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CARE首位華裔協調員 張安翔關注巴勒斯坦課題 | 中國報 China Press

MyCARE首位華裔協調員 張安翔關注巴勒斯坦課題

張安翔(右)希望華社少抱怨,應嘗試瞭解馬來人關注的課題;圖為拉曼大學雙溪龍分校學生到訪MyCARE辦事處。
張安翔(右)希望華社少抱怨,應嘗試瞭解馬來人關注的課題;圖為拉曼大學雙溪龍分校學生到訪MyCARE辦事處。

(吉隆坡13日訊)曾因“佔領國會”而被逮捕的行動方略協調員張安翔,成為首名加入穆斯林為主的大馬人道關懷組織(Mycare)的華裔協調員,以關注巴勒斯坦課題面對的問題。



他坦言,選擇加入MyCARE人道援助組織,主要是因為他認為華社很少有機會得到相關的資訊,這些資訊往往也被穆斯林化或伊斯蘭化。

“我希望通過我的加入,可以把這些資訊帶入華社。很多時候,我們都活在各自的空間裡面,對很多事情我們都沒有共鳴。所以我希望,至少我們在對幫助人和伸出援手這件事方面有共識。”

工作類似公關



他補充,與其他面對硬體設備問題的地區,例如缺乏水源等相比,西亞課題是人為的戰亂,他希望通過西亞課題,讓大家對人道援助有不同的看法。

現年27歲,來自馬六甲的張安翔接受“馬新社”專訪時說,他的工作近似公關,首先需對事件和背景有一定瞭解,包括研究、收集資料、更新最新情況等,第2部分是與外界接觸,包括到講座以不同的方式解讀課題,講座地點包括祈禱室、清真寺、學校等。

他不否認剛開始時,部分穆斯林會質疑他以什么資格進入清真寺,講解巴勒斯坦的課題,但基于他是以MyCARE協調員身分到穆斯林場所,因此,可接納他演講的清真寺和出席者基本上認同他。

提到加入MyCARE的成就,張安翔說,在加入一個月內,就有一名華裔女生上網申請成為該組織的志工,並登記助養巴勒斯坦兒童一年;目前網上登記的志工有3836人,當中約50人是非穆斯林。

盼擴展華社視野

張安翔考獲馬來亞大學東南亞研究碩士,在馬來西亞砂拉越大學攻讀社會學學士學位時主修政治和政府體系;他說,《磕絆》書名的馬來文諧音“Keban”的意思為“放針線的籃子”,這喻義他的協調員任務有如穿針引線,將巴勒斯坦等課題帶入華社。

他早前出版一本題為《磕絆》的書籍,內容提及巴勒斯坦糾紛、敘利亞內戰、伊斯蘭國和羅興亞難民。

他說,他從去年8月開始加入MyCARE,真正開始討論這個課題的時間不長,剛開始加入的兩三個月都是在收集資料,隨后5至6個月在做教育社會的工作。

他說,他與華社談巴勒斯坦課題時,純粹是基于人道立場和擴展華社的視野,而非要捐款。

“中國政府對巴勒斯坦的援助,遠遠超過馬來西亞,所以這是宗教課題,還是人道課題?”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