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振文:選民沉默的抗議 | 中國報 China Press

王振文:選民沉默的抗議

還記得小時候,超市裡有賣一款有得吃,又可以玩的“小國旗”。



店家通常會把印有馬來西亞國旗圖案的塑料制旗幟緊貼著旗桿繞圈圈,捲好后,再用黃色膠皮圈綁緊,大把大把地擺放在收銀處旁販售。

年紀還小的我每次跟著爸媽排隊付賬時,總會被透明旗桿裡一粒一粒、五顏六色的巧克力糖給吸引住,而吵著要爸媽買。

記憶中的我喜歡高舉國旗在半空中揮動幾下,然后從旗桿裡倒出幾粒巧克力糖,以“你看到啦!沒有啦”的驚人速度吃光后,小手就再揮一揮國旗,一邊發出為自己喝采般的歡呼聲,一邊回味著七彩巧克力糖……

如果聯邦直轄區部長東姑安南遇見了小時候的我,想必會忍不住走過來,摸摸我的頭,稱讚我年紀小小卻已懂得愛國,真是乖孩子。

若是我再加多幾錢肉緊,高舉輝煌條紋之余,還喊幾聲“Merdeka”,說不定他老人家會感動得決定把我招入黨,從小開始栽培,傳授毋須當官即可擁有兩億身家的秘訣。

只可惜他不是阿末扎希,或許還跟我一樣感到一點點眼紅,以及一點點好奇。

只可惜,我已經找不著那透明塑料旗桿裡塞滿巧克力糖的兒時玩意兒;就算找到,我也無法像以前那樣天真爛漫地一邊走在大街小巷、一邊揮舞著旗幟。

你感到幸福嗎?

這年頭,會在國慶月時主動為住家或辦公室披上輝煌條紋的國人已不多,就連國旗隨著車子奔馳而在空中飄揚的景象也買少見少。

這絕不是僅僅發生在吉隆坡的獨有現象,關於這點,從政年數和我年齡歲數差不多的東姑安南肯定也能感受到。

與其說國人越來越不愛國,倒不如說是這國家帶給人們的幸福感和自豪感減少了,大夥兒才會提不起勁來張掛國旗。

又或許,問題從來就不在這片土地,而是在於負責掌管、治理這片土地的高官身上。

只可惜,許多高官跟東姑安南一樣,一味怪罪人民不愛國,卻不願自我反省,檢討自己是否做了什么、沒做什么或有什么做得不夠好,才會導致國人的幸福感與自豪感逐漸流逝。

即使年前當令吉兌美元匯率創下歷史新低時,政府依舊面不改色地說我國經濟在穩健成長中。

只可惜,幸福與否不是誰人說了算:公司有加薪嗎?生活有變得更好嗎?臉上的笑容有變多嗎?一年出國至少一次的夢想有實現嗎?治安改善了嗎?該死的貪官污吏均已獲得法律懲處了嗎?

我相信很多人跟我一樣,未有主動張掛國旗,不是因為不愛國。反之,我們在乎得很。

因為在乎,所以不願粉飾太平,不願配合演出,更不願下了床還得假高潮。

假如政府將國人的冷淡回應看作人民在鬧脾氣,僅此而已,那勢必將在來屆全國大選付出慘痛的代價。

假如其他部長都跟東姑安南一樣,對選民表現出“你做初一,我做十五”的態度,那這個政府真的可以把包袱收一收、告老還鄉算了。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