閑話影視 梁小楷:如果心房塞滿恨,如何容納…… | 中國報 China Press

閑話影視 梁小楷:如果心房塞滿恨,如何容納……

20170811et40



這是一間血腥小屋,因為邁克的小女兒蜜思在此遭孌童犯殺害。

邁克本是個心靈迷失的中年,童年面對家暴,中年喪失幼女;兒時向神職人員救助,換來父親更殘暴的毒打,對宗教失去信心,在父親酒中下毒,也提早結束自己的童年……

如今,冬雪來臨,恰似邁克一家的寫照,歡樂不再,妻子為照料長女的情緒問題,帶著兩個孩子外出,白茫茫的家獨留邁克一個人,此時信箱裡出現一封署名“Papa”(老爸)的邀請函,Papa是邁克小時對上帝的昵稱,邀他重回那間小屋。這是天大的玩笑,邁克簡直崩潰了,是上帝,還是那變態兇手的挑釁。

邁克帶著獵鎗開車到那荒郊陋屋,天寒地凍,蕭蕭瑟瑟,無人回應,次日在林裡,看見一年輕男士,邀他返屋做客,跟隨這年輕人轉個彎,白雪沒了,眼前竟是一間溫暖小屋,四周春暖花開。

“小屋”正是“上帝”居所,年輕人就是上帝的兒子(耶穌),另有一東方少女Sarayu。

一間小屋,兩個局面,邁克在小屋裡與上帝度過了一個周末!

電影《心靈小屋》(The Shack)不只探討人性的善惡及弱點,尚打破所有約定俗成的觀點。

1.黑人胖大媽就不能是上帝嗎?

如果上帝出現在你面前,你先入為主的印象,一定是白頭髮、白鬍子的白人老爹。如果,眼前是一名穿圍裙的黑人胖大媽,說她就是祂,這性別、種族,還有裝扮,至少會在你腦海裡出現3個以上的大問號?

2.活著的人,更需要你

邁克在喪失了幼女的同時,也漸漸失去長女及長子,還有妻子。因為他沉溺在自己的痛苦中,無暇顧及此時家人更需要他,特別是長女。在那次野外露營中,如果長女沒有在船上站起來,就不會翻船落水,父親急著為救她及弟弟而拋下小妹,讓孌童犯有機可趁。因為愧疚,長女一夜間,由開朗變成沉默,由乖巧變成叛逆。

3.當你批判他人時,是否考慮到別人的處境

我們總以自己的立場、觀點及利益來衡量別人的好與壞,當自己的好與別人的壞起衝突時,如果可以,你會毫不猶疑判他下地獄。忘了,有些事因果循環。如果讓你選擇,兩個孩子,必須一個上天堂,一個下地獄,你又如何判決呢?

4.埋葬過去,建築未來

小女兒被殘害如一個“破碎娃娃”,這破碎的回憶,是邁克心中永遠的痛。原來,小女兒在他心中,始終沒有被下葬過。

5.寬恕敵人,讓自己自由

記恨,只會讓你和敵人緊緊地扣在一起;放下,才能讓自己自由。

喝心靈雞湯療傷

《心靈小屋》裡演《阿凡達》而知名的澳洲男星山姆沃辛頓飾演如此沉痛的角色,但他尚未晉級演技派,內心戲始終到了門口,就止步了。反觀兩個童星(演童年邁克及小女兒蜜思的演員)演出自然,“蜜思”的表現更是可圈可點,直擊淚點,及那演“上帝”的黑人女星奧托維亞夠沉著有實力。

“Papa”這角色始終在邁克生命中缺席,而“上帝”在他童年裡,就以一個慈祥黑人女鄰居的形象出現,給他食物及安慰,緩和他生命中嚴缺的愛及安全感,在他心中撒下善的種子,不讓“家暴”基因延續到下一代(童年受虐者,未能妥善處理負面情緒,長大后很可能惡果循環,變成施虐者)。

本片像一個心理療傷過程,非常心靈雞湯,問題也出在此,拍得過分細膩,仿佛是一個心理醫生對病人的漫長治療過程,如果你不是個案主人,又何必深涉其中,加上大篇幅講道理講宗教,若你不熟悉當中典故,只會仿如魂游太虛,感覺累贅,不踏實。但是,撇開宗教,換作愛與恨來詮釋,或許就讓人更易明了。

光與暗、生與死、愛與恨、哀敗與勝景,都極可能同時存在著,就看你把“焦點”放在那一方,如何在兩者之間做抉擇!

當你滿腦仇恨,自然忘了愛的存在。

其實,愛一直都與你同在,只是被你忽略了。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