,正式向教育部呈上訴書,但未獲答覆;隨後再呈函,據理力爭。

1998年2月16日,接到覆函,得知上訴已不被考慮。

郭老當時不禁有點氣餒。他回憶說:“3次申請3次tolak(被拒絕),差不多都灰心,碰巧來了場補選,讓申辦有轉機。這完全是‘人為’的。”

1988年3月,適逢新山國會選區補選前夕,前首相馬哈迪首次前來新山向華社拜年,這場補選是國會議員沙里爾辭職所引起的。這是當年巫統A、B兩隊內爭另一重要戰場。

當時任新山中華公會會長的劉南輝於晚宴上致詞時,別的不提,就只提一項訴求,即希望寬柔學院的申辦。

首相隨後發言表示,政府將考慮這項申請,但學院必須遵照國家的教育法令,應開放給各民族學生就讀。

首相一席話,使申辦之事顯露生機。

隨即1988年3月25日,當時的副教育部長雲時進會見寬中董事代表,商談申辦註冊事宜,與此同時,新山慈善老人蕭畹香重申獻地。

南院成功申辦 好在有黃復生

南方學院最早的上課地點,是借用寬中的莊新培圖書樓。
南方學院最早的上課地點,是借用寬中的莊新培圖書樓。

郭老服務華社華教,他是一個絕對不戀權的人。

在辭卸南院董事長時,他說:“我只是一個接生者,現在南院已經生了出來,就交由別人來照顧吧!”

他甚至極謙虛地說:“我自己的能力只限於照顧小學生及中學生,還沒有搞大專的資格。”

說實在的,郭老對南院的申辦的貢獻,主要是象徵性的。由於有郭老的存在及出面,申辦過程中的交涉,郭老的“情面”是有一定影響力的。

在籌款方面,透過郭老,郭氏家族也多次捐獻南院。

不過,起初對於南院的創辦理念,據說郭老並不是完全認同。只是董事會議議決通過要辦,就義不容辭地承擔下來,努力把事做好,間中也曾有牢騷及氣餒。

郭老也很坦誠地說:“南院的申辦,好在有黃復生。”

如果說當年南院的創立,郭老是建築師,那黃復生就是設計師了。

郭老說得妙:“今天南院辦得還算成功,要不然,以黃復生的手段,我倒要怪他太過專制了。”

明日完結篇:華社聞人與教育界大慈善家敦鶴堯,於2012年10月13日(週六)晚上因病逝世,享年96歲……

摘錄轉載:《公心與良心:郭鶴堯傳》(彩虹出版有限公司與新山陶德書香樓聯合出版,作者為安煥然、吳華及舒慶祥)

↓↓相關新聞↓↓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ChinaPress
如我們的隱私政策所述,本網站通過使用COOKIES確保您在瀏覽網站時獲得最佳體驗。
如果您繼續使用我們的網站,即表示您同意我們的隱私政策並接受我們對此類cookie的使用。有關詳細信息,請單擊“查找更多”
As described in Privacy Policy,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to ensure you get the best experience while browsing the site.
By continued use, you agree to our privacy policy and accept our use of such cookies. For further information, click FIND OUT MORE.
I AGR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