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木欽:寧為瓦全 | 中國報 China Press

張木欽:寧為瓦全

原子彈爆炸轉眼72年,很快就成了古老的傳說。



天皇宣佈投降時,日本人如喪考妣,很多人切腹自殺,我們則歡天喜地慶祝。

假如沒有原爆,馬來亞可能還是日本殖民地,今天也不會有土著非土著,日本人做一號官,我們一律做皇民,大家不用爭。

日子也許比現在舒服,就像台灣人那樣,看到日本,樣樣順眼。

日本人對白人的戰爭,有一點很奇怪,就是在戰爭過程中,不知為什么白人那么不濟,大批大批成了俘虜,被折磨得皮包骨。

后來有人說,白人的哲學是,不能戰就逃,不能逃就降,怪不得英國人逃了,拋棄我們,在新加坡投降了。

日本人把投降看成奇恥大辱,要戰到最后一個人,他們叫做玉碎,而白人的當然是瓦全了。

白人的做法可以減少傷亡,包括百姓的傷亡,但投降不等于怕死。看血戰沖繩島,血戰硫磺島,諾曼底登陸,白人也有不怕死的時候。

我是經歷戰亂的人,屬于瓦全派。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