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圓鳳:老二惹禍了 | 中國報 China Press

陳圓鳳:老二惹禍了

不管在什么時空狀態下,“老二”都是個尷尬的存在。



在總統制的國家如美國,副總統是個閒得尷尬卻很重要的存在,平時沒事幹,只等著“萬一”時機接替總統,看起來名堂很大,實則虛得很。

在馬來西亞這種體制,副首相則是重要人物,有名有權有勢,穩穩的第二把交椅。但是,也是很尷尬的存在,一不能功高震主,二又不可無能自卑,三又要時時表白效忠,四又不可無自身班底,比副總統那樣的閒職還更難。

又中老馬的計?



看看現在我們的副首相阿末扎希,處境是多么尷尬!本來為了炮打敦馬哈迪,就拋出個“血統”問題的炸彈,沒想到敦馬哈迪竟然拋出個“謀反”和“兩億身家”的“導彈”。

副首相說會主動接受反貪會調查自家財富,挑戰敦馬哈迪家族也接受調查,這看起來像是光明正大的舉措,其實就是自惹麻煩,要動用到反貪會,是不是又要扯出其他問題?豈不是又中老馬的計?

其實,“兩億身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問題,巫統領袖在這方面都是“彼此彼此”,但是,關于“謀反”就非常有破壞力,據說,這是馬來同胞最忌諱的,對副首相的人格有很大殺傷力,逼得他要一再“表白”。

副首相的“表白”是一套很精彩的戲,你能想像有多少巫統領袖抱著手臂看他表演?老三、老四、老五等等,誰不幸災樂禍?落井下石的一定也有,只是沒有那么明顯。別以為只有反對黨人偷著樂,巫統裡面拍手叫好的人更多!

現在這種尷尬,是副首相自找的,“血統論”是最低級的攻擊,莫說敦馬哈迪有印裔血統,巫統領袖內也有很多不是純馬來人,難道就只有副首相自己最純?難道只有純血統的才能當領袖?副首相這是把自己放在火上烤,怨不得別人隔岸觀火。

最瞭解老大心理

再說那個“謀反論”,虛虛實實,總有人相信。敦馬哈迪是當慣老大的人,最瞭解老大的心理和老二的尷尬,他隨口這么一說,就是一道“離間計”,再多的澄清,也沒辦法化解此計的破壞力。

眼看副首相自表忠心幾天了,首相才出來說話,說兩人有數十年交情,關係非常好等等,這些話真真假假,都是場面話,大家更傾向認為是假話。在政治上誰會論交情呢?敦馬哈迪和納吉家族不也是有數十年交情嗎?

副首相這一回是惹禍了,作為老二,千萬不要自作聰明表現過頭,逼得要老大一再出面護航,就是一大錯誤,要老大為你收拾殘局,就表示你無能!還逼得老大也向你“表白”,這就更顯得你自大。

談到副首相,大家也會想到他的“競爭者”希山慕丁,人最怕比較,一比較就看出高低。

希山慕丁最近的表現就很穩重,雖然“升級”了,卻沒有囂張跋扈樣,至少沒有惹禍,這樣的下屬,才讓人放心呢!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